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孙天正,是中国电化教育事业的开创者之一,终身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曾任东北师大电化教育系主任,中央电化教育馆副馆长,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

父亲的一生忍辱负重、克己奉公、勤勉自律、刚直不阿,是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典范!


       1938年3月,父亲出生在大连市金州区的一个大户人家。爷爷早年毕业于东北商业专科学校(东北财经大学前身),虽然当时的东北在日本人的统治之下,但是爷爷坚决不给日本人卖命,怀着实业救国的理想到哈尔滨和佳木斯创办面粉加工厂。因此,父亲的童年在大连、哈尔滨和佳木斯度过。

(父亲的婴儿时期)

(爷爷、奶奶和父亲)

(爷爷和他的老师)


       父亲从小聪颖好学,五岁时被爷爷送去读小学。因看到日本老师打他的同学,他不敢再上学了。直到1945年东北光复,他七岁时再次开始读小学。

 

       父亲十四岁时,爷爷突发脑溢血去世。从此,奶奶一个人靠一台缝纫机把父亲拉扯成人。

     (父亲和他的高中同学)


      1957年,父亲以东北师大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数学系,入学后就一直担任数学系年级大班长。

      父亲的高考成绩原本可以上北京大学,但因家庭经济困难,只有上师范大学----“吃饭大学”。

      1958年全国大炼钢铁,父亲也被抽调去炼钢。

 

       1961年,父亲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留校任教。

      

 母亲是父亲的大学同班同学,父亲毕业时因国家需要培养计算机人才,母亲被选留校攻读计算数学。

 

        1962年8月5日,母亲毕业后我父母结婚。婚后父母把我奶奶接到长春共同生活。

  


 

             (童年的我和弟弟)

 

       1969年林彪下达“一号令”疏散城市人口。当时父亲面临两条选择:一是一个人去位于吉林省永吉县河湾子镇的东北师大(当时改名为吉林师大)永吉“五七”分校,二是全家下乡。父亲选择了前者。

 

       到了分校后,父亲继续担任数学老师。一年以后,父亲开始跟东北师大原设备处长宫绍辉一起创办教学仪器厂。

      那时候我在读小学,虽然分校离长春市不过100公里,但是我很少能见到父亲。每次父亲回长春都匆匆忙忙,到东北师大扛回一些机器设备零部件,再坐火车运回分校组装。

       几年间,教学仪器厂由两个人发展壮大到几十个人,由开始生产简单的教学仪器发展到生产示波器和电视机的核心部件高频头。


 

       1978年,“五七”分校解散,父亲选择回到东北师大数学系当老师。那时候社会上的口号是“把文革失去的时间补回来”,父亲如饥似渴、夜以继日的钻研业务。那一年他刚好四十岁,但是显得十分的苍老。

 

        虽然父亲工作勤勤恳恳,一直是先进工作者,但由于家庭出身不好,直到1979年才能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9年,东北师大成立电化教育中心,抽调父亲负责组建并担任主任。

  (父亲随他的老领导、时任东北师大副校长陈彬先生到北京办事)


        1983年,父亲创办了全国第一个经国家教育部批准的电化教育专业。1984年,东北师大成立电化教育系,父亲担任系主任。

       父亲爱才,唯才是用。一个文革期间毕业于哈军工、在原单位不服从领导的干部子弟,一个没有本科学历、自学成才却不受重视的湖南农家子弟,都成为了父亲的手下干将。

 

        1988年,教育部调父亲到北京任中央电化教育馆副馆长,主持工作。

那时,我研究生毕业在找工作,而当时的外企收入特别高,我想到外企工作。父亲知道后给我讲了我爷爷年轻时不跟日本人合作、自己创业的故事,告诉我不能去外企给外国人卖命。

 

       1994年,父亲调任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并担任学术委员会主任。

  (会见杨振宁博士)


        在电大的办学思路上,父亲认为电大不能与全日制大学一样,重点应当放在高等职业技能教育。1995年,主管教育的副总理到中央电大指导工作,提出中央电大要向重点大学看齐,多培养高端人才。父亲当场明确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近些年的事实证明父亲是对的。

 

       1999年3月,父亲超龄退休,但仍担任中央电大学术委员会主任。我当时看得出一辈子工作狂的父亲不愿退休,但是他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并且在组织上询问他有什么个人要求时,父亲未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

      退休后,父亲经常应邀到各地讲学。闲暇之余,父亲带母亲到各地旅游。后来听母亲回忆,是父亲退休后对母亲讲虽然他这些年因公去过很多国家,但是母亲还没有出过国,他一定要带母亲出国看看。

 

      父亲退休后对我们讲,他这一辈子虽然不算轰轰烈烈,但是也为中国教育的现代化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并且,男人容易犯的三个错误他都没有:一是政治路线上一直跟党走,没有犯错误;二是经济方面一直不滥用手中的权力,没有犯错误;三是生活作风上一直严以律己,没有犯错误。

 

        2017年12月24日,父亲因病去世。向在天堂的父亲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