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


    老那被那婶从头到脚打扮得像个新郎官一样,一身白色的HugoBoss西装,领口打着枣红色的蝴蝶领结。头发打了足够的摩丝,中分的发型根根线条流畅,白色的Clark皮鞋擦地闪闪发亮。那婶一身传统的枣红色中式旗袍连衣裙,足蹬一双同色的高跟皮鞋,头发也与服装相衬,将一头茂密的长发盘成了一个发髻,后面插上了一根带有中国节吊坠的发簪,耳朵上佩戴着同色的流苏耳环,披一条白色披肩与老那并肩携手出了门。家门口停着一辆超长的婚礼用豪华轿车,穿着燕尾服的司机见二人出来,谦恭有礼地打开轿车门,做出一个典型夸张的邀请动作,邀他二人上了车。司机师傅开着车沿着渥水河岸缓缓前行,华灯初上沿河景色秀美,车上的音响低低地放着舒伯特的小夜曲。车内蓝色暗淡的灯光照在吧台上的各种名酒,引人遐想。此时的那婶有些微醺的陶醉。俩人的手仍然握在一起,那婶把头轻轻地靠在了老那的肩膀上。


    今天是上半年的最后一天,那婶忙碌了有一阵了,做完了上半年的财务报表。根据上半年的数据显示,今年的销售额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是公司成立三十年来,业绩最好的一年。中午老板提早放了那婶回家并说,今天晚上我邀请你和你的家人共进晚餐好吗?那婶忙不迭地应着好啊,好啊。忙碌的半年经常加班,能让那婶有半天时间休整那婶高兴的不得了。她打电话给老那说:“明明我已经到家了,老板说今晚请咱俩吃饭,你下班早些回家我们一起去。”

让那婶没想到的是,老板居然雇了辆豪华轿车来接他们赴宴。那婶一直处于兴奋状态,结婚时都没坐过这样的车,人生第一次坐在这样的豪华车里,听着音乐,与老那一起欣赏着窗外的美景,那婶觉着自己是过上有品位的生活了。半小时后车停在了沿河的一个法式餐厅门口,司机下车给他们开门,说道:“很荣幸为二位服务,一会儿我再来接你们回家。”


    这是一家坐落在国家艺术中心旁边的法式餐厅,坐在餐桌上可以边吃边欣赏渥水河的夜景,耳边响着若隐若现的钢琴曲《罗密欧与朱丽叶》,桌上的玫瑰和烛光都让人心情愉悦而宁静。老板和太太都已经到了,那婶将老那推到前面,和老板夫妇寒暄了几句,分别入座。菜谱来了,那婶庆幸着事前充分准备做了功课。按网上谷歌建议这家餐厅的几样招牌菜单点了菜。刀叉勺盘等餐具每人面前摆了一大堆,有些让人眼花缭乱,服务生的服务很周到、细致,每道菜上来都会先介绍一下,只是每道菜盛在精美的餐盘中央,食物美如艺术品,数量也如珍稀艺术品般少的可怜。每道菜上来总在忙碌地换餐盘和换餐具中穿梭。一顿饭下来老那有些被餐盘餐具搞得手忙脚乱。最后一道餐具撤走了,老那松了一口气。这顿饭该是吃完了。与老板夫妇道别,俩人再次坐上了那辆长长的豪华轿车。


    一上车,老那急不可待地扯下了领结,解开了衬衣的领口。那婶看着他笑道:“哎呀,感觉今天晚上这样的经历是没有白活,似乎又重新结了一次婚似的。太浪漫了!”老那看看满脸幸福的那婶,揶揄道:“芃芃大妈,醒醒呀!您几岁了,还这么少女心呢?老板今天这钱还不如给你发了奖金呢,能给我买多少次红烧肉了呢!”


    “你个没品位的土包子!这哪里是为了吃饭啊,明明吃的是浪漫的情调嘛!咋就这么不上道呢?”那婶拿手指戳着老那的额头。


    “行了,行了亲爱的,你老公我今晚上折腾半天,累死了愣是没吃饱,回家给我做碗手擀面吃吧?”老那可怜巴巴地望着那婶。


    看看窗外灯光闪烁的河面,车内冷光照射的吧台,那婶叹了口气,这样的环境老那似乎视而不见。心里思忖着: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可能就在这儿了,男人婚后生活大多就这么实际,而女人总是喜欢生活在浪漫的梦里。不过女人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现实生活中来的。一路这么想着,车已经回到家门口了,司机照例谦恭礼貌地跟他们道着别。


    进了家那婶换下来出门的装扮,洗了手,挂上围裙,麻利地给老那做了碗手擀炸酱面。老那边吃边跟那婶说:“芃芃,我现在感觉我是最幸福的人!这才是生活的真正品位呢!”那婶看着老那拿着筷子,呼噜呼噜地吃着面条,随手递给他醋壶和剥好的两瓣刚刚从自家菜地里挖出来的大蒜。成就感油然而生。暗暗自己品味着,到底炸酱面有品位呢,还是法国大餐和豪华轿车更有品位呢?

(老那系列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其他老那系列故事请点击链接

1.  春天来啦

2.  那婶

3.  追星

4.  老那的梦

5.  关老师的梦

6.  童年往事

7.  理发

8.  小舅与龙舟

9.  小白与小黑

10.  秋雨

11.  两地书-与书为伴

12.  往日时光

13.  遛狗

14.  厨房里的春天

15.  法国大餐与炸酱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