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汉晋斋

水流从上边直泻下来,訇然有声,雾状,云状,光影下折射出五彩,质地肌理毕现,如梦如幻。


仿若织就的白色立体的巨形丝巾,围在谁的脖子上,飘然于胸前,滑爽且具质感,柔中寓与力量。于下面的水潭里的石块碰撞,溅起水浪花,白茫茫的,然后围着石块打着旋,汇在一起,顺流而去。


是的,水从上面来,带来了力感,在接近地面的触点一水潭时,回转,折返,打旋,积聚着能量,这样反复酝酿,甚至不厌其重复,然后发力,踏上新的路。

有时,山溪随着山石的钭势,一波三折,拖着捺脚,在崖台峭壁间,层层的折叠不断,似一道道曲线,尤如无线谱,觉得那美妙的高声,低声,和声,就像是琴键发出来的。


当在山间继续沿着山石沟壑翻滚,突遇悬崖上的巨石拦阻,或绕着,躲着,藏着,兵分两路,左右纵身向下,形成大大的一“人”字水流奇观。


或说那是自然形象的文字,天际间不朽的画作; 或说一撇写着生活,一捺画着人生。留给人们某种启示、遐思、向往和不断追求进取的力量。

溪水日日夜夜从遥远处一刻也没有停止,一路或急或缓,在它的下边是凹凸的大大小小小的石块,带棱带角,坑坑洼洼不断,两侧数不尽树枝灌木丛。


这些产生出巨大的阻力,可是,人们看到却是水流向前,将石头的棱角磨圆,将石板磨光,将坑洼填平,将两侧的灌木梳理,将土地滋润,草青了,树绿了,周围梯田里的玉米苗,谷苗生机勃勃,豆角圆实润泽,茄子紫红若笑,黄瓜翠绿带花……

我看到一位摄影师时而趴在石头上连拍,时而蹲在石头上拍。


远来的水,近处的水,流去的水,从高处绿色的树林里如白龙一般的一股水流,偶尔带着些红土或黄土,打湿一旁的丛枝绿叶。


一只红色的蜻蜓落上去,一粒水珠跳动着滑去,一只绿色的螳螂歪着头望着身边的水流和听着水流的声响……


记录水流和那些自然的小精灵,摄影师专注专一的忘我的工作状态,又融入怎样的思想感情呢?透过清澈水流下平阔处的红土,透过山上顺流的水,透过山溪两边的禾苗和疏菜,又有着怎样的难忘的瞬间呢?

我不知道。可以预想的是,在七月炎热的山中拍溪水,手背上流着汗滴,额头上的汗流进了眼角,胸前背后湿漉漉的,或许,那便是摄影师的家乡,镜头里是满满的爱和深深地感念……


这时,从一座简易的石桥上爬行过来一位老人,这位老人姓焦,焦大爷是一位残疾人。就住在山溪边的一个小村里。


只见他在桥的中间停下来,望着那些溪水,望着烈日,望着对面的梯田……


他背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了一把镰刀,而手里拿着一把锄头,他要去把玉米地里的杂草锄掉,顺便摘回种得黄瓜,茄子,豆角……

山溪常流,伴着岁月,伴着青山绿树,伴着山中的石桥、古村、还有层层的梯田里的禾苗。这里有着原始的自然生态和生活在这里的山民们。


山溪默默地奋争和奉献的精神及山村乡民勤劳坚强的种种生活历程,谱写出美丽而生动的自然的人文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