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一路上有你

感谢一路上有你,在我孤单、无助的时候;感谢一路上有你,在我快乐、悲伤的时候;是你让我的眼前不再黑暗,鼓起勇气面对一切的阻扰……      ——题记

我时常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无论何时、何处总有人给我帮助与关怀。一再的体会,一再的确信,我感悟到那是大家用爱心与宽容组成了我生活的点点滴滴,让我不再无聊寂寞。在成长后泪水汇集的那一刻,我要感谢你,我最知心的的朋友们——感谢一路上有你!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关于电大生活的散文——《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转发在我的朋友圈,不成想被我的那两个“死党”看见了,她们俩联起手来“攻击”我,说我“重色轻友”,写那么美的散文,里面却没有提到她们俩一个字,说她们一口气读了那文章好几遍,却是满满地失落,因为她们在六千多字的文章里居然没有看到自己的“影子”,她们“命令”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写一篇关于我们的文章,来纪念我们共同走过的那些岁月,书写我们之间的那些美好的回忆,诉说我们之间的那份纯洁而又珍贵的友谊。为了不让她俩失望,我只好提起了我的这支艰涩的笔……

  我知道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岁月,一直是我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光,那是流淌在我生命里的最轻快的音符,这些美丽的音符汇集在一起,结成了我们生命中美丽的主旋律,这就是我们生命中共同划过的痕迹。我在电大读书的时候,交了许多好朋友:有璐璐,“胖胖”“猩猩”、“小猪”、“燕子”、“二女子”……还有很多很多,我就不在这里一一列举了,在这些好朋友中,跟我最亲密的要数“胖胖”和“猩猩”了!

其实,我、胖胖(本名叫艾相琴,胖胖是我当年根据她的特点给她起的外号)、猩猩(本名张立琳,“猩猩”这个外号,也是我根据她那些年的特点给她起的),其实,我们三个在电大上学之前就认识了,我们三个人曾经一起在榆林市一中复读了一年,因为是复读,所以大家都压力大,也没有好的心情,所以我们虽然在一个班里读了一年多的书,但是我和猩猩基本上没怎么说过话,仅仅是认识而已。倒是胖胖,我们俩比较熟悉一些,复读的时候,学校是不给我们提供住处的,我们只好在校园外面租房子住,我和胖胖还有冯莉等七八个同学租住了一间房子,在那间租来的房子里,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漫长而又难熬的冬天!现在回想起那一年冬天,我和胖胖她们一起“熬”过的日子,我都觉得后怕,我无法想象我们是如何“熬” 过那个冬天的。我说“熬”,是因为我们租的那间房子的主人,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苛刻,最无情,最没有人性的人!我们租的房子,除了木架子和从门到墙的床板之外,只有一个冷水管和一条小水缸。更可恶的是,那个房东还和我们每一个人要了一百二十元的押金!我现在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和我们要那么多的押金?榆林城的冬天来到特别早,更是特别特别的冷,十点半下晚自习之后,我们大概要走二十分钟的路才回到住的地方,那房子又阴又冷,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冰窖”!水缸里的水都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我们几次和房东协商,让他给我们安装一个火炉,可是那黑心的房东死活不给!在这样的“冰窖”里我们冻得根本无法入睡,于是大家就轮流讲故事或者说笑话,其中有一个同学特别的让人讨厌,天天晚上就在宿舍里自夸,夸自己以前有多么优秀,多么出色……大家都讨厌她,她一说话的时候,大家就都不说话了,可是她还是喋喋不休地“自夸”!终于有一晚,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就大声说:“咱们中国有句古话,那就是:人老糗事年,肯说那些年!”那个女孩终于闭上了她那喋喋不休的嘴巴。但是我听到了一屋子人的压抑地笑声。其中一个同学“嘿嘿”地傻笑了有半个小时。那个人就是胖胖。第二天,她就偷偷告诉我,我那话说得太好了,她从那天晚上就开始“喜欢”我了!从那以后,胖胖就死心塌地的做了我的“跟班”,我的“死党”!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快乐的时光。

  也许是缘分吧?我们三个后来一起被电大录取,又分在了一个宿舍,从此我们更是成了无话不谈,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好姐妹。

每每想到与她俩一起学习和生活的日子,我的嘴角就不知不觉扬起了笑容。那是一种由心底而发的笑,像松柏一样绿、像水一样清、像彩虹一样美丽…想到与她俩一起嬉戏,漫步在洒满阳光的校园大道上,三个人分吃一个包子,一个苹果的日子,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感动。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日子是那么的纯真,那么的快乐。她们俩,就是我心中的阳光,曾经多少次温暖我的心田,让我不再彷徨; 她们俩,就是我心中的烛光,曾经多少次照亮我前进的路,让我不再害怕黑暗。

在那段艰苦而又单调的学习生涯里,拥有了这样可爱的一对姐妹,真的是我的福气!那时候,我在班级里担任班长,学生会也担任组织委员,后来还和安老师他们一起创办了校刊——《黄土地》,并担任了副主编,所以我那时候好像经常很忙,有时候衣服脏了,我就换下来“堆”在宿舍的床上,想着有空的时候再洗,我就又“忙”去了。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我忙完回到宿舍之后,我发现我的那些“脏”衣服已经被人洗的干干净净的挂在校园里了!当然也包括我的贴身内衣。我非常感动,也特别的不好意思。我就问宿舍里的那些姐妹们,是谁这么好,帮我把衣服都洗了?可是大家谁也不告诉我,好像她们约定了一样。有时候我的床单被罩也被人洗得干干净净,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被子温暖舒适,还有好闻的阳光的味道……终于有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发现我床上的“脏”衣服又不见了,校园里也没有找到,我想:肯定是有人又把我脏衣服偷偷拿去洗了,我赶紧跑到水房,水房里冒着热气,里面有两个人一边嬉笑,一边用脸盆端着已经洗干净的我的衣服,正准备回宿舍呢!我什么也没说,跑过去一下子搂住她俩……她俩说看我那么忙,她们什么也帮不上我,洗衣服这种小事,以后她们就帮我干了……我想请她俩吃个饭,表达一下我的谢意,可是她们俩说什么也不去,她们说我的心意她俩领了,我要表达心意的话,就请她俩在学生灶上好好吃一顿饭就可以了。这样的姐妹深情,在那样的岁月里,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和坚持下去的勇气。每一次遇到困难,当我想要放弃时,她们总能帮我找到坚持下去的理由和勇气,也让我懂得了友谊的真谛:想要得到同学的一个微笑,你就必须先学会对同学微笑;想要得到同学的帮助,你就必须先学会对同学付出。在电大那样的一个校园里,我们都曾留下精彩而深刻的足迹,有笑也有泪……我觉得友谊就像是雨季里的小伞,为我们撑起了一片晴天;友谊就像是寒夜里的一盏灯,燃烧着热情的火焰;友谊就像是一阵温馨的风,抚慰了我们受伤的心灵;友谊更像是一块洁白的手帕,拭干你腮边的泪痕……

  我们三个人当中,胖胖的家庭条件相对要好一些,猩猩和我一样地穷困,我们都生活的很清苦,猩猩也曾和我一起在电大的校园里铺过砖,所以我们更懂得生活的不易,更懂得珍惜我们之间的情谊。胖胖常常想给我和猩猩改善一下生活,常要带我俩和她一起到校园外面去“吃食堂”,猩猩说什么也不去,她说:“你请我们吃三次,五次,我们总得请你吃一次吧?可是我俩在食堂里连一次也请不起你。那不行!你就请我们吃凉面吧!这样我们偶尔也能回请你一次!”于是胖胖就经常带着我俩吃凉面,喝羊杂碎……

吃完凉面之后,我们三个人各自胳膊下面夹着几本书,来到我们的“乐园”——电大附近的一个废弃的厂房顶上面,那个房顶上面是光滑的水泥地板,而且特别宽敞,在那里留下了我们许多的欢笑与快乐,我们有时候在那里放声读书;有时候在那里分享美食;有时候在那里畅谈人生,理想;有时就坐在那里,各自沉思,一句话也不说;有时在那里争论,争得面红耳赤;有时又在那里唱歌,跳舞,来个“三人晚会”……那些曾经的快乐,一幕幕遥远而又清晰的画面,破尘而出,旖旎在我的眼前。如果说生命是一场漂泊的漫旅,那么遇见了她俩真的就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我特别珍惜和她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日子,因为那是可以让我漂泊的心驻足的地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胖胖就喜欢上了我的那几个“蚂蚱蚱”字,她天天跟在我后面让我教她写字,我没有练过字,更没有学过写字,只是自己喜欢琢磨写字,常常拿到字帖就研究半天,然后就“照猫画虎”的学写几个,我对自己的字很没信心,觉得自己的字写得很一般。但经不住胖胖的死缠烂打,就只好勉为其难地给她胡教一番,“比如这个‘军’字的写法吧(这个字是我硬笔书写最拿手的一个字),我是这样认为的:要让我们的硬笔字写得好看,有些字是需要写成繁体字的,像‘军’字一个这样写,我们先来写‘秃宝盖’,注意写‘横钩’的时候,要有一定的弧度,不能写成‘直棍子’……”一个“军”字,我给她俩教了一早上,她俩还是没有领悟到这个字的写法,还是把这个字写得“歪歪扭扭”的,就像“屎壳郎”趴过的一样,我实在是没有耐心了,一把抓过她俩写下的字,撕了个粉碎,“不教了,不教了,越教你俩写得越脏!”我气呼呼地站了起来,她俩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跟在我后面。不知道低声嘟囔写什么。只听见猩猩小声说:“那就是个犟板筋!”胖胖赶紧接上:“我给她起个外号:就叫‘杨胡子’吧”!两个人在后面叽叽咕咕的给我起了个外号,然后双击掌,击完掌之后哈哈大笑,扬长而去……真是气死我了,一场“教写字”风波,不仅没有给她俩教会一个字,还得了一个“杨胡子”的外号!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电大读了两年书,居然拥有了这么多的外号:什么“假小子”,什么“梅子”,什么“杨胡子”……

  有一次,胖胖利用假期回老家去了,星期天下午来学校的时候,我刚好躺在床上睡大觉,胖胖把我从被窝里拽了起来,让我吃她从老家带来的“洋芋抹抹”,我那会不想吃东西,只想好好睡一觉,可是胖胖非要喂我吃几口,说不然一会就凉了。我吃了几口,就继续躺下来睡,突然,我肚子疼得特别厉害,不一会就满头大汗,我赶紧呼叫胖胖,可是胖胖不知到哪儿去了,宿舍里只剩下猩猩一个人了。她一看我浑身抽搐,满头大汗,赶紧扶我起来,准备带我去医院,不知怎么地我就晕过去了。可怜的猩猩吓坏了,她后来说她也不知道自己那天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居然一口气把我背到了医院,送进了急救室。她说等我进了急救室,她浑身发抖,腿疼的再也站不起来了!原来我那天得了急性阑尾炎,好在送医院及时,才没有做手术,但是我得输半个月的液体。那半个月里,胖胖和猩猩就自发的轮流请假,陪我在医院里度过!我至今都想不明白:九十多斤的猩猩是怎么把一百三十多斤的我背到医院的?又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和情感给了她那么大的力量?说真的,胖胖、猩猩感谢你们一路陪我走过的岁月,感谢你们给予我的爱与温暖!感谢你们,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帮助我;在我生病苦恼的时候,你们不仅陪伴我,和我一起我分担苦难,你们还一直把一颗温暖的心留在我的生命里,陪伴我,让我不再孤单。你们的友情不是花朵,而是青青的枝,冬天过后总有新叶,我会用一颗饱含温情的心来呵护我们的友情! 感谢你们来到我的生命中,给我带来了美丽、温暖、快乐,感谢你们给了我永远的珍贵的记忆。

天空因云朵而美丽,山川因河流而美丽,花朵因绿叶而美丽,我的生活因为有你们而美丽,感谢你们——我最好的朋友,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有人说人在困难的时候,一点点帮助都弥足珍贵;人在顺利的时候,一点点喜悦都让人陶醉;我说,人在寂寞的时候,一小条信息都可以读到整夜不睡!

  后来,我们毕业了,那时候我们没有手机,没有QQ,不能发短信,也收不到邮件,但我们心里一直在牵挂着彼此。再后来,我去西安读书了,就和你俩彻底失联了!你俩想尽一切办法找我,可是偌大一个世界,你们又怎么能找到如此渺小的我?我也四处打探你们的消息。后来,我们各自结婚生子。你们依然杳无音信。我想我们大概这辈子也再难相见了吧?那天我从老家一回来,就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开口就是:“杨胡子,这些年你死到哪里去了?害的我们不知道找了你多少年!”“猩猩、胖胖怎么是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我感觉我的心跳都漏了半拍,“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这些年你们过得好吗?……”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你俩,太多的话想和你俩说。你们告诉我,你们实在找不到我了,只记得我似乎是在横山中学工作,其实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在横山镇中学工作。两所中学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猩猩就独自一个人从佳县出发,来到横山中学找我,可是横山中学根本就没有我这号人,然后猩猩又在街上去打问,好不容易找到了横山镇中学,我还不在学校,猩猩后来还找到了我的家,她说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家,她激动的双腿发软,可是来到我家大门口,她却看见我家大门上挂个锁子,她一问邻家才知道,我回老家去了,她说她太失望了,就把我家的大门狠狠地踢了几脚,然后才气呼呼地回佳县去了!我很感激你俩,同时我也很惭愧,在“找人”这件事上,你俩都比我用心!我很感谢我们同窗三年,我们在单纯而又简单的年华结交下这份珍贵的友谊,我很感谢,不管岁月怎样变迁,我们的情谊没有被世俗污染,依然像雪莲般冰清玉洁,这是我们一生中最纯洁无暇,最坚固的情谊。

  一年又一年,我们的容颜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但不变的依然是我们之间的纯真的友谊!我们之间的姐妹之情就像一杯浓烈的香醇的美酒,让你、我一醉方休怀着美好的记忆;我们的姐妹之情就像一首灿烂动听的歌谣,让你、我陶醉其中,回味无穷;我们的姐妹之情就像绽放着的一朵美丽的花,它把芬芳都给了你、我;我们的姐妹之情就像夜空中众多的繁星,闪烁着璀璨的夺目的光芒,照亮着你、我前往目的地的道路,永远的照亮着你、我前行中的盲点。

猩猩,胖胖我们之间的感情永远是最纯洁的,最真实的、最情真意切的、最甜蜜的,我至今都被那股浓浓的同学之情,姐妹深情包围着,今天我把它们记录下来,希望它们依然带着阵阵幽幽的香气围绕在你、我的周围!

猩猩、胖胖,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愿意走进我的生命,成为我最知心的朋友。或许你俩不是我唯一的朋友,但一定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我相信我们一起走过岁月,一定是我生命中最精彩最重要的华章!谢谢一路走来,你俩给我的关怀,给我的帮助,感谢你俩为我做的一切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