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时隔一年,我就又一次回到冰岛。上次来时是冰天雪地,只能环岛而行,总觉得有点欠缺,琢磨着要夏季重返这片神奇的土地。这一回开着四驱SUV改装的房车,全然不理会沿海的著名景点,一下飞机便直奔内陆而去。


去年冰岛之行的摄影作品:

 俯视冰岛

冰岛内陆的路叫F路,通常只有夏天的三个月开通。这F在美国是骂人的粗话,却给冰岛人用来官方命名他们的道路。开始还以为这只是文化差异,经过两个星期在F路上行驶,我真觉得叫它F路是名符其实 - 糟糕得让你想天天骂娘。不仅老骨头要给颠散啰,还要过无数条没有桥的河流。初次将车开进河里还真是胆战心惊。


不仅路让你骂娘,阴沉沉的天空也是冰岛的家常便饭。要等日出日落的红云十有八九是枉费心机。这天晚上又是阴森森的乌云压顶,还是早早地休息吧。也许是上天有意的恩赐,半夜一觉醒来发觉天边竟有一抹红霞。急匆匆出去拍了一张,觉得构图不满意。为了不影响别人的休息,又走到离营地更远之处放起无人机,俯瞰整个山谷。等到半小时后电池费尽,光也正好消失。前后只有不到45分钟的光色。我用24张无人机图片拼接而成的两亿像素全景大图。此时一切的抱怨都已经烟消云散。冰岛像一个盛装的新娘,让之前千辛万苦的追求都变得理所应当。

阴森森的冰岛偶尔也会给人惊喜。这天晚上的红霞得来全不费功夫,突然在营地的南边出现了半小时。于是我在车边上慢条斯理地支起三脚架,红云白云尽收眼底。十张拼图,又是两亿像素的大图。

我常常为我的摄影感激上苍,因为这里面有太多恰到好处的恩典。这一天发觉去这温泉的F路刚刚开通,于是越过几条无桥的河流,在月球般的荒野里颠簸了三小时。一打听,去这个温泉要步行不到三公里。这还不是小菜一碟?可是刚走了几步便发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漫山遍野是半尺深的雪,无雪之处便是淤泥。深一脚浅一脚地比平时花了三倍的时间,八倍的体力。眼看着光色渐渐变得金黄,心里那个急呀。终于赶到温泉边,立刻放起无人机。半小时后电池耗尽,无人机返航,光色全部消失,雾蒙蒙地连眼前的温泉都看不清了。回来的路上想到这几天中一连两次正好抓住短暂的光色,不得不心生感激。


这是十六张无人机片拼接成的一亿两千万像素的大图。

冰岛即便不是风光摄影师的天堂,起码也算是通向天堂的梯子。只要有光,便处处是美丽的图画,什么构图都不会错。

这天遇见一群摄影师,个个穿着名贵的野外服饰,身背沉重的器材包和三脚架,在山沟里爬上爬下,气喘吁吁,挥汗如雨。我却站在白天选好的景点一边懒散地等待着光色,一边观察着这群摄影师。惊奇地发现一小时之内居然无一人拿出过三脚架。我这就纳闷了:不用三脚架为何偏要背着它爬山呢?不会是负重锻炼身体吧?更让我纳闷的是在光色最好的时候反而全体离开了。我问:为什么在光最好的时候离开?对方鄙视地回答:去找更好的景,你这边不行的。我默然无语。。。于是把其中的一位纳入了他鄙视的景中,只为了证明冰岛处处是景。

冰岛从地上看是美丽的图画,从天上看却是上帝的手笔 - 难怪这叫做上帝的视角,再寻常不过的水流也会让你感叹。

这是我的第一次外拍无人机片多于传统相机片十倍,时代终于要变了。无人机给摄影师带来全新的视角。而无人机摄影的技术问题也在逐渐被克服:新一代无人机防抖功能大大提高;后期人工智能技术对高画质高像素的单反机片作用不大,恰恰对相对低画质的无人机片影响显著。我近一两年来一直关注和实践人工智能技术对后期的影响,在新书《摄影范谈集》中也有所介绍。


这天路过钻石海滩,游人如织。停下拍一张吧。就再让你领会一下上帝的视角。

当然还有马。我喜爱冰岛的马,每次来都观察许久。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单纯。我们的摄影本来也应该是如此单纯的,不是吗?




《摄影范谈》目录

 《摄影范谈》专栏目录

范朝亮,英文名John Fan,旅美自然风光摄影师。作品在国际摄影界屡获殊荣, 频繁发表在国内外出版物,在多个国际展览中展出,并被多家图片社收藏。他同时又是国际顶级在线摄影艺术画廊1x.com的策展人,美国摄影学会(PSA) PID 副主席,以及世界顶尖摄影创作团队 - 四光圈创始人之一。他的全部摄影作品收集在其个人网站:

 John Fan Photography

范朝亮著作【摄影范谈集】三周改变你的摄影观。于2019年7月出版。

范朝亮著作【理性的灵动 - 大自然的摄影语言】叙述作者在摄影作品背后理性的思考和灵性的感知,于2017年元旦出版,入选2017年1月百道好书榜。第二版于2019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