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下了第一场大雪,树上挂满了雪花。这一天,下了夏季里的大雨,枝头溅满水花。那一年,雪后信步,偶遇美景。这一天,雨后信步,寻一美景。微笑寻景,微笑拍景,却不见那年之景,众里寻它不见,蓦然回首,那景却在身后处!

抬望眼,皆为绿,偶见一丛绿果。哦,这不是冬天里那一掇掇被白雪映得更加乍眼的红果果吗!原来她的耀眼也是要经过一夏的青涩呀!就像草原马要在夏日养肥养壮,迎接冬日的寒雪,与蒙古狼的入袭。也许人也一样吧!养精蓄锐,只为迎接明天的风云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