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好几桩新闻,报道母亲产后抑郁带小孩一起自杀的。
也有孩子患病,狠心把小孩留在医院,不予救治的。
我偶尔会看评论,有的人会“很有爱心”地说:现代人心灵太脆弱了,要死自己死啊,孩子多留恋生命啊,为何要把孩子带走?
又或有人说,没责任感就别把孩子生下来,让孩子自生自灭,多狠心的父母啊。
我想说的是,自杀不一定因为脆弱,自杀者带走孩子,一定会有自己的原因。没有人愿意抛弃亲生的儿女,除非遇到了实在不得已的困境。
而作为看客的我们,实在无权去谴责,自己没经历过的困境。
困境,很恐怖,是一种走投无路,百般无奈的恐怖。
好像我最近看的一部电影——何以为家。
电影的开头是法庭审讯现场,一个甚至不知道自己出生日期的孩子,控告他的父母,认为父母既然没有能力好好地抚养他,就无权把他带到世界上来。
很可怕的诘问,来自一个孩子:我并不想出生,并不想在这个世界生存,凭什么强迫我生存?
你要努力,总有出路,不要怕困难!
困难总会过去,你看看那些患绝症的人,别人这么努力都是想生存!
你要坚强点,别那么脆弱,要看到希望!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你放弃生命就没有改变命运的希望了。
这些话,很有道理,讲这些话的人,都很有理智,生活平稳顺心的时候,谁都可以很有理智。
张爱玲说:生活如一袭华美的袍子,里面长满了虱子。
其实绝大部分的生活并没有华美的袍子,甚至连件遮羞布也谈不上,电影“何以为家”源自战乱不断的黎巴嫩、叙利亚,那里的人苦苦挣扎,。
与大家想象的不一样,他没有描述战火里的纷乱,枪炮下的血肉横飞。只是人间事,只是天伦情。吃饭,睡觉,谋生,点滴的艰难,也是绝望见血,残酷入骨。
作为贫困家庭的长子赞恩,他努力地兼顾读书和养家,还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
他不知道自己实际年龄多大,连父母都搞不清。牙医说,看上去六岁的身高,却有十二岁以上的牙齿。
赞恩因为妹妹与父母诀绝,常说寒门出贵子,我更认同“穷山恶水出刁民”。艰难的环境最容易让人丧失本性。善良、同情、温柔之类的特质,需要茶余饭饱的根基。
在困苦中还能懂得善良和同情,还会温柔地对待他人,这才是真正的高贵。
赞恩,就是这样一个高贵的孩子。
他白天上学,下午去打工搬煤气,饿极了只能去超市偷一点小零食。她的妹妹少不更事,月事来了由他照顾,他突然意识到妹妹可能因此被父母卖掉,企图带妹妹逃跑。逃跑失败,最终妹妹被卖给了当地的恶棍。
赞恩愤而出走,遇上一对来自非洲的母子,母亲在这个国家没正式身份,未婚生子,孩子刚会走路。带着孩子没法打工,她只能让赞恩帮忙带孩子,自己打工。
打工许久的钱甚至没法办到一张与本人更相像一些的假身份证。
柔弱无助的母亲这头流着泪打电话向自己的母亲报平安,那头擦干眼泪浓妆艳抹到市场去出卖身体。
很不幸,竟被抓去了。这头是无法挣脱的牢笼,那头是不没断奶的儿子。母亲的心如刀绞与无可奈何。她一边哭着挤掉母乳,一边小声说“宝贝你肚子一定饿了吧,原谅妈妈!”
可怜的赞恩守着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等了一天一夜,等不到孩子母亲回来。他开始想办法给孩子食物,他用奶粉制成奶冰,偷邻居家奶粉,再上街乞求好心的店家给点食物。
走南闯北,始终紧紧地保护着这个和他没半点血缘关系的孩子。第一次黑市老板让他把小孩卖掉,他拒绝。
他试图像一个大人一样养活小孩,卖破烂,卖违禁药品,走街串巷销售违禁饮料。总算存在一点钱起码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无情的邻居举报了他,他存下的钱被房东偷走,两个人连落脚点的失去了。
在某个时间点,赞恩绝望至极,他偷了一袋薯片,给小宝宝吃,然后想偷偷地溜了去,小宝宝一次又一次地扯着他,跟着他。没办法,他拿绳子把小宝宝绑起来,再试图离去,远远地看着小宝宝不断地挣扎,想蹭掉绳子跟过来,最终不忍,把宝宝重新又带回身边。
无奈,他也只是个小孩,连自己都无法养活,最后还是把孩子交给了黑市老板。
赞恩被捕,因为他用刀捅了妹妹的丈夫,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不停地家暴十二岁不到的女孩,致孕致死。
在法庭上,他起诉父母,父母则捶足顿胸,父亲说早知道生活这样艰难,我就不会结婚,生孩子。我卖孩子,不还是为了养孩子吗?
母亲则指着女律师说,你无权指责我生小孩却不管小孩,你不是我,你不知道十几岁结婚,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生许多孩子,养育许多孩子是一种什么滋味。
生活中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即便歇尽全力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就像苦苦坚持了许久的赞恩,也只能将小宝宝交给黑市老板。
每人都有自己的难处,谁又真正有资格站在道德或仁义的角度去谴责别人。
不如尽力地去拯救吧。
灾难是瞬间灭顶的,拯救是缓慢煎熬的,然而,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被起诉的父母慢慢觉悟到自己的错误,去监狱探访赞恩的母亲,罕有地表现出慈爱。
被黑市老板拐卖的宝宝,被军方解救,最终与母亲团聚。
有人说,结尾太光明了,一点都不符合现实。
记得大学时现当代文学老师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现实是很残酷的,所以作者才需要赋予作品一个光明的结尾。因为活着的人都需要希望才能继续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