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滇藏青甘行摄之二十三:散见长征路

霜钟余响摄影并文字

      我们这次川藏之行有相当一段路线与红军长征路线重合。这不是刻意追求,而是由于红军在川、滇、甘尤其在四川境内活动范围较广,时间较长,经历惊心动魄,历史意义深远。其中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翻越夹金山、穿过大草地都发生在四川境内。这些故事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路上只要看到这些熟悉地名,就立刻会联想到红军当年壮举。

走过川滇甘之后,回头细数我们走过的红军路线,既感到亲切,又觉得十分有意义。这意义在于我们实地感受了红军当年壮举。他们是一群充满理想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依靠坚定信念和大无畏精神,敢于牺牲,坚决执行命令,协同作战,战胜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从胜利走向胜利。在漫长的旅途中,我们虽然借助汽车和现代化公路、桥梁走过这些地区,但山河依旧,我们依然可以想象当年红军在高山大川,激流险滩,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衣不蔽体,食不饱腹的困难条件下,艰苦奋战、艰难行军的情景。

      有感于此,我将此次长途旅行中经过红军长征路线与地点,编成一篇,作为此行的结束。

      本篇按红军长征路线先后顺序汇集图片,共有十个路线和地点。它们分别是:四川石棉安顺场大渡河、磨西古镇、泸定桥、上里古镇、丹巴藏寨、云南独克宗古城与松赞林寺(红二方面军经过)、卓克基土司官寨、诺尔盖草原、郎木寺、甘肃腊子口。

一、大渡河安顺场:我们沿雅安到西昌高速公路,经石棉到海螺沟磨西古镇,途径安顺场渡口。(于高架桥上拍摄)

  大渡河流经四川甘孜、泸定、石棉、汉源,在乐山与青衣江汇合注入长江。

  安顺场附近的大渡河

  当年的大渡河两岸河床陡峭,安顺场渡口河宽约300米,水深流急。现在由于建设水库,水流和河水宽度已经不是当年场景。

  泸定桥是与安顺场紧密相联的又一个战场。因为当时3万人马向安顺场集结,单靠三只木船无法迅速通过,必须另找一个过河突破口。于是,没过河的大部队从河西向泸定桥前行,两地相距320华里,山路陡峭,中央军委限令进攻部队三天时间赶到。另一方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的红军,从河东向泸定桥进发,侧应河西进攻部队。

二、磨西古镇:向泸定桥进发的红军经过了磨西古镇。天主堂是红军长征时期毛泽东的住所,在这儿召开了磨西会议。

三、泸定桥

  红军以22勇士攻下的泸定桥(其中四名战士牺牲)

飞夺泸定桥后红军翻越的二郎山,最高山峰海拔3437米,是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第一屏障。当时有茶马古道相通。现在打通二郎山隧道后,已经不需要爬山走老路线。

  现在泸定桥附近的大渡河上架起了现代化高架桥

四、雅安上里古镇

  这是红四方面军北上经过雅安县上里古镇。

这是红军留下的石刻

五.丹巴藏寨

六、红二方面军经过的云南独克宗古城与松赞林寺。

  当年松赞林寺主持为红军筹集粮食派出向导

七、卓克基土司官寨

  红军翻越夹金山之后向北经过马尔康卓克基土司官寨,这是周恩来等领导人住过的房间。

八、红原及若尔盖草原

  草原上的白河

  红军北上开始了穿越一望无际,人烟稀少的草地。草地位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纵长500余里地,横宽300余里地,海拔在3500米以上。红军过的草地主要是偌尔盖地区。它是高原湿地,为泥质沼泽。黑河和白河自南至北纵贯其间,叉河横生,地势低洼,水流淤滞而成沼泽。沼泽生长的植被主要是藏嵩草、乌拉苔、海韭菜等,形成草甸。

  当年红军过草地时十分艰难。茫茫草地,一望无涯,遍地是水草沼泽泥潭,根本没有路。人和马必须踏草丛根部行走,从一个草甸跨到另一个草甸跳跃前进,或者拄着棍子探深浅,几个人搀扶着走。

  红军曾多次通过这里使草地声名远播。现在这里建设了公路,增加了人口,兴办了旅游事业。游人到此看到是:草地点缀的黄花、湖泊、沼泽、弯曲的河流以及岸边牦牛。而我走到这里,脑际盘旋的是这样几处地名:毛尔盖、班佑、松潘。

九、红军经过的郎木寺

据考证,郎木寺作为汉语表述的地名,最早出现在红军长征时期的电文中。

十、腊子口

  过草地之后,红军进入甘肃,发起了著名腊子口战役。此后,红军进入会宁,进入陕北,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

2019。7.21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