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师风采一是谁拯救了他?

一当年为陈明海战友甄别错误决定的回忆一 张 体 孝

一个经受过战争考验,部队的基层干部,战斗骨干,技术尖子一一陈明海 武汉61年老兵,只因为到了‘’男大当婚 女大当嫁‘’的年龄,出于家庭迂腐观念的约束,闹点情绪想复员回家……,在那个极左的年代,竟然被无限的"上纲上线‘’使一个革命军人一下子成了所谓的‘’三反份子‘’被拘押,险些被打进大狱,这荒诞离奇的故事,不是什么胡编乱造的小说,却是曾经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下面您将看到的是亲历者一一张体孝同志讲述他们当年是如何还原事情的真象,如何怀着对战友的深厚感情,无所畏惧,刚直不阿地来拯救一一陈明海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并谨以此来深切怀念战友!

王 勤 仁

二O一九年七月十九日 上海

我的排长陈明海

我的排长陈明海生于1944年8月,1961年十七岁的他投笔从戎,来到了福建前线,在空军高炮五师十三团三连当侦察员。他聪明好学,苦练杀敌本领,在福建的天气三九好过,三伏难熬。在高温下他每天坚持训练十几个小时,高倍的望远镜扣在眼上,时间长了,他的眼睛又红又肿,但他从不间断训练,功夫不负有心人,长期训练,他摸索出了一套在云层空隙快速扑捉目标,迎着阳光巧妙扑捉目标,夜间能见度差的情况下准确辨认敌机,而不被星星干扰的经验。1964年全军在上海宝山机场举行大比武,他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二等奖,受到了空军首长的接见,他的事迹还登在了空军报上,标题是《千里眼、小雷达》。在福州军区空军组织的几次大比武中,他都是以优异的成绩夺冠。被誉为前线小雷达。1965年他调八连任指挥排排长。

他过硬的军事技术,在援越抗美的战场上发挥的淋沥尽至。目标还没接近防区,他就早早的扑捉到目标,使用高望远镜的侦察员们倒要靠排长的指令才能扑到目标。当时只要听到陈排长大喊,X号大云层右下方,目标右行临近。测远机手就会很快报出目标的距离。阵地上就非常的安静,火炮稳稳地跟踪目标,只等连长的开火命令。有时,他不在阵地上,敌机快要临空了,还扑捉不到目标,阵地上就会燥动不安,很快他成了全连的定心丸。每次进入一等,他都能最快扑捉到目标,并协助连长指挥。一九六七年七月五日的下午战斗中,他的右手被子母弹炸伤,但他坚持战斗,战后又忙于负责统计人员伤亡、弹药消耗、兵器损失等情况,还要和侦察班一起绘制敌机进入和退出的航线图,赶写战斗简报,直到他昏倒在阵地上,大家才知道他负伤了。在援越抗美的战场上,他多次立功受奖,并被提升为付连长。

1968年部队回国后,陈明海同志第一次回武汉探亲,24岁的他看到自已的同学们都已成家,而自己还是单身,父母不停地劝他回家结婚生子。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思想压力,归队后精神不振,晚上息灯了他睡不着,早上起床了他又睡不醒。早操经常迟到。此事被上级领导知道了,大发脾气,不仅对连长、指导员进行了严肃的批评,还在全连大会说:陈明海躺铺板不干活,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分明就是向共产党罢工吗。他为什么罢工呢?就是他对我们党不满,对社会主义不满,对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不满,他就是新时期的三反分子,我们就是要把他从党内,军内清除出去。第二天团部来人就把陈明海带走了。送到空八军办的学习班,被关押了起来。

付连长成为三反分子被带走,八连的干部战士都不服,特别是一些超期服役的老战士和各党小组的组长们,想到陈明海英勇战斗,屡立战功的事迹更是气愤不平。联名给空八军党委写信,为付连长申冤,强烈要求把付连长放回来。空八军党委接到这封联名信非常重视,派出工作组到五师进行调查,师首长安排师政治部群工科的付科长胡永胜同志陪同工作组到十三团八连来找老战士们座谈。(胡永胜同志后任十三团后勤处长,转业后任辽宁锦州市重型机械厂总务科长)。不久陈明海同志回到连队。但给予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撤销职务,按战士复员处理。回到武汉后,在武汉市轻工机械厂当上了一名车工。后和同厂女工相爱结婚,生有一男一女,全家四口人住在不足二十平方米的筒子屋里,四家人共用一个卫生间,在楼道里安了个煤炉子做饭,两人的工资加起来不到80元钱,生活极度困难。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遵照我党实事求是的原则,对文革中形成的冤假错案进行纠正。落实政策的工作在军内也全面展开。我和时任政治处保卫股长的李龙臣同志(李原是八连付指导员)又联名给空十军党委写信,反映老排长的冤情。很快空十军的调查组到了炮五师,并和我们见面,听取了我们的详细汇报,并找了当年大发脾气的领导了解情况。此时已经当了大官的领导,还坚持说:这种船到码头,车到站半截子革命的人没开除他党籍已经很是照顾他了,还有什么政策可落实。但是空十军党委则认为,陈明海当时思想有压力,想转业,属于思想认识问题,很正常。如果加以正确引导,还是部队的骨干力量,且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证明他有什么错误言论和行动给部队建设带来影响,因此决定撤销对陈明海同志的处分,按付连级干部转业处理。1979年10月陈明海同志回到了部队。团首长亲自找他谈话,宣布了组织上的决定,并重新计发了转业费,补发了服装被褥。对组织上的决定,陈明海激动的热泪盈眶。

陈明海落实政策后,被安排担任厂武装部长,党委委员,住房也做了相应的调整,现已退休和全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安享晚年。

2019年6月26日携夫人來泗水看望老战友,这是我和老排长在泗河滨的合影。

2019年6月27日陪同老排长夫妇游尼山拜圣人。八连报话员冯松江,七连炮手田建玲一同前往。

  主陪的是一连指挥排长李传岱,还有指挥连的陈培玲,八连我,王祥恩,冯松江,七连田建玲,张宝亮及我的家人。

1979年10月我的排长陈明海回到部队,这是他親手用不锈钢为我做的小仙鹤,燒蚊香用的,。

2019年6月26日晚泗水籍战友们举行欢迎老排长的晚宴。陈培玲演唱京剧沙家浜选段为战友们助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