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中国索道之乡阅读更多内容

        中国是客运索道的发源国,历史上可追溯至春秋战国时期。在中国的川西和藏东一带的山区,用藤索、竹索作为轨道的“溜索”,从远古时代一直沿用至1958年才逐渐消失。这种索道架设于悬崖峭壁之上,跨越幽深峡谷,用来“溜人”或“溜物”。架空索道首先发源于中国西南地区。居住在河流湍急、崖岸陡峭、深山险谷中的云南、四川民众,很早以前就知道架设竹索或藤索渡河了。中国古代的索桥,就是用藤、竹或兽皮编制成绳索架设的溜索、吊桥、悬桥,也就是古籍所称的“絚(gēng)桥”、“笮桥”。古人有所谓“大者谓之索,小者谓之绳”。就是说,索桥最基本的特征,就是用粗大的绳索架设而成。中国古籍记载最早的索桥,是蜀郡(成都市城区)的夷里桥,修建于秦昭王五十一年(公元前258年)。《华阳国志》记载:“李冰造七桥,上应七星。”位于蜀郡城南的夷里桥就是其中的一座。古籍称李冰修建的夷里桥为“笮桥”,其“笮”字源出于“笮人”。《华阳国志》记载:“笮,笮夷也。汶山曰夷,南中曰昆明,汉嘉、越嶲曰笮,蜀曰邛,皆夷种也。”就是说,笮人就是汉嘉县(四川雅安市芦山县)、越嶲县(四川凉山州越西县)一带的古代彝族人。据其所言,“笮人作为一个善于用竹,以竹索造桥的民族,造竹索桥必多,历史必久,典籍所记,已经比较晚了”。由此可见,李冰修建索桥是向古代彝族人学习的结果,笮人修建索桥的历史更为久远。

        据《四川省志·交通志》记载,笮桥亦名万里桥,为蜀守李冰所建七星桥中的一座,位于成都南门外(旧华阳市)。杜甫诗“万里桥西一草堂”,其桥址就在现今的成都南河上。据宋《太平寰宇记》说,“笮”就是“土夷人于天水之上置藤为桥”。据《晋书·桓温传》记载,晋永和三年(公元347年),桓温伐蜀时,曾与李势战于笮桥,时隔600余年,桥仍在。据宋刘光祖《万里桥记》称,“万里桥之水,盖秦渠也,古今相传,孔明于此送吴使张温曰:‘此水下至扬州万里。’后因以名”。这座桥,在明末清初战火中被毁。
        溜索桥也称“溜索”,又称“悬渡”。《汉书西域传》古注,悬渡为悬绳而渡也。溜索的构造非常简单,将竹筒或木筒串在竹索或藤索上,下面再系一根横木与两根皮绳即可。渡河时,人骑在横木上将筒挟在腋下,以手用力攀索、脚蹬身屈而渡河。贺觉非著有“咏溜筒”诗,诗中写道:“空中软索走南北,腋下溜筒任往还;彼岸未登心力怯,津梁如此古难攀。”
        《蜀中广记》唐独孤及其“笮桥赞”诗中云:“笮桥縆空,相引一索;人缀其上,如猱之缚;转帖入渊,如鸢之落;寻撞而上,如鱼之跃;顷刻不戒,陨无底壑。”这篇赞所描写的便是利用陡溜索渡河时的情景。如果渡河者自怯体力不支,也可以骑跨在横木上,用一根皮绳系在腰间,用另一根绳挂在胫弯处,将绳系牢,双手紧握溜筒的皮绳不用使劲摇,然后请别人用力推,一会儿就溜过去了。清余庆远《维西见闻记》和《茂州志》中都有这样的描述:“渡者携一竹片如瓦者,两旁有孔、系绳,人畜缚于绳,竹冒于缆,如梭掷而渡之。”这些都是描写陡溜过江时的情形。《茂州志》上所说的“块筒”实际上就是害怕覆瓦形的瓦片不安全,所以做成了筒状,因此在古书上也常把这种结构称之“溜筒”、“块筒”和“撞”。《茂州志》上所说的“悬撞渡索”、《蜀中广记》中所说的“渡索寻撞之桥”以及“溜筒江”等指的都是用溜筒渡河的溜索桥,就是因为其主要行走部件用的是一个溜筒罢了。
        溜索是索道最具有代表性的型式,直到明、清时代,古代溜索仍留有遗存。但因其运输量小、运距短、安全性差,限制了它的发展。溜索经过漫长的岁月,一直与竹索桥和藤索桥同时存在和发展。在云南省永平县杉阳与保山市水寨之间,跨澜沧江,汉代为博南古道渡口。唐代建竹索桥,以竹木铺桥面并盖桥廊。元代贞元年(1295年)取桥名霁虹。明成化(1465年至1487年)年间建铁索桥,上复瓦屋,两岸建房,东岸为御书楼,挂康熙皇帝书“飞虹彼岸”匾。
        我国古代采用溜索解决人们出行难的问题,西南地区建造了许多原始索道,堪称索道之乡,居住在该地区的人们在人类索道的发展史上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西南地区许多省志、县志皆有记载,如:
        一、《云南省志·交通志》
       云南地形复杂,山高水险,驿道多建桥梁,桥型多种多样,古代、近代溜索,藤桥,竹木桥,石梁桥,石拱桥,铁索桥数量甚丰。悬桥:悬桥包括溜索、藤桥、竹篾桥、铁索桥、钢索吊桥。云南古近代在怒江、独龙江、澜沧江等江河上多建溜索、藤桥、竹篾桥。溜索是一种因地制宜的特殊交通工具,据清人余庆远《维西见闻录》记载:“其法对岸裁石,横江系竹缆,江阳至上而下,江阴自下而上,一以通往来之渡,渡则携一竹片如瓦者,两旁有孔系绳,人畜缚于绳,竹冒于缆,如梭掷而渡之。或可系一缆,两岸高悬,中焕而低,往来皆渡于此,至低处,则手挽递引而上,渡物则人前物后,引而渡焉,皆曰溜筒江”。上述三江均经怒江州,境内悬桥之多为其他地方难与为匹,有“千桥之乡”、“悬桥之乡”的誉称。云南古代藤桥、竹篾桥(俗称网袋桥)甚为普遍。清代以来,步驿道上藤竹桥逐步被铁索桥和石拱、石梁桥取代,而铁索桥数量较多。
        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志·交通运输》
       步道:州内山区占总面积的99%以上,其中,坡度25度以上的占76.6%。全州3283个自然村的村民分散居住在山岭峡谷中。道路崎岖坎坷,悬崖绝壁遍布,崇山峻岭高耸,山路陡峭难行。人们为了生存,相互往来,需砍刀开路,拔草寻径,攀藤附葛,穿密林、过深箐、滑溜索、“爬天梯”,开辟了仅供人行走的小路。经过长期开辟,州内现有人行步道约2000公里。溜渡:州内的“三江”及其两侧的一级支流177条,奔腾于崇山峻岭之间。峡谷深邃,两岸危岩险峰,形成隔绝交通的天然屏障。江上无桥梁,水流湍急,每到雨季,江水猛涨,不能渡船,生息繁衍在大峡谷中的各族人民,为征服天堑阻隔,依靠溜索往来。“三江”上先后在61处溜口架设61道篾溜索,其中单溜索3道,双溜索58道。独龙江上有6道,怒江上有39道,澜沧江上有16道。篾溜索方便了两岸各族人民的往来和交流。溜索,傈僳语称“娄很”,它历史悠久,是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等边地各族人民智慧的结晶。篾溜索因制作工艺及材料都较原始,需要半年更换一次,乘溜索过江人多的溜口,则1月~2月更换一次。溜索很不安全,因溜索脱落、绑绳滑断、溜梆滑破而造成人畜坠江的悲剧时有发生,“三江”上每年都有人、畜在过篾溜索时坠江丧生。(注:新华社讯 2011年11月17日,云南怒江拉马底索改桥工程竣工通车,云南省交通运输厅表示将在境内300多公里长的怒江上,对当地百姓过江的42对溜索全部改建为桥梁,彻底结束怒江人溜索过江的日子)。
        三、《迪庆藏族自治州志·交通运输志》
        驿道:滇藏道。古滇藏道经迪庆境内有2条:一条是从丽江阿喜渡江至中甸木笔湾村,经拉咱古、桥头、十二栏杆、拖木南进中甸城,再过尼西渡金沙江至德钦,又渡溜筒江翻越梅里雪山至西藏拉萨,全长4000公里,行程90多天,此为古滇藏道。另一条是从丽江石鼓逆金沙江而上至丽江鲁甸,翻越栗地坪雪山垭口至维西城,再逆澜沧江而上至岩瓦后可分2路:一路渡澜沧江翻碧罗雪山至怒江地区后可进入缅甸,共有20余个马站;另一路继续从岩瓦逆澜沧江而上,在德钦燕门谷扎渡江越太子雪山至西藏拉萨,全长约2000公里。古滇藏道迪庆境内段两渡金沙江、飞越澜沧江,惊险万状,特别是过十二栏杆和渡溜筒江,让人产生魂飞魄散般的恐惧。津索:古渡。主要集中于金沙江和澜沧江上。金沙江流经迪庆境内430公里,从德钦羊拉流入至中甸洛吉流向木里。流程内较著名的渡口有德拉、苏鲁、奔子栏、拖顶哇卡、其宗、木高(老村)、兴盛坝、士旺、木斯扎、吾竹、车竹、天吉、思勒、巴落、木笔湾、五家人、三坝江边渡口。澜沧江渡口主要有纳古、扎郎、贡娘、羊咱、谷扎、斯利、曲都龙、茨中、巴东、岩瓦、白济汛、叶枝、弄独、维登、康普、中路、吉界土、结义、统维渡口,皆以溜索过渡。溜筒江渡。位于德钦县佛山区澜沧江上,是旧时茶马大道上的险关要隘。渡口处江面较窄,巨崖对峙。旧时两端竖以圆木,周围垒以巨石,将竹篾绳扭成碗口粗的溜索系紧两头圆木上。溜索上覆用硬木做成的溜筒,下垂绑具,待人马或货驮绑好后,从高的一头用力一送,飞抵对岸。旧时,溜筒江渡口村民多以帮助过溜为生,每年过渡大量商贾、旅人、马帮,也过渡从青海、甘肃、西康前来朝拜太子雪山的藏胞。同时,有大量的山货、药材、麝香之类物品从这里运往内地;而内地的茶叶、日用百货又从这里销往西藏、印度。境内溜索分竹溜索、藤溜索两种。境内用溜索过渡最多者,一为通怒江、缅甸的交通贸易通道——维西岩瓦;另一为通西藏、印度的交通贸易通道——溜筒江。境内澜沧江上的溜索渡口有32处之多。其他河流如冲江河、永春河、腊普河、珠巴洛河等也都有溜索过渡。
        四、《西藏自治区志·公路交通志》
        墨脱县地处江河水流急湍、岸边陡峭,山林中野生藤遍布,最长达100多米,坚韧耐磨,可用以造藤索桥。溜索为一根缆索高架深谷或两根索相对架设。单索平架,依挠度滑至中间需用手扒或牵引过去。双根索桥一头高、一头低,由高岸向低岸滑,一溜而过,较单索快捷省力。人、畜、货物过溜索,用皮绳捆牢,挂在缆索上。有的设一篓斗,人坐其中。(注:新华社讯 从2009年开始,西藏自治区实施溜索改桥工程。2010年,国家又投入2亿多元,对现存66处溜索进行改建,依靠溜索通往外界的西藏4万多名农牧民将彻底告别交通“孤岛”,溜索将成为见证西藏交通发展的“活化石”)。
        五、《贵州省志·交通志》
        索桥:贵州的河流多是谷深水急,难以修建一般桥渡,贵州各族人民发挥聪明才智,于一些河流上架设索桥共达数十座。索桥有两种,一种为藤(竹)索桥,另一种为铁索桥。较著名的铁索桥有十多座,如北盘江铁索桥、鸭池河铁索桥、重安江铁索桥、花江铁索桥等。
        六、《金阳县志》
        县境地处偏僻山区,交通闭塞落后,仅有3条古驿道与外界相通,无民间邮政业务。县内溜索较多,但大多不常设,雨季搭上,旱季则取下。溜索多设于金沙江和金阳河上,随着公路桥梁和驿道桥的发展,溜索逐渐被淘汰。
        七、《汶川县志》

        汶川县志卷四内有3段文字和两幅图文,展示出汶山狭险、岷水怒驰,溜索和索桥是汶川县境解决人们出行难的重要交通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