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芳草地

图片:单反上上水;手机芳草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近期,拜读了台湾著名作家蒋勋教授的“吴哥之美”,再翻看几年前柬埔寨之行的照片,对举世闻名的吴哥古迹有了较深的感悟,撩发的感概也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整理了照片,重拾了回忆,有了此美篇。



柬埔寨是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公元一世纪就建立了统一的王国,历经扶南、真腊、吴哥等历史时期。在9世纪至15世纪的吴哥王朝时达鼎盛时期,国力强盛、文化发达,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吴哥文明,吴哥古迹与中国长城、埃及金字塔、印度尼西亚摩罗并列,是东方古代的四大奇迹。


吴哥古迹位于柬西北的暹粒,是历代吴哥王朝的都城。13世纪吴哥国力渐渐衰败,在占婆人等外敌入侵下,王朝被迫迁都金边,此后整个地区几乎完全荒废遗弃,淹没于丛林莽野之中。


1861年,法国生物学家为寻找热带植物,无意中在原始森林中发现了惊人的吴哥遗迹,才使古迹重新面世,现存吴哥寺、通王城、塔普伦寺、女王宫、崩密列等600多处遗迹,虽大部分己成废墟,但宏伟壮观的规模、完美璀璨的建筑艺术、精美绝伦的浮雕,依然令人惊叹,1992年吴哥古迹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暹粒市手工艺展示中心



当年我们的柬埔寨之行,第一站先到了高约70米的巴肯山。



当初这里是吴哥王朝最早的王都中心所在地,山上的巴肯寺建于893年,为当时都城中心的国寺,现己成废墟。



柬埔寨现虽仍很贫穷,但却丝毫不影响吴哥文明的辉煌璀璨,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趋之若鹜,前来观光游览。由于古迹保护及旅游设施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重奌扶持,当地物价又低,游客在暹粒吃住按排都不错。

当晚看完日落,我们在梦迪安餐厅吃自助晚餐,菜品是柬式风味,品种丰富、烹制规范,团员们都较满意。


梦迪安自助晚餐厅



用餐时还可欣赏地道的“吴哥古民族舞蹈”,既欣赏了吴哥民族的歌舞文化,又不需要专门按排以节约时间,也很不错。


吴哥古民族歌舞秀



第二天早餐后,导游带我们直奔塔普伦寺,他说:只要稍晚一点,那儿就人满为患,就没了那种氛围感觉,品味不出塔普伦寺的与众不同了。对塔普伦寺的介绍,也只简单地说是阇耶跋摩七世国王于1186年为母亲修建的寺庙,其它什么也没说。记得当时我们没往心里去,也根本没细究。


一进入寺庙,一点儿没有思想准备,真就被那一股扑面而来的诡异氛围吓到了。



寺庙保持着一个多世纪前法国探险家发现时的原貌,建筑与树窒息地拥抱而触为一体,每个角落都流动着神秘诡异的气氛,那种让人心里禁不住发抖的感觉,在这清晨人少时特别强烈。



庞大的热带木棉树粗壮发亮,浅褐色的躯干根茎无处不在地任意伸展,像蠎蛇般绕过梁柱墙壁、盘旋屋檐门窗,侵蚀和盘踞着寺庙,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头皮发麻,受到极度震撼。



树根细枝未节呈灰白色的绞杀榕从天而降,纠结缠绕、四处蔓延,复盖遮蔽着寺庙,放肆地扩展着自己的领地。



木棉树蟒蛇般的躯干野蛮地骑上墙头、探入石缝、包住庙宇,将精美的建筑支解得支离破碎。



被支解得支离破碎的寺庙墙体、门楣、石柱上,有着精美的浮雕,昭示着塔普伦寺前世的辉煌。



塔普伦寺的神秘诡异、幽静阴森确实令人震撼,当时过了好大一会,我才敢大着胆子,扶着这怪异的树来了一张,以纪念这失落文明的沧桑和独特韵味。



导游在一旁说:我不预先介绍,就是想吓住你们,让你们体会到塔普伦带给你们的非同一般的震撼,这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是啊,旅行中碰到资深的优秀导游,你的旅行将更有收获,时至今日,塔普伦带来的震撼仍记忆犹新。


人们都喜欢美好的东西,但这种世事变迁带来的毁灭性的残缺美,是那么与众不同,真正地撼动人心。有些东西,经过历史的沉淀才会更有价值;有些盛世,落败后方显永恒。



带着感概离开了塔普伦寺,我们又到了比粒寺。这是建于961年的金字塔式建筑,在红砖基座上建造了五座高而陡峭的塔山,是举行己逝国王火葬形式的印度教寺庙。



柬埔寨的天气,阴晴之间变化很大,今天一早起来一直阴着的天,现在居然晴了起来,蓝天映称下的照片,效果就是好。



我们爬上了基座平台,顿感视野开阔,可以远眺原始森林郁郁葱葱的景色,也是观看日落的好地方。



接下来,我们将前往吴哥通王城,它是吴哥古迹中最重要的遗址之一,9世纪未始建,1181年登基的吴哥王朝最伟大的国王阇耶跋摩七世,同年赶走了入侵者占婆人后重建,是吴哥王朝的最后一座都城。


这是一座大型正方形古城,城外被长14公里、宽百米的护城河所包围,护城河内是高6米、宽8米、长12公里的城墙,整个古城方圆10平方公里,当时是东南亚最宏伟的一座都城。

通王城护城河



通王城的入口是五座纪念碑式的城门,高达23米,每个城门顶端都有一尊面带微笑的巨大四面佛像,其中南门保存最完整,我们就是从南门进古城的。



南门外护城河的石桥两侧各有54尊神情各异的雕像,一边是善神佛陀,另一边是恶神阿修罗,两组雕像分别以合力扶持着一条九头巨蟒的方式相互连接,演绎着古印度神话中“搅动乳海”的埸景,透出吴哥厚重的历史感。



通王城内现保存下来的有中央大道、中央广埸、巴肯寺、巴戒寺、巴方寺、空中宫殿、斗象台、利泊王坛、十二生肖塔等建筑,今天我们走进它,感觉更像一个宁静安然的巨大森林公园。


通王城南广埸



巴戒寺是通王城内最重要宏伟的中央圣殿,整座庙宇由49座大小不等的佛塔组成,中间一座犹如拔地而起的山,其余48座如众星捧月般簇拥在它的四周,再加上5座城门佛塔,共54座佛塔,象征着吴哥王朝的54个邦。



佛塔如山峰般连绵耸立,原来都有原木构建的屋顶,历经千年风雨,如今屋顶早己荡然无存,只剩下断垣残壁的石柱和佛塔。



塔身那黄色湮开的灰调里,被岁月饰以黑色斑驳,这种只有时间才能成就的色调里,可见到历史的脉膊。



我们和其它游客一样,踏上很陡的石台阶,穿过黑洞洞的石砌门框,那门窗楣柱上有着精美的浮雕。



我们从外层佛塔逐渐进到中心佛塔周围,每座佛塔顶部巨大的四面佛像越来越清晰。据导游介绍,54座佛塔共有的216座佛像,都以吴哥王朝最伟大的国王阇耶跋摩七世面容为蓝本雕刻。



佛像高4米,丰鼻厚唇、双目内敛,神态安祥神秘,在塔尖微笑着俯视四周,这就是蜚声世界的“高棉的微笑”,是吴哥古迹中最具代表性的精华之一。



佛像伫立在塔尖目睹了多少风云变幻、沧海桑田,而今虽破旧斑驳,但那神秘淡然、安祥恒远的千年微笑,似有穿越时空之神力。



游客穿行在众多佛塔间,无论身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发现有带笑的眼睛在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迫不及待地贴近“笑脸”,与千年的历史对接。这一刻吸纳神力直达内心,足以让你杜绝烦躁而淡然安宁。



漫步巴戒寺中,除了“高棉的微笑”令人惊叹外,寺庙浮雕回廊上那些栩栩如生、生动精致的浮雕一样令人称奇。


巴戒寺浮雕回廊


巴戒寺浮雕回廊上精美的浮雕



浮雕内容除了印度教神话外,还有战争、胜利、庆祝和世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珍贵的史迹啊!


巴戒寺浮雕回廊


巴戒寺墙体上精美的仙女浮雕



长约300米的通王城斗象台建于12世纪未,是吴哥庆典时国王的观礼台和阅兵检阅台。



斗象台有五座阶梯通往阅兵台,阶梯两边分别以三头大象雕塑为柱。



斗象台两侧的墙面上雕有许多大象和人物狩猎埸景的精美巨型浮雕。



通王城十二生肖塔又称审判塔,据说如果高棉人起争执需要仲裁时,古代法官会让双方禁闭在各自生肖对应的塔里,经过一段时间,狂罪者就会生病或无法承受不安而认罪。



匆匆一转,集合时间己到,我们在巴戒寺呆的时间太长了,己来不及到其它地方去了。团游毕竟太受限制,看着那些自由游的游客笃悠悠的神态,真是羡慕啊。



午餐后休息了一下,下午我们的目标就是柬埔寨最著名的吴哥寺了,它是吴哥王朝的苏利耶跋摩二世国王定都吴哥后,于1112年起历经89年建造的印度教国寺。



它是吴哥文明的精髓,以建筑宏伟与浮雕精美闻名于世,在吴哥古迹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筑物,它那标志性的五塔作为国家的象征,出现在柬埔寨王国的国旗和货币上。



寺庙坐东朝西,西门为正门,外围有东西长1500米、南北长1350米的长方形护城河,河面宽190米。


吴哥寺护城河



护城河内隔30米宽的空地后,有高4.5米、国绕寺庙四周的围墙,西面围墙正中的塔门就是吴哥寺的西山门。


进入西山门后是面积巨大的广场,广场正中是一条宽350米的石板大道,石板路南北的大片空旷处各有一处藏经阁,而古城及古王宮的其它建筑遗迹己荡然无存了。


吴哥寺广埸


吴哥寺藏经阁



广埸正中的石板大道很长,笔直地一直通向吴哥寺主神殿正门(西门),石板路两侧有半人高的石栏杆。


广场正中的石板大道


石板大道两侧的石栏杆



走到石板路尽头的主神殿正门前,才发现那石栏杆其实是七头蛇保护神的身体,在这里可见到石栏杆头端七头蛇的雕像了。

主神殿正门


主神殿前的石栏杆尽头七头蛇雕像



吴哥寺主神殿由三个长方形回廊分别环绕三层台基构成,一层比一层高,堆叠成三个金字塔式祭坛,象征印度神话中位于世界中心的须弥山。建筑全部用砂石砌成,石块间无灰浆或其它粘合剂,靠石块形状及自重结合在一起,是吴哥建筑艺术登峰造极之作。


第一层台基高出地面约3米,台基上是高3米、长约800米的长方形浮雕回廊绕寺一圈,浮雕形象逼真、精美绝伦。


主神殿浮雕回廊




浮雕内容描绘了印度教著名史诗“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的故事和吴哥王朝的历史,堪称世界艺术史中的杰作。


苏耶跋摩二世出征浮雕



第二层台基高出第一层5.5米,四周也有长方形回廊,其廊门及四角廊塔的建筑艺术都很精美。


第二层台基廊门


第二层台基东北角廊塔



第二层台基回廊的墙体及石柱、窗楣上都有大量手舞足蹈的仙女雕像。



最高的第三层台基呈正方形,每边长75米,高12米。台基上矗立着按五点梅花形式排列的五座佛塔,四角各一塔,正中的大主塔高65米,各塔之间由田字形重檐回廊连接。


第三层台基及其上的五座佛塔


最高台基的田字形回廊及内庭



最高层台基上的佛塔、田字形回廊、廊门、廊塔等更显吴哥民族建筑艺术的登峰造极之精美,我们在这里转了又转、看了又看,无限感概啊!


最高台基上的正中大主塔


最高台基东北角的佛塔及台阶



这里的台阶高13米,每阶只有15公分左右,一个脚掌都放不下,十分陡峭,攀登时很危险。1973年,一对法国夫妻来此游览,妻子不慎从台阶上摔落而死亡,丈夫悲痛之余,损钱修了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条扶梯,上去限制人数,需排队等待。



吴哥寺的回廊墙体、石柱、窗楣上有大量丰富多彩、精美细腻的浮雕,最多的是上身裸露、面带微笑、头戴花饰的仙女浮雕,每个仙女个性显著,动作、表情都各不相同。



我们从吴哥寺的西门进,逐层游览,最后从东门出来到吴哥寺的东广埸,即主神殿的背面,再从东通道到吴哥寺南广埸,然后绕回西门出口,刚好围主神殿转了一圈。


吴哥寺东广埸


吴哥寺东通道



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石头经古代高棉人之手,堆砌成如此壮观的建筑,雕琢出如此精美的浮雕,每一块石头仿佛都在炫耀着灿烂的古代吴哥文明,让每一个身在其中的游客无不感叹古代高棉人的高超智慧。



第三天是自费项目圣剑池、女王宫和崩密列,也都是吴哥古迹的精华。团游就是这样,总把一些精彩的东西捆绑进自费,让你欲罢不能。大家想着大老远的来了,不去什么时候还会再来啊,故我们团全体都参加了。


先到圣剑寺,它是阇耶跋摩七世国王于1191年为供奉父亲而修建的,是吴哥最大的建筑群之一。城门的布局同通王城,大门前有长长的通道,两边有佛陀和阿修罗群雕。



圣剑寺整个建筑呈十字型,东南西北四扇大门各有一条漫长的拱顶长廊通向中心的中央圣塔,长廊的门檐、柱梁、墙体上都有精美的雕刻。


圣剑寺拱顶长廊



历经了近千年的沦桑,如今的圣剑寺到处是残垣断壁。导游带着团队快步前行,而我们几个贪看的却被这里处处可见的残缺美所吸引,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那些生动逼真的雕塑和浮雕,让你联想起吴哥王朝鼎盛时期的辉煌。


圣剑寺持剑女神雕像


圣剑寺精美的门楣浮雕



我们边看边感概着,以致差一点在迷宫似的长廊里迷失方向。



女王宫建于967年,是吴哥古迹外圈中较远的一处遗迹。它不同于大部分吴哥古迹用青砂岩构建,而是采用高棉特有的红土建造,风干后红土变得异常坚硬,且色彩极为艳丽,因此女王宫以建筑精致典雅、雕刻细腻优美而著称。


眼下我们到了女王宫,它规模不大,外围是3道围墙,内外围墙之间是拱门、镂花石柱、石碑等。


女王宫进口处



最内圈围墙内的空地中间,是3座并列建在一米多高台基上的朱红色塔祠,每座塔祠的东、南、北面各有一门,门前均有守护神石雕一对。



遗憾的是塔祠周围用绳子圈住不可入内,游客只可在外围观赏拍照,现场感觉不怎么样,其实不来也罢,但照片的效果还可以。



那些塔祠门前的神猴守护神石雕非常有趣,一对对蹲坐在门前,左膝下跪、右膝蹲着,似乎在开小会。



整个女王宫的塔基、塔祠、神龛、门楼及其它建筑表面,几乎完全被千姿百态的浮雕复盖,没有一点空隙,十分精致细腻。



我们自费游的最后节目是崩密列,它隐于吴哥古迹外圏东约40公里处荒僻的丛林中,道路状况也差,是古迹中最难前往的遗迹,故鲜有团队前往,但确实很值得一去。



崩密列建于12世纪上半叶,规模、风格同吴哥寺,至今依然被丛林严密包裹着,和其它吴哥古迹相比,更加破败不堪、神秘诡异,那原汁原味的遗迹废墟,基本没有人为保护的痕迹,更凸现了攝人心魄的残缺美,尤其是喜欢人文和探险的朋友,到此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们从开放式的进口处走进去,经过一段树林掩映的沙士路,抵达了崩密列遗址。


尾随我们的当地小朋友



眼前是已经破败得看不出建筑外形的石堆废墟。



一座城已化作了一堆横七竖八的废石,让人不仅好奇地联想,它的前世究竟是什么样子。



残破断墙上的光影斑驳,尽显古朴原始之沧桑。



我们一脚高、一脚低小心地行走于古老的废墟,一路感受着千年的时光变迁。



不觉行至深处,四周更加阴森荒芜,更多的残破断墙、坍塌石柱上,却仍然可清晰地看出当年建筑格局的完美和浮雕艺术的精湛,每一处细节都是一段辉煌历史的见证,值得细细品味。


坍塌的回廊


完美的建筑格局和精湛的浮雕



木绵树、绞杀榕等热带植物在这里肆意地疯狂生长,裹挟、支解、吞噬着这片古老的建筑,一幅幅原始苍凉的画面静谧凝重,让人不由地感概岁月的无情。


骑上墙头的吞噬


破石而出的支解



这棵枯树,大有要把残墙推倒,与之“同归于尽”之势。



崩密列原始独特的遗迹景观,成为多部电影的热门取景地,“古墓丽影”、“虎兄虎弟”等影片就曾在此拍攝。



这条木栈道就是当年拍攝“虎兄虎弟”时搭建的,如今倒方便了游客,不至于在石堆上爬上爬下,是崩密列唯一的人为保护痕迹。



吴哥实在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它的美,是建筑美、雕塑艺术美与历史、宗教完美结合的美;它穿越时空的残缺美、沉淀美,让你徜徉其中、流连忘返。


如果有机会去吴哥,带上蒋勋先生的“吴哥之美”吧,它对历史、宗教、文化的独到思考与流畅优美的文笔,会让你的旅行更有收获。


最后,借用蒋勋的“吴哥之美”封面上的一段话作为结语吧:

去吴哥,

面朝一处佛的微笑,

安放现世里,

你无处倾诉的秘密,

找回美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