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中国索道之乡阅读更多内容

世界上最高的军用索道

  卓拉,藏语意为“怪石垒成的山峰”。这里是全军封山时间最长的驻防点之一,从头年10月到来年5月,近7个月冰封雪锁。由于它与世隔绝,哨兵们的戍边故事鲜为人知。4月18日至22日,记者一行人踏上“天上的哨所”,百折不挠终“摘星”。随着脚及天路、触摸兵心,卓拉哨所的神秘面纱被慢慢揭开。

4月下旬的西藏边防依然大雪封山,通往卓拉哨所的道路被积雪封堵,记者的上哨之路充满着艰难险阻。因为,内地的热风没能越过绵延冰川,卓拉哨所仍在封山。此前,相关单位建议推迟采访时间,静待开山,理由是硬闯危险。记者却认为封山期进点更能感知戍边艰辛,毅然下连——上哨。“下连”与“上哨”通常一语衔接,记者刻意隔开,只因中间连着千难万险。4月18日,从拉萨奔赴边关,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就制造“事端”:车辆在暗冰路段失控,如脱缰野马冲下悬崖,我们果断跳车,逃过一劫。4月19日,来到海拔3960米的边防连队,陪同人员声称已经“完成任务”,建议别再向前。面对一线官兵的连环式劝阻,年近花甲的记者撂下一句“有中国军人的地方,就要有中国军事记者的足迹”,转身已是山高水长。“粗粗的胳膊长长的腿,跨过千山和万水……”跟在后面的年轻记者“高歌猛进”,可随行的“90后”指导员陈龙却说,即使仅作短程体验,也要寡言少语,节省体力。沉默跋涉不久,一座“天桥”映入记者镜头。正在边防蹲点,借此了解情况的团长李广华,乐呵呵地与运输班战士分发蔬菜肉食,准备给卓拉空运给养。“什么,你们想‘硬闯’哨所?”得知记者的真正意图后,镜头里画风突变,向来沉稳的李团长急得青筋暴起。“万万不可!”记者刚抛出坐索道上哨的新想法,就被他否决。理由是若非十万火急之事,千万不能冒险。

沉默跋涉不久,一座“天桥”映入记者镜头,让记者萌生出坐索道上哨的新想法,然而很快就被团领导否决了,因为太危险,这条索道只运货不载人。团长之忧,折射上哨之难。你看,一条冰河把山体劈成两段,唯有索道连接天堑。索道于2018年初建成投入使用,在4000米至4600米的山巅形成长达2.8公里的空中运输线。由于沿途风大雪狂,所运物品在空中摇摇晃晃,基于安全考虑,这条索道只运货不载人。记者提出签生死状,再度请求走空中捷径,仍被李团长严词拒绝。就连尾随身后的忠犬大白也嘶声叫唤,仿佛在提示记者谨言慎行。大白有过痛苦体验,所以才“拉袖子”。大白一家接力戍边。去年初,它乘坐索道去卓拉,那次空中体验,让它吐得一干二净,到点后已经晕迷……返程时,大白不敢多看索道一眼,说啥都要走路下山。记者不再执拗,在新的上哨方案出台前,就近采访运输班。该班下士副班长王文辉介绍说,索道建成前的半个世纪里,卓拉与外界联系较少,封山期里更是与世隔绝,那些发生在上哨与下山途中的故事撕心裂肺:有一年,战士李金家中发来急报,可哨所的电话线被寒风刮断,团里只得挑选勇士上哨报信;军校招生考试在即,冰雪挡住了卓拉哨兵的应考脚步,连里果断派出小分队全程护送……历史钩沉,沧桑巨变。随着索道的贯通,每周不仅有新鲜蔬菜运到卓拉,还有报刊杂志、家信情书、快递包裹等一同抵达。这段世界上最高的军用索道,开启了强军固边新时代:卓拉冬囤,从存米面油向储战斗力转变,战备用氧瓶子、边防所用物资等进入哨所库房;时令蔬菜和鲜肉随缺随补,困扰哨兵的头发脱落、指甲凹陷等维生素缺乏症明显减轻;监控设备出现故障,上级可以及时空运配件,小修中修不出哨……既然索道是生命通道,记者决不会给团里添乱。大家一合计,决定借助机械开路,强行开山进点。

虽然走空中捷径的做法行不通,但采访组对索道运输却饶有兴趣。这是一段世界海拔最高的军用索道。索道的那头,就是让人牵挂,仍处于封山期的卓拉哨所。运输索道的开通,结束了近半个世纪运输物资靠“人背马驮”的历史。

每周一次的补给开始了,西藏军区边防某团团长李广华和大家一起分菜装筐,检查设备。军犬二哈是海拔3960米的多仁边防连的编外“战友”,它已伴随戍边官兵巡逻百余次,是该连官兵们的好伙伴。

目前军犬二哈患有严重的雪盲和高原疾病,但仍伴随官兵给哨所送物资。

上士雷文龙和中士李平合力固定滑轮,做好空运准备。

物品入筐,这些补给很快就要穿云破雾“飞”上卓拉哨所了。随着机器轰鸣声传出,李平成为全场焦点。只见他熟练操作卷扬机,数个菜筐就“腾云驾雾”向天边哨所卓拉奔去。

索道输送的物资进入“轨道”。

久违的太阳爬上山头,给索道运输增加一丝暧意,官兵们跨立山巅,目送菜筐驶向天边哨所卓拉,心中倍感满足。

说来也巧,记者一行到达离卓拉哨所最近的平台时,通过索道运送的物资也从天而至,等候在此的哨兵们满载而归。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柳军 马三成 等

查看原文 原文转载自new.qq.com,著作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