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晴

老大近期毕业选择岗位,河南家长都来了,外省也来了家长,我问老大:“要不要我来”,老大说“来吧!”

早起稍事收拾,乘高铁一路呼啸向北,在这个交通迅猛发展的时代,真的可以说是“海内有知已,天涯若比邻”。距离在今天已经不再是距离,可以乘飞机,可以坐高铁,可以自驾。24小时基本上可以心所欲的到达中国的仼何一个角落(我在湖北),到儿子所在学校仅仅用了四个半小时,真的真的很快。

  三个小时后抵达郑州东,天空白云翻滚,阳光偶尔落在地面,在地面映衬出朵朵大大的花纹,出站抽了支烟,乘地铁1号几个站后便是郑州站。

在郑州站,我依旧按老思维以为一下地铁就可以坐上城际列车,但这次没有这个机会,地铁出站口没有与郑州城际铁车的进站口畅通无阻的连接,地铁的出站口和城际铁车出站口毗邻,出站口的通道只可以出不好混进。

我是不可能从出站混进的,这个年龄已经不允许我这样干了,同时我也不急,儿子要的只是心理安慰,看着别人家长去了,也想我去,其实我去与不去于我而言都不重要,但对老大而言是精神层面的安抚,要上班了,要离开我们了,让我来看看。分配在哪里,我们已经有过多次长时间的交流,其实我不来都可以。

老大要我前往,焉能不来,这是一种关注,也是一种彼此尊重,也是一种父爱的表达。

  下午抵达给老大发了个短信,儿子回信曰:“尘埃落定,已经选择北京XXX部队”,他所选的位置与单位非常好,就看他今后如何混了,我知道我的到来已经失去了意义。

  孩子们下午开会,晚上狂欢,我来后连面都没见上,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我不打扰,明天返程。

  这是儿子读了四年书的大学――河南理工大学,华灯初上,灯光璀璨着河南理工的夜空,放假了河南理工大行人稀少,四年儿子很努力,四年拿了三次国家励志奖金,过了四级英语与六级英语,参加了多次全国英语竞赛并获奖,专业竞赛也拿过国家奖,此次毕业总成绩排名全班第三。但儿子只是成绩还好,其他的还要进社会重头再来。自儿子读大学后我来过三次,不知今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拍个照纪念一下儿子奋斗四年的这个地方。

儿子从这个月开始你就要上班了,人生如戏,要演好这部戏,不要游戏人生,生命很短亦很长,尘世纷纷扰扰,愿你一路芬芬。在这里我插播歌曲《不管别人怎么看》共勉,因为你太关注别人怎么看了。

儿子此次毕业有诸多亲朋好友的鼎力支持,在这里我表示最诚挚的谢意,谢谢你们l谢谢你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