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的时候,总是多几分伤感。

一抹残霞,一丝刚刚萌芽的嫩芽,亦或是清晨雨中那初绽的梨花。还有很多,很多,那是我的牵挂,我的魂牵梦萦处。我知道:我是奔向大海的涓涓细流,无论在浅滩停顿,还是在大海中激扬;那都是我的源。几丛荆棘,几片苔叶,总是那样清凉与纯洁。

  离开家的时候,总有几分凄凉。

满目的苍山,依旧青翠;满怀的风,依旧将我抱个满怀。丝丝,缕缕,抚摸遍我全身的颤抖。是我融于高山,还是我走不出这满目的青翠?举步,我艰难迈进;迈进陌生的世界。是这乡里的风,吻得我热泪纵横;吻得我泪眼模糊。

  梦在家中的时候,贺知章在吟唱《回乡偶书》。

见到了蹒跚的双亲,却见不到蓬头的娃。一切如旧,只是,换了新颜:黑发,白发;白色的墙,已呈灰暗。那红润的笑脸,咋就那么憔悴?我的心还在痛,一如我离开时一样的痛。

我知道,从我离开家的那一刻开始;心痛——从未停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