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台上的栏石坝》

飒飒海风猛拍石崖

红颜紫砂一杯茶

姑娘穿着白玉纱

等待红日被海托起来的那一刻

被风吹起的头发

还有那舞动的白玉纱

如诗如画

一手扶栏石坝

一手轻轻抬起抿抿茶

眼睛一直望着远方

等着快要出水的太阳

又如在瞭望天涯

一手端茶

一手抄抄被风吹乱的头发

一轮红日渐渐浮出海面

姑娘终于笑了

笑开了花

手舞足蹈洒了一身的茶

天真可爱潇潇洒洒

青春如花,纯洁无暇

姑娘等来了红日升起

我看到姑娘的天真如花

身穿白玉纱,手捧一杯茶。

俯身栏石坝,远望红日拔。

秀发腰膝下,风吹摆浪纱。

发丝随玉纱,久望似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