洪娟的个人演唱会已过去正好两个月。这两个月里,我一直在为洪娟绣一面旗帜。这个旗帜是:本溪草根个演第一人!我愿她扛着这个旗帜,走进山城文化史。如果,真的确定洪娟是本溪草根个演第一人,那么,本溪群众文艺史上将有她一笔。

在记者生涯中,我做过上百次人物访谈,但没有一次像写洪娟这样移笔艰难、行文踌躇。这回我知道了,大人物好写,他就是个概念,我想怎么解读就怎么解读,写成啥样大家就当他是啥样。而写小人物,特别是能把自己从草根蹦跶成人物的洪娟之类的,就高难。他们太具像太饱满太民间太烟火气,我怕写完后大家说我瞎编,特别是我的同学们。

我与洪娟是同学。活了六十岁,我们相识五十年,发小,闺密,同学,世交,始终生活在彼此的视线中。她从小家庭条件优裕,曾经在蜜罐里泡过。长得好看,性格阳光,会撩嫌,很招小男生喜欢。那时,我以为,洪娟可以是阿庆嫂,开个茶肆酒舘什么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或者,洪娟可以是琼瑶笔下的至情女子,整一场轰轰烈烈的情事,然后,私奔,殉情。

这等事儿,洪娟可以,她做得来,干得出!

就是没想到她什么时候开始转了性,曼展婵娟喉,轻摇兰花指,成了本溪草根个演第一人。

咱们同学中有个姓爱新觉罗的,汉名金溪光。听说洪娟办个演,大清皇族特有的嗓门亮开了:“什么什么?洪娟能唱歌?别闹了!”

我把洪娟个演视频让我老母亲看,老母亲端祥她半天,问了俩问题,一,娟子都搞演唱会了,是不是比你们班的明清和小余子他们唱得都好了(明清和小余子是咱班咱校的文艺骨干)?二,洪娟不是一直伺候她爸呢吗?

说来说去,洪娟搞个演有点陡。

下段文字是洪娟印个演节目单时,让我为她写几句简介。我即勾勒洪娟一二,以飨初识者。


洪娟,花甲之年。

善良,开朗,真诚,见面三分熟,属性情中人。

这代人该经历的她都经历了。下乡,下岗,理想变成了不敢想。生活,生存,曾经的浪漫情怀萎缩得只剩个好嗓子。有一阵子,她先是在街边听人拉胡琴着了迷,后来居然跟着琴声亮开了嗓门,从此一唱而不可收。

洪娟的演唱风格是让唱就唱,张嘴就来,不拘场合地点条件,说来一首必唱二首。邻居大妈说娟子来一个,她则会一边摘菜一边来段《小二黑结婚》; 同学聚会,同学说娟子整一首,她就端着酒水杯唱《洪湖水浪打浪》。嗓门大。脸大。

洪娟的演唱特点是激情中有缠绵,既有庙堂之风,更有草根之态。一曲《故乡是北京》,又一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再一曲《请喝一杯酥油茶》,她把大歌转韵成了小调。唱腔活泼多于凝重,表情俏皮盖过端庄。

十多年来,洪娟的歌声回荡在本溪的社区、街道、公园、广场、敬老院,滋润着山城百姓的生活。

洪娟,草根歌手是也,民间珍珠是也。


洪娟且行且歌。

洪娟亦欢亦悲。

印象中,洪娟总是“又摊上事儿了”,很难听到她的好消息。每每看到她也想问个大概以示关切,但都被她嘻嘻哈哈的打岔过去。

她无意中说的一句话透露了她的生存状态。那天她说,有时候啊,心里一点缝儿都没有。

苦啊难啊,绝望啊,洪娟很少提及,我也很难说周详。但是,我可以回答我老母亲问的第二个问题。

是的,洪娟一直在服伺她的老父亲。老父亲无知无觉地躺在床上10年之久,洪娟晨昏不缀地伺候了10年。最初,下胃管,插尿管,尚能请护士来做。后来请不起了。洪娟每月两千元退休金,曾经的殷实家底也被几次劫难清空了。洪娟学习下胃管插尿管,有时洪娟每天要重复几次地做这些。大家说娟子放弃吧让老人走吧,她说不,只要我喊爸,爸能应,我就不放弃爸。她每每喊爸,谁也没有听见爸有应声,唯独娟子听见爸应了。

男愁唱女愁浪,洪娟是又唱又浪。她的开朗热情让她有了很多朋友,她又是朋友堆里的小中心。她总是穿着花花绿绿,说话俏皮幽默。一场喜宴摆着几十桌,笑声最响最浪的就是有洪娟的那一桌。

她在微信圈中说,我热爱唱歌。唱歌释放了我的愁苦和压力。的确,唱歌成了她的情绪出口,捋平了她的愁肠百结。她在歌唱中寻求生命的平衡。

父亲的病床旁有丈夫相帮,偶尔兄弟啦亲戚朋友啦也来帮把手,这空档时,她肯定要以上厕所为由去唱歌。

广场上社区里,大家热闹隆咚地唱着歌,洪娟的余音还在,人却没影了。问,娟子呢?答,撒尿去了。得,这又是拿厕所当借口蹽回老父身边了。一来二去,她应了那句俗俚戏谑之语:“顺着尿道来了,顺着尿道走了!

人们闲聊这个细节时,乐不可支。

娟子却是一脸泪水。

去年爸以87岁的高龄离世。她在溪湖百货的街演中唱了一首《父亲》,以歌祭奠,如诉如泣,歌者心肝俱碎,听者垂泪动容。


活跃在民间的洪娟


个演现场


同学们前来助阵


九十岁的洪妈妈也来看女儿的演唱会


我母亲是看着娟子长大的,她将洪娟的个演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并说,这哪像60岁的人,比小时候还好看。


话题还是回到“本溪草根个演第一人”这一说上。

为此,我先后请教了三个人。她们是本溪山城这个领域的翘楚,极具代表性和权威性。

一是本溪市音乐家协会主席郑朝霞。

二是本溪歌舞团著名歌唱演员、山城歌坛一姐王玉。

三是本溪女子音乐团副团长刘畅。

本溪市音乐家协会主席郑朝霞说,本溪这个层面的演唱会之前没有举办过。洪娟姐姐的演唱非常有感染力和表现力。观众喜爱就是最好的歌者。给美好音乐传播者洪娟姐姐点赞!

王玉一句话说到艮劲儿上。她说,现在干什么都要有经济基础。洪娟心甘情愿地把钱花在举办音乐会上,是很有胆识和勇气的。我敬佩这样的人!

我问,除了你们专业歌手,还有没有人这么干。王玉答:没有。第一个!

我没有跟王玉再多说洪娟的生活处境,她爱动感情,我怕她哭鼻子。

刘畅是仕途顺畅的公务员,其能力和素质自然成了本溪歌者的召集人和组织者,她就像好大一堆人中、站在中间撑着旗帜摇摆的那个人。洪娟的个演视频她大概连一半都没看完就在微信屏上冲我嚷嚷,这个人我怎么不认识呀?这个人像李琼。

李琼是谁?我有些发毛,急忙百度。噢,李琼,军旅歌手,《山路十八弯》的首唱者。

回到刘畅的微信再看,刚才是一紧张后面的字没看全,人家刘畅说的是这个人像李琼一样长得可爱!

刘畅对草根这个词儿很有感觉,赖叽叽地说她也是草根。我说你是仙草根儿!

哈哈哈!她开心得不行,我也开心得不行。

唱歌的都是这个德性。她们的歌声,她们的情感,她们的生活,都极具穿透力。击中你,感染你,让你也想放歌舒怀。

至少,微微一笑,眼前便是晴天!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将洪娟与郑朝霞等几位高段位的歌者同框于此,意在告诉洪娟,她们的风采,她们的成就,并不遥远,就在你的身边。你虽为草根,但只要你是歌者,你就在这个队伍中,就会像她们一样被人们所敬重。



下图一排右二捧花者为郑朝霞,右三为刘畅


歌唱家王玉


洪娟像李琼一样可爱


军旅歌手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