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像砖拍摄于国家博物馆

在砖上印画、施彩,最早是在战国,但真正蔚为大观,并成为一种艺术,则是在两汉。这些砖,被称为“画像砖”,它们已经不是单纯的建筑构件,对后人而言,它们“画像”的意义要大于“砖”。

辎车画像砖

东汉(公元25——220年)

1953年四川彭县出土

描绘了汉代妇女乘辎车出行的场面。画面中,辎车圆顶覆篷,篷盖可下垂帷帘,呈四面屏蔽之状。车厢为重舆,分为前、后两部分,女主人坐于后舆,御者坐在前舆中,车前驾一马,正扬蹄飞奔。车右一人持杖前驱,后一侍婢手执物跟随。辎车多为汉代妇女所乘坐,这块画像砖所示正是这样的一种情景。

宅院画像砖

东汉(公元25年——220年)

1954年四川成都扬子山出土

此画像砖上的宅院由长廊围绕,院中又用长廊分隔成左右两部分,大门在左下方,门内有两鸡相斗。一进为过厅,内院有双鹤对舞。二进为堂屋,系面阔三间的单檐悬山式建筑,堂上主客对酌。堂右有门通右后院,院内建一座高大的望楼,楼下系一猛犬,仆役执帚清扫。右前一小跨院有井、设案、灶、厨具等。此画像砖上的宅院为汉代官绅富豪住宅的缩影,望楼是宅院具有军事防御功能的表现。

东汉《宅院》画像砖中可做望楼的阙

两汉时期的高层建筑是这一时期建筑技术和艺术发展成果的代表,通常认为主要有阙和楼阁两种类型。阙这种建筑类型至迟在东周已经出现。《诗经·郑风·子衿》曰:“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除了城阙,由周至汉还有宫阙、墓阙、祠庙阙等,它们分别置于宫城、外城、陵墓和宗庙的入口处,标志这些建筑的重要性、礼制性。阙通常成对设置在入口两旁,中间留出道路,汉代刘熙《释名·释宫室》曰:“阙,阙(通缺)也。在门两旁,中央阙然为道也”,正是阙形制的简要说明。

盐场画像砖

东汉(公元25年——220年)

1954年四川成都扬子山出土

此画像砖形象的再现了东汉时蜀地的自然生态和井盐生产的繁忙景象。当时盐场都坐落在山峦重叠、树木丛生、野兽出没的山峪里,盐井都较深,井上有高大的井架,并采用了比较先进省力的定滑轮装置,采盐和熬盐、卤盐的地方相距不远,通过竹枧将两个地方结合起来,使取卤和煮盐的两道工序紧密相连。

东汉《盐场》画像砖拓本

“画像”一词源自宋代兴起的金石学,赵明诚在《金石录》中就有用过。清代中期,在书画家、金石家张芑堂所撰《金石契》中明确提出了“画像砖”这一专有名词,并在书中描摹了两幅画像砖图像。画像砖的流行和鉴赏并非依靠砖本身,而是依靠拓片。拓片也可以看成一种平面上的画,因此称之为“画像”也并非毫无道理。

弋射收获图画像砖

东汉(公元25年——220年)

1954年四川成都扬子山出土

东汉《弋射收获图》画像砖拓本

此画像砖描绘秋收季节的田野。上半部是渔猎,下半部是收获。上面的猎人正搭弓引箭,即将射向塘中飞鸟,蓄势待发的气氛颇为紧张。而下面收割稻谷的农人,三三两两,错落有致,洋溢着劳动的热情。三个割穗人、两个割草人与一个挑担人因为错落的排布,形成了一种起伏有致的节奏感,宛如波浪一般层层推进。而这种喷薄欲出的动感与力量,正是汉代艺术风格的真实写照。

汉代人收获,与今人不同,是先割稻穗,然后芟草。图中前方二人正双手挥动大镰在割草;中间三人手持一种叫铚的小镰割稻穗;后一人肩扛手提,借送饭之机而将选好留种的稻穗带回去。

弋射也称“缴射”。“缴”是一种叫“缕”的线,“缴射”,就是将系缕的箭射出去,然后再将箭及射中的东西收回。图中两个坐在池边的射手正张弓欲射飞起的凫雁,箭上系缴。在他们身边还放了回收缕的器具“角发”(为一个字“角+发”,因字库中无此字)。水池中有荷花、莲蓬,水中有游动的凫雁和大鱼,天空群鸟惊飞,各奔东西。在汉代,射猎并不一定都是为了谋生,也是上层社会一种主要的娱乐活动。此砖图像因其写实性强,为今天了解汉代社会的一些侧面提供了直接的、形象的材料。如“角发”,古书上记载是一种收缴器,只知用角做成,而缺乏详尽的记述。从图上可以看到,“角发”是一块板状物,上面安了几个角质的收线转轴。板的上方有一个弧形提梁,板下有几个脚,便于安置在地。图中也清楚地表明了由弓、箭、缴、角发等组成的缴射法。而割草、收获的方式和过程也刻画得十分真切。

市楼画像砖

东汉(公元25年——220年)

四川广汉出土四川省广汉县出土

砖面形象刻画了当时城内“市”井商肆布局的一角和商贾交易情况。画面左侧有门垣,隶书题记为“东市门”,右侧为“市偻(楼)”,楼上挂一悬鼓。一人在门垣内侧灶前操作,且回首与人呼应;市楼内对坐两人,似为宾主交谈;门和楼之间为市井,有六人两两交易。根据画面可以看到商人交易活动是在一定的范围“市”内进行,楼为“市”井中最高建筑,击悬鼓以示开闭市门。画面紧凑,笔法简练而传神,人物意境古朴而生动。

这时的市肆必须设在城内的固定区域,有垣墙环绕,与居民区(里)隔开,整个市设一市门,定时出入。汉代各地的市都由政府派官吏管理,管理市肆的官吏名叫“市令”、“长”或“市丞”,其官署称为“市楼”。在每日开闭市内活动时,于市楼上升降旌旗,故亦称“旗亭”。市楼是市中最高大显著的建筑,在上面可以观察并监视市内各隧的活动。市楼上又悬鼓,击之以开闭市门。

舂米画像砖

东汉(公元25——220年)

1955年四川省彭山县出土

汉代加工谷物有了新的发展,除了先秦已有的杵臼以外,先后出现了脚踏碓(“践碓”)、畜力碓和水力碓,劳动强度逐渐减轻,而舂米效率却大大提高。脚踏碓在汉代应用已很普遍。西汉末年的哲学家桓谭说脚踏碓的效率十倍于手工的杵舂。这块画像砖完整而精细地刻画出脚踏碓的结构和操作景象。

酿酒画像砖

东汉(公元25年——220年)

1955年四川彭县出土


东汉《酿酒画像砖》拓片

此画像砖描绘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酿酒图——画面上端浮雕了歇山式屋顶,屋檐挂着两壶,可能是盛装酒曲的容器。屋内有长形酒垆,颇似现代商店里的柜台。垆下放置3个酒瓮,如果有客上门,店家便从瓮中酤酒递给垆外的客人。垆的内侧,有一口用于酿酒的大釜,只见一人立于釜前,衣袖高挽,左手靠于釜边,右手在釜内操作,仿若正在和曲搅拌;旁边,有挽髻女子似在帮忙。

这个“前店后坊”、原料可见的酒肆,自然生意兴隆。只见画像砖的左侧,有身着短衣裤的男子双手推着载有方形容器的独轮车离去;有人肩挑酒瓮,似刚刚买酒离开;垆前还站立一妇人,仿佛刚刚走到酒肆准备打酒回家……

观伎画像砖

东汉 (公元25年——公元220年)

1954年四川省成都市扬子山出土

东汉《观伎画像砖》拓本

此砖的左上方绘一男一女席地而坐,其中男者头上戴冠,身着宽袖长袍,女者头梳双髻,吹奏排箫。右上方有二男伎,一伎右手持剑,剑尖上跳弄一丸,左肘正掷弄一瓶;另一伎则上身袒露,双手舞弄七丸。左下方有二乐人席地而坐,正捧着排箫吹奏。右下方为二伎在表演巾舞,一女伎头梳双髻,双手挥动两条长巾起舞;一乐伎右手执槌为之击鼓伴奏。

此砖构图严谨,准确地刻画出伎人表演跳丸、舞剑及弄瓶的技巧,形象生动逼真。尤其是手持长巾的女伎,回首翘袖挥巾,婀娜多姿;与其呼应的乐伎,那持槌欲击的诙谐神态富于夸张。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片热烈的场面。

汉代的乐舞百戏表演多是在筵宴的场面上,一边是正襟跽坐的主人、宾客,一边是伎人精彩的表演。观伎画像砖就生动地描述了汉代这种宴宾陈伎的习俗,一男一女席地而坐,在鼓、排箫的伴奏声中,欣赏着伎人跳丸、跳瓶、巾舞的表演,生活气息浓郁,艺术形象生动,为研究汉代的乐舞百戏艺术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平索戏车车骑出行画像砖

汉(公元前202年——公元220年)

1984年河南新野征集

此砖画像分为两部分,右半为车骑出行图,左半是平索戏车场面。平索戏车是汉代流行的一种杂技。“车橦”是汉代杂技中的大型节目,难度最大。画像砖的“车橦’场面中,有两辆车上各树一橦,前车的橦上坐一人。手中拉一索,后车上正有一人爬上橦,两车之间的平索上有一人倒立。车、橦、索三者互相牵连,表演者在两辆车子的奔跑晃动和绳索的摇曳起伏中作高难度的动作,惊险动人。

《平索戏车车骑出行画像砖》(左边局部)

《平索戏车车骑出行画像砖》(中间局部)

《平索戏车车骑出行画像砖》(右边局部)

针灸画像石

东汉(公元25——220年)

山东省微山县两城出土

石刻画像共分3层,中层是针灸图。图左面有一个人面鸟身的神医,手执医针,正为病人作针刺治疗。把医者作成鸟像,正是为了象征战国名医扁鹊。

东汉《针灸画像砖》局部

👇👇👇👇👇👇👇👇👇👇👇👇👇👇👇

以下均为国家博物馆藏,1958年河南邓县学庄出土的南朝(公元420——589年)画像砖

其墓于1957年兴修水利时被发现,1958年由河南考古工作队发掘。因出土的墓砖侧面有墨书文字“家在吴郡”等语,故鉴定为南朝刘宋墓。整墓全部用长方形、矩形、方形、楔形、子母形砖砌成,花纹砖有莲花纹、忍冬纹、菊花纹、女相身荷花纹等12种。每块砖平整、光滑、坚硬、灰清,且分不同形状砌筑在券顶、墙壁和地面上。甬道、墓室一砖一图镶砌的34种模印画像砖,填涂红、黄、绿、蓝、棕、紫、黑7彩,色泽如新。每块画像砖都包含一个故事内容,每块模印彩色画像砖都是预先设计,精工制作,砌缝紧密;画面构图紧凑,人物造型颀身丰腰,面相圆润,姿态生动,具有南朝人物画“秀骨清象”的特征;凸出画面的线条流畅奔放,是极富有装饰性的艺术珍品。

南朝是中华文明的一个重要时期,其思想、文学、艺术等地位特殊,是汉向唐的重要过度期,上承汉的神仙道教思想,表现有神人世界,艺术特质飘逸、飞扬、灵动、神秘;下启唐的写实,逐渐融入中亚与西亚风格,艺术特点大气、写实、细腻、饱满,张扬,总体艺术性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尤其是这种变化,我们可以从汉、南朝、唐朝的艺术品的品鉴上得以体会、验证。

“千秋万岁”彩色画像砖

这块砖体边框为凸线,外沿饰莲花、忍冬纹样图案。画像左为“人头鸟身”图像,中饰忍冬花叶纹,右为“兽头鸟身”图像。方寸天地间,线刻蕴灵动。一对翩翩起舞的鸟神,相向而对,展翅扬尾,两翼合仰;翅尾冲破边框花纹饰带,衬托鸟神威仪;且彩绘绚丽,姿态灵动,栩栩如生。人头鸟为女相人面,头饰帽缨高耸,面圆目秀,衣领开胸,鸟身前倾,跂立坚挺,尾下羽毛风动,尾左角榜铭“千秋”二字。兽头鸟则耳耸目睁,引颈昂首啼鸣,尖翅两翼,翅尾舒展上扬,其躯体、身姿与人头鸟相似,尾右角榜题“万岁”二字。

贵妇出游画像砖

画中四名女性服装相同,上身穿裲裆衫,下穿长裙,足登高履,不同的是前二人头梳上冲的双环髻,后二人头梳双丫髻,四人中一人持扇,一人挟坐垫。

裲裆衫是由裲裆甲演变而来,没有衣袖,只有两片衣襟,其一当胸,其一当背,唐宋时期称其为半袖,今天俗称为背心。

裲裆衫既可以保持身体温暖,又可以使手臂活动自如。起初裲裆衫仅穿在里面,晋时人们将其穿在交领衣衫之外。

图中四名女性的衣袖很长,双手只能放在胸前腰间位置,保持礼仪的姿态,是汉化的服装。

武士画像砖

  画面为4个疾步前行的武士。其中两位手执长盾,肩扛环首刀,还有两位腰挎矢箙,肩扛长弓,均不戴冠,以帛结髻,穿袴褶,并于膝下束袴。《宋书.礼志》云:"袴褶之制,未详所起,近代车马驾亲戎中外戒严之服志"。可见南朝军队之戎装,也是当时平民之常服,与当时士大夫之褒衣博带、高冠大履的装束形成鲜明对比。

战马画像砖

此砖原位于墓室东壁第一柱。画面为两匹前行的战马,前一匹马体黑色,披白色甲,马背上喇叭状物着粉色;后一匹红马备鞍辔障泥,马鬃在头部两耳间结着花饰。其旁各有一马夫持缰随行。画面中人物重心后移,显得高雅从容,似乎多了一些神仙的品格。此砖的上方有墨书铭文3行,虽已模糊不清,但仍能认出"部曲在路日久 家在吴郡"等语。吴郡是指江苏苏州地区,这也为此墓的断代提供了重要依据。

🐎🐎🐎🐎🐎🐎🐎🐎🐎🐎🐎🐎🐎🐎🐎

国家博物馆《丝路孔道——甘肃文物菁华展》中拍摄

彩绘畜牧壁画砖

魏晋(公元220——420年)

甘肃省嘉峪关市魏晋5号墓出土

耕地图壁画砖

魏晋

高台县博物馆藏

彩绘天马图壁画砖

西晋

敦煌市博物馆藏

彩绘耕织壁画砖

魏晋(公元220——420年)

甘肃省嘉峪关市魏晋1号墓出土

彩绘车马出行图壁画砖

魏晋(公元220——420年)

甘肃省骆驼成苦水口魏晋壁画墓群1号墓出土

“坞”字图画像砖

三国.魏甘露二年(公元257年)

1972年嘉峪关市新城1号墓出土

彩绘切肉图壁画砖

魏晋(公元220——420年)

甘肃省骆驼成苦水口魏晋壁画墓群1号墓出土

彩绘宴饮图画像砖

三国.魏甘露二年(公元257年)

1972年嘉峪关市新城1号墓出土

彩绘西王母图壁画砖

魏晋(公元220——420年)

高台县骆驼城魏晋壁画墓群出土

彩绘伏羲、女娲图壁画砖(2件)

魏晋(公元220——420年)

高台县骆驼城魏晋壁画墓群出土

这些“画”表现在砖上,大多数是一些浅浮雕、阴刻线条和凸刻线条,有的还有红、绿、白等色彩,它们用于一般的建筑或墓室装饰,是古代人们真实生活与美好愿景的真实记录。

这些砖上,有的描绘的是人们的日常劳动与生活,宴飨、乐舞、狩猎、市集等等,有的描绘的则是骏马、龙、虎、鹿、飞禽等动物与神兽,从地上的农耕渔猎,到天上的天马行空,从现实生活,到历史故事,无所不包,宛如一部古代“百科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