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夏天好像一直在下雨,

温度不高但还是闷热潮湿。

父亲👨答应我来家小住。

出嫁有二十年了,

父亲第一次来家小住,

之前大概一年来个一次,

正月里,

一般吃个饭就回去。

最近两年因腿脚不便又不喜坐车连正月也不来了。

这个暑假,

在母亲的提议下,

父亲答应来家小住。

我很担心,

家住五楼,

没有电梯,

父亲是否可以?

他说可以。

我一直不喜开车,

所以还是有姐姐送我们上来。

过完祖父的九十阴寿,

我对父亲👨说,

你收拾一下衣服和降压药,

我们午睡后出发。

上午父亲去了地里:拔花生,

他知道我喜欢吃花生,

回来的时候父亲的衣服都湿透了,

这个天气还是闷热。

我让他洗个澡,

他说午饭后还要去攀玉米,

他知道我喜欢吃玉米。

家人都知我喜欢吃花生和玉米,

只是这几年我的饮食已经越来越清淡,

可以吃一高压锅花生的传说,

父亲一直记得。



父亲有点晕车,

估计怕我担心,

他爬楼故意爬🉐️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