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5月22日 星期五 晴多云 农历四月初十九

立夏有些时日了,边城文山的空气开始热烈起来,我激动的心,紧紧拥抱着明丽的阳光,在祖国大地上飞翔。

入伍一年半来,许多幸福快乐的记忆如缤纷的色彩在我脑海的画板上涂抹,许多首长和战友仍发着光的美德,在我心灵的空间里闪熠。我将以他们为榜样,把他们的美德发扬光大,做一名好军人、好战士。

政治处只要一开会,吴传玖主任讲完会议的主要内容后,总忘不了叮嘱我们电影组几位战友有空要多到基层连队走走。要求我们采集连队里的好人好事,将其写成宣传稿报宣传股审查通过后,在全团放电影时进行宣传。他的做派,沿袭了我军善于搞宣传和思想发动的光荣传统。宣传是能让平凡更加闪光的一种力量,任何的伟大,都出于平凡。在全团的干部战士中,大家都很平凡,但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的身上有着许多不平凡的品质。如坚强、勇敢、善良、无私……。这些就需要我们政治处的干部战士,拿起手中的笔,从他们平凡的身上,发现不平凡的闪光点,挖掘出不平凡的精气神。也许,拨动全团干部战士心弦的,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情节,也不是什么曲折迷离的经历,而是他们尽心戌边、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舍已为人的点滴小事。当他们的这些平凡故事通过我们手中的笔闪耀出不平凡的光芒时,就会在全团塑造出身边的榜样,这便是宣传的力量。

1981年5月25日 星期一 晴多云 农历四月二十二

全团各营每日除坚持强化军事训练外,也时常组织一些体育活动,既丰富了干部战士的业余生活,又增强了战友们的体质。

今晚一营和三营在礼堂前的球场上就有一场蓝球赛,比赛还未开始,便吸引了全团各营、机关、后勤许多战友观战,我的心情也激动起来。双方球员一入场,战友们的掌声便响成了一片。

我们电影组几位战友站在礼堂二楼的窗前,居高临下观战,视线非常好。张继民说:“今天这场比赛,看队员的身高和体质,双方实力相当,象老话讲的那样,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肖克枢提议猜猜哪个营会赢得比赛,大家都不敢确定。

比赛一开始气氛便很紧张。一营的进攻开始了,队长是营长,在球队里年龄最大。他今天上身穿印有数字和一营的队服,下身穿军裤,匀称合体,显得格外矫健、利落。别看他年龄大,跑起来健步如飞,动如脱兔,

场上的比赛扣人心弦,双方比分交错上升,上半场三营以二十九比二十三领先。下半场一营奋起直追,场上气氛紧张起来。不料三营二个球员接连失手,三投不中,正当我们为他们的失误感到有些泄气了时,三营长上了。我们的心又提了上来,希望他能够把比分扳回来。三营球员抢到球后迅速后撤,将球传给三营长,他接球后疾速向兰球架冲去,双手猛向空中一掷,兰球“嗖”地向球栏飞去。只听“咣当”一声打在栏板上,唉!未进,看这架势,三营输这场球也成定局了。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视线却有些模糊了,不自主地摘下军帽,埋下了头,不想看了。

“好!”突然球场上战友们又喝起彩来。我赶紧戴上军帽抬起头,定眼一看,是三营进了球,比分赶了上来。继续观看了一会,场上出现了意外,一营两个球员为了抢着接球,两人相撞跌倒在地,爬不起来,只好换人。

比赛从新开始后,双方群情激奋,你追我赶,不甘落后,都不断进球。全场球赛快结束时,三营长连进了几个球,场上比分六十三比六十三平,双方打成平局,结束了。

这场球赛,双方表现了顽强精神和良好风格,得到了团首长和干部战士的热烈赞扬。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不该以平局告终,但这场球赛至始至终突显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风格,值得称赞。

1981年5月26日 星期二 晴多云 农历四月二十三

下午去一机连,正遇到连长李西征在全连大会上作动员。指导员端给我一根小凳,示意我坐在战士们的后面听听。他从我军的光荣传统,讲到执行命令的重要性;又从自己对于上级命令的理解,讲到为什么必须坚决执行命令。我听着,禁不住扫视了队伍一眼,发现战友们听得很认真,都在努力思索着。

他讲完了,但没有马上命令全连解散,又用眼光看了下队伍,继续说:“我的道理是讲完了,但还应结合点实际……”蓦地,指导员的声音变得引人注意了,“我发现在实战训练的时侯,有个别班的同志在两人配合搬机枪的时候,动作很别扭。下面我想找一个同志来,两人作一下示范。”他说到这儿,把目光盯在了一班,“一班长。”

“到!”正在沉思的一班长跨出队列。“咱俩配合一下吧。”指导员说着和一班长来到一挺重机枪旁。两人一人提枪身,一人扛枪架,将重机枪移动到另一位置后迅速架好,动作配合得很不错,非常协调,赢得全连战友们的阵阵掌声。“

指导员走到队列前,看了大伙一眼:“刚才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步调一致,只有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好,解散,各排带开,以班为组,继续训练!”连长李西征向全连下了命令。队伍带开后,战友们开始了激烈而紧张的训练。看到这热火朝天的训练场面,我走到连长和指导员面前,竖起大拇指说到:“二位首长工作真深入,要求真严格,你们俩才是真的配合得好!”

李西征连长笑了,轻捶了我一拳:“还是你好啊,在机关放电影,哪有这些战士苦啊!”我默默点点头,浑身上下一阵滚热,心底深处一阵突跳。他见我惭愧的样子,一阵爽笑,“别介意哈,我跟你开玩笑的!你有绘画和摄影特长,团首长选你在政治处放电影没错,是正确的。好好干,争取提干!”连长一席话,说得我心里暖暖的。

(部分照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