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开 图/网络

一次独自旅行中,坐在对面的一位陌生女士敞开了心扉,跟我讲起了她的亲身经历,也许是因为感情压抑久了需要宣泄,也许是因为在陌生人面前更容易放松吧。

她说,大二的那年暑假,宿舍的姐妹们都是归心似箭地冲向家里,我却没着急回家,而是跟着同寝的二姐去了她家,一个小小的县级城市,想不到就是这次的头脑发热竟然改变了自己一生。


常听二姐提起,她有两个哥哥,都是学美术的,画画都特别棒,大哥已经毕业参加了工作,二哥在读大四。莫名之中就对这两位哥哥充满了好奇,也许艺术的本身就对身为理科女有着神奇的吸引力。


到小城时已经是黄昏时刻了,我俩站在车门口等着火车徐徐进站,突然二姐喊道,看,我哥来接咱俩了。匆忙一瞥,一个头发长长、个子高高的男生从眼前倏忽而过。


下了车,二姐给做了介绍,年轻人相处总是很容易,分秒之间就好像很熟络的样子,他提起了我的皮箱、背起了二姐的双肩包,一起有说有笑地离开了车站。


叔叔阿姨都很好客,在家住得很是愉快,尤其还有一个帅哥陪着。一天,二哥突然对我说,我给你画张像吧,一旁的阿姨听见了,笑着说,别看见谁就想给人画像,看吓着人家。闻听此言,我竟鬼使神差地说,好啊好啊,感觉这声音不是自己发出来的。

在画像的过程中,注意到他的眼神竟是如此的专注,完全没了平日里的那种笑意,两个小时的时间竟没感觉到累,就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在一个男孩子如此专注的注视下竟完全没有那种扭扭捏捏。


她说,就是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里,心态却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好像两人已是相交多年的旧友。那张画像非常成功,仿佛抓住了自己的灵魂,现在还一直珍藏着。


她说,那次画像莫名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看我的眼神里分明多了一层让人看不懂的东西。饭桌上他竟会主动给我夹菜,劝我多吃一些,一旁的二姐为此还假装生气地抱怨着,二哥从来就没给她夹过菜。


我是那种特会装傻充愣的人,于是故意大声笑着、故意说着一些废话,来冲淡这尴尬的局面。


一周后她说准备回家了,二姐及叔叔阿姨都极力挽留,而他却没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年轻人之间互生好感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开学后也就渐渐地淡忘了这件事。一天,二姐竟笑嘻嘻地说,老三,我跟你说件事情,你可不许生气。听闻此言,心中竟也猜到了些什么,脸偷偷地红了。


她说,二哥原来可是从不给我写信的,自从你去了我家后,你看看,这是一周一封信啊,每封信都让我给你带好,要不然这样吧,我跟二哥说说,往后不要这么麻烦了,直接给你写信得了。我竟然默许了!

她说,几天后他的来信就到了,偷偷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看,压制着心中的喜悦和惶恐。信中没说什么,只是说他面临毕业了,在找工作如何如何,让我平时注意身体之类的话。

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来信的频率更高了些、内容中也渐渐多了些暧昧的话语。后来,他毕业了,在家附近的一所中学担任美术教师。


她说,期间他也常常借着看妹妹的缘由,来学校看了她几次。大四的时候,他来信表白了心意,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心头乱成了一团麻。


她说,无奈之下,她跟二姐提及此事,二姐劝我说,虽然他是我的哥哥,我也劝你别太当真,毕竟毕业后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工作,异地恋是不可能的。和家人提及此事,家人也极力反对,总之,没有人赞成此事。


而他却已经闯进了心里,再难忘记。

毕业了,她去了一家国企工作,工作很是稳定却始终割舍不掉这段感情。


她在家里是老大,下面有弟弟妹妹,习惯了替父母分忧、习惯了替父母照顾弟弟妹妹,看到同学有哥哥照顾,心里总是十分羡慕,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有个哥哥,享受哥哥的温暖。也许是这个原因吧,在他的身上总会找到那种感觉。


她说,他会陪她下跳棋,可每次总是输给他,于是总会在他临时走开的时候,偷偷地搭好桥,而他总是笑笑装作不知道;他总是把她当个孩子似的的照顾,过马路的时候,总要牵着她的手;他很幽默,总会讲些笑话给她听。跟他在一起,她感到很快乐!


工作后的国庆假期,她去看他,好久不见很是高兴。假期过后回到单位,无奈总是失魂落魄。于是,在没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她辞职了,来到了他所在的那座小城。


得知她的决定,他抱着她哭了,发誓说此生要好好照顾她、爱她,一定会让她幸福!

婚后,两人过着温馨、宁静的生活,一年后可爱的女儿降生更给家庭带来了欢乐。


后来,她在一家私立学校找到了工作,她出色的英语教学水平在这个小城里渐渐地小有名气。几年后,她和同事合开了一家英语辅导学校,学校办的很是出色,正在酝酿着开连锁学校。她终日忙碌着,家里的很多事情都由他来负责,为此她感到很幸福。


他也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帮着她在学校里打点有关事宜,闲暇时间里开了一个辅导班,专门辅导高考艺术生绘画。


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家里的花销基本不用他来操心,他的经营状况也不好再问,担心伤害他的自尊心。


他还是很宠她,经常开玩笑地说,要把她当成女儿一样来养。


日子就是这样不急不缓地过着,她常常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女儿上大学后的一个寻常的晚上,他毫无征兆地说,咱俩分手吧,我外面有人了。


在那一瞬间她愣了,她不相信这是真的,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可是看着他的表情却非如此,她几乎晕了过去。

性情高傲的她,第二天一大早就拽着他去办了离婚手续,离婚很简单,他什么也没要,只带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处于亢奋状态的她马上去换了钥匙,把家里的床单、被罩统统扔到楼下,在家里四处环顾,准备扔掉有所有有他影子的东西,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他从大脑里清除。


夜晚空荡荡的屋子静的让人心慌,她静静地蜷在角落里,寻求着那一丝温暖和可怜的支撑,大脑却一直在疯狂地运转着,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突然听到有人在拿着钥匙开门的声音,居然是他!


他说他后悔了,这只是一时的冲动,请求再给他一次机会。她拒绝开门,于是他便发狂地捶门,歇斯底里般的嚎叫。


她说,这是她平生以来第一次的如此恐惧,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和寒冷,就在几天前还是每逢听到他的脚步声、开门声,甚至于可能是他回家的电梯声,她都会一跃而起去给他开门,如今却是如此令人恐怖。

她说,如果是坏人擂门自己也会恐惧,但是那时还可以打电话向他求救,如今的恐惧却来自于这个曾经最亲近的人、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人,这让人情何以堪!


他在外面继续擂门,她抱着双膝坐在角落里流泪,是那种没有声音的哭泣,只能感觉到眼泪在肆意地流淌。

后来,她给他的一个哥们打了电话把他劝走了,而当门外真的安静下来的那一刻,她竟感到空前的孤独,仿佛整个世界都抛弃了她,曾经如此亲密、并肩而行,曾经欲托付终身的男人,就这样成了陌路。


她流着泪说,一夜未睡的我清晨起来照镜子时,竟然发现昨天还满头青丝的头发一夜之间竟白了一半。从前以为伍子胥一夜白头只是个夸张的传说,如今却是深信不疑了。


她说,能真正伤害到你的,往往是你最亲近的人。


我默默地看着她,陪着她流泪。在真正痛苦的人面前,任何语言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她们此时需要的不是劝说,而只是宣泄,而我们只要倾听就好。

她说,我也知道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一定要开始新的生活,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可就是无法让自己走出这段黑暗的日子。


她说,我于是开始旅行,可是置身于人群里的我感到更加寂寞;我于是开始暴走,可再急的脚步也甩不掉往日的点滴;于是我开始练习瑜伽,可再舒缓的音乐也难以让我安静下来,反而更加心乱如麻,以至于一节课的时间都坚持不下来……

她说,有段时间我竟有些轻度的抑郁了,不断反思自己过去的行为是否妥当、后悔当初不听亲朋的劝阻,质疑犹如飞蛾扑火般的爱情、不明白两人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怀疑两人是否真的有感情基础等等,我真的崩溃了,真的无法原谅愚蠢的自己。幸好还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否则真的难以想像如何站立起来。


有人说过,世间最好的医生就是“时间”和“沉默”。


一段时间后,我安静了下来,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爱情是个很神秘的东西,在某个恰当的场合、某个合适的时间,如果两人的心灵发生了碰撞,那么爱情就到了,爱与不爱有时并不需要理由。


有些人会在婚后碰到一个喜欢的人、一个发生心灵共振的人,不过大部分人出于对家庭的责任感会让他们保持清醒,以冷静的态度去对待这份感情。


最后,这位女士平静地说,虽然婚姻背叛了我,我依然选择相信爱情。


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又让我泪目,也许这才是对待生活的正确态度吧。

衷心地祝福这位女士,希望她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