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是一把琴,拨动琴弦,琴声就犹如高山流水般淌出;回忆,是一本书,轻触扉页,生硬的文字便变得柔软起来,在纸上成行,成段,成故事;回忆,是一扇门,轻轻推开,那些似曾相识的地方、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挥之不去的往事,渐渐地、渐渐地清晰起来……


时间停止了。

乘绿皮火车去北京


1991年的夏天,正好是北京亚运会的第二年,男友所在的学校正好组织全体教师去北京旅游,去北京是我儿时的梦想,于是在他的帮助下,我也有幸成了团队的一份子。


7月的天,热浪滚滚。九十年代初期,经济不富裕,交通也不发达,旅行社安排了团队搭大巴去江苏常州火车站,然后乘火车去北京。


出发到常州,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因为是傍晚的火车票,所以剩余的时间大家在旅行社的安排下去了附近的景点。


简单用过晚餐,我们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乘绿皮火车。上了火车,只见火车内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我们好不容易在人堆里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硬座)。刚摆放好行李,“呜”……“呜”……的鸣笛声就响起,火车开动了,“哐哧”、“哐哧”、“哐哧”……一路向前。


幸运的我正好是临窗顺风的座位,我用力往上推开玻璃窗,风瞬间欢快地挤了进来,满头大汗的我终于喘上了一口气。


车厢内人声鼎沸,孩子的哭声、大人的抱怨声、小餐桌上各类器皿碰撞发出尖锐的声音……我静静地坐着,望着窗外,看树木、房屋、电线杆、田地……在我的视线里近了,远了,近了……


忽然,旁边有人提议:“这样干坐着难受,不如搞点活动消磨时间。”于是,我被支配到挨着过道旁的座位,男友就同他的同事们在小餐桌上打起了扑克牌。


这是趟慢车,每过一个小站都会停靠,有人急急地下车上车,有人提着旅行包和旁座的人道别,有小贩踮起脚尖趴着车窗口,向车内的旅客兜售食物。


这一站好想是到了山东省某地,停留的时间有些长,上来了很多人,有旅客,也有小贩。小贩们拿着香烟、大饼,还有据说是他们这里的特产:扒鸡。车厢内闹哄哄,讨价还价声,彼此起伏。更有食物在舌头、牙齿、咀嚼肌和唾液的共同作用下发出的各种声音,犹如一首交响乐。


火车的汽笛声终于又拉起,车内慢慢静了下来,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我有点累了,合上手中的杂志,戴上耳机,打开随身听,在齐秦的一首《大约在冬季》的歌声里,我昏昏沉沉地入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汗流浃背中醒了过来,腰酸得不行,小腿肚子抽着生疼,脚也麻了。看见我旁边先前还打得斗志昂扬的队友们已经是各种姿势地趴在桌上、膝盖上睡着了。牌,撒了一地。


揉了揉发麻的双脚,我试着站了起来,还没等起身,惊慌失措地又坐了下来,我的脚好像碰到了一个人。等我回过神,吃力地朝四周扫了一眼,过道上、坐凳下都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多人,他们都在梦里回到了故乡。


这一夜,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漫长。


等天刚刚放亮,车厢内开始骚动起来,大家开始轮着去洗漱,然后分享着各自的食物……


男人们又叫嚷着开始了牌局,我主动让位,在过道旁的座位上和有些熟识的女老师们聊着天。累了,就眯一会儿,醒了,就稍微在过道上走动一下,饿了,就拿些饼干、水垫垫肚子。


“快到了吧!”有队友高声说道。我看了看手表,是的,五点了,已经过了二十四小时了,该到北京了。大家开始收拾包裹。


到了,终于到了,北京。

当列车停靠在北京火车站,我们扫去了一天一夜的疲劳,一个个欢呼雀跃地下了车。


火车站外,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大巴把我们载到了前门大街。我们住在大街某一条胡同的旅行社里,就如同在电视里看到的北京的四合院。


管它叫四合院,我不知道合不合适,反正房子是两层楼房的,隔了很多间屋,前后左右都有,围绕着庭院,是一个四方形结构,庭院里种了一些花草。我和体育老师的两位女眷住在楼上一个屋,男友和几位男老师住在楼下靠大门的一间,其他人也都按照团队长的安排拼住房间。


简单地吃了晚餐,我和几位队友出了大门,去胡同里转转,导游吩咐我们不要走远,第一天不熟悉,要迷路。


胡同是笔直的,红墙黛瓦,我们晃晃悠悠地走着,边走边看,看到稀奇的东西,就停下来仔细瞧,还嘀嘀咕咕议论一番。不知不觉出了胡同口,前面就是宽敞干净的大马路,大大小小的汽车从我们身边来回穿梭着,马路对面高楼林立,错落有致,霓虹闪烁,着实让我们感受到自己是真的来了北京首都。


天已全黑了,我们折路返回,在旅馆门口的水果摊上,男友给特爱吃西瓜的我买了半个,瓜很大,无籽,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和吃到无籽西瓜。


回到房间,拿出备用的钢勺子,便迫不及待地独自享用了,红瓤无籽的西瓜又甜又脆,美妙至极!心满意足地吃完半个西瓜,肚子有些撑,拿上干净的衣服和洗漱品去了楼下的的澡堂。房间有台电扇,摇头晃脑地转着,点了蚊香。房间三人各自躺在床上,聊了一会儿天,便没了声音,睡了,都睡了。

一夜无梦,睡到自然醒。那时候旅行社组织团队,是不安排团餐的,一日三餐大家自由选择。我和男友决定去外面觅食。因为是南方人,到了北方,肯定是要去尝试这里的特色面食,所以我提议去吃大饼油条小米粥。


油条是特大号的,有些疲软劲道,虽不如我们那里的噶嘣脆,但我们小城的油条没法和它比个头啊。饼也很大,咸味的。小米粥熬得很好,合我的口味。


今天的行程就是去八达岭长城,队伍集合乘大巴出发,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到达长城脚下。导游让大家注意安全,准时返回集合点。


年轻的我个头虽然瘦小,但是爬长城那种劲头是我男友和其他那些身强力壮的队友们渴望不可及的。我和体育老师把队伍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我们一鼓作气爬到了顶峰,他向我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登高望远,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抚摸着那经历了千年洗礼像巨龙一样的城墙,每一块墙砖仿佛都在诉说着古老的故事,此刻的心波澜起伏。


我倚在城墙上,望着不远处的蒙古包,风吹过了我的发梢,裙子在风中摇曳,男友快速按下了快门,从此这一张照片在相册里永久保存着。


晚餐我们去了在前门大街上的一个典型的北方小餐馆,点了几道菜,其中一道是爆炒鳝丝,正拿起筷子要吃时,隔壁桌的一队友跑过来吐槽:“你这江南人来北方菜馆点一道经典的江南菜,也是服了,你肯定会失望的。”没办法,谁让我有一个固执的舌头呢,一时半会也无法适应北方的食物。



步行到天安门广场,很近。正前方,雄伟壮丽的天安门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神圣庄严,金水桥流光溢彩,熠熠生辉。广场中央矗立着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庄严肃穆的毛主席纪念堂。人们聚集在这里,和我们伟大的祖国如此这般的亲近,心中激情澎湃,热情高涨,心中默默祝愿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社会安定、人民团结。


因为次日凌晨我们要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仪式,所以大家都早早休息了。


夏日北京的凌晨有些凉爽,大家摸着黑相约一起去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有警察维持秩序,我们依次站在了人群中。


当东方晨曦微露,我们看到远处国旗护卫队用挺拔的军姿、威武的气势,护卫着国旗走来,人群瞬间鸦雀无声。国歌奏响,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国旗手的漂亮标准的手势下缓缓升起,人们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国旗,看着它在天空中傲娇怒放,这是国家的尊严。


这一天,我们去了人民大会堂,去了毛主席纪念堂,去了军事博物馆,这一天,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和洗涤。


首都汇聚了全国各地的美食,在北京的第四天,我们在一家川面馆用早餐。我要了一碗四川担担面,青花瓷碗大的像脸盆,细细的面条周围浮着红油,面条上铺着一大勺酱肉丁,还点缀着碧绿的葱花。一口鲜汤,一大筷子面条,吃的是大汗淋漓,大呼过瘾。人生中的第一碗担担面让我记忆犹新。


今天要去的地方就是故宫博物院。故宫是中国明清两代的皇家宫殿,旧称为紫禁城,位于北京中轴线的中心,是中国古代宫廷建筑之精华。北京故宫以三大殿为中心,它的占地之大、房屋之多,文物之奇,都令人叹为观止。我们久久徘徊在金碧辉煌的皇家庭院中。


随后的这几天,我们去了颐和园、圆明园遗址、亚运村等地方,那些都是值得一去也是必须要去的地方。我们去吃了全聚德烤鸭,去逛了王府井大街,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商场里买了一套夏装,返回家中才发现吊牌上标注的制造厂商竟然是在我的家乡。


返家的交通工具依然是绿皮火车,依然是二十四小时的旅程。

北京的记忆一直珍藏了二十八年,那些看到的、触摸到的、感受到的,还有那些无数次的第一次是如此的弥足珍贵,它在岁月的长河里浓缩沉淀,散发着迷人的芳香。


有生之年,我定会再去一次北京。



此文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