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中闲时,与自己聊聊天……


因为我感悟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全新和愉悦的!所以我在忙中闲时,最喜欢与自己聊聊天。


我聊天的欢乐园,该是文学园地莫属。基于散文是一种抒发我内心的真情实感、写作方式灵活的记叙类文学体裁,所以我爱之有加。写作散文,不仅满足了我自己的内心,还丰富了他人的视野。


我惊喜的发现,文字就像一双灵动的手,于不经意间就拨动了人的心弦。让人感动,又叫人感慨,感动与感慨交织着,在心里产生经久不息的共鸣。


在文字的草原上策马狂奔,纵横驰骋,直抒胸臆,也是一种心性的修行过程。闲暇的日子里,竟裹得我浸淫其中,用文字、照片印记情绪和幻想,同时给人予美好的想象。


那还是20世纪90年代。我在报刊偶遇散文,犹如遇见心仪情人,不由得怦然心动。散文,于我而言,宛如初长成的少女,丰姿绰约,仪态万千,一切的一切,充满诗情画意,让人遐想。我爱怜地扑近去,眼前一亮,散文是可人儿,有纤影儿的巧妙,有梦幻儿的甜美。


散文,俨然是我相识、相知、相惜、相恋、相爱的人!


也许,在文学、文字这个栖息园的开耕生活,没有太多太多的念想。初始觉得不过是纯粹的自娱自乐一下,便将手机的随手拍,和感触最深刻的思考融合在一起写意,信手涂鸦,印记散步之吻的画面而已。


我以为生命的意义在于不再虚妄过去,乐活当下。漫步文园的神圣殿堂,潜移默化,便滋生了静以修身,字以养德的心理暗示。聆听内心深处的声音,告诉自己,当活出自在人生。神游文字福地,不知不觉沉醉于乐享生活一天天,懂得了且歌且吟,开启了写照阅人阅事中的喜闻乐见和喜大普奔的旅程。


余生,期许让快乐生殖,繁育,抵达一种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的意境。于是,便心存了一个闲梦,其它随了春秋。


满川风雨看潮生,成为了我每天的日常。


与时光对坐,与岁月倾谈,与温暖言欢。红尘嚣嚣,于烟火镣铐的日子,我始终坚持追崇着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无争的悠然自在的生活,对一切纷至沓来的搅乱,坚守着微波不兴的姿态。


长期以来,我都在繁杂喧嚣的环境中成长、工作和生活,着实有些许的劳碌奔波之累。17年的初夏,卸去了工作的负累,有幸,忙中更多了闲暇时间。


我喜欢“忙”得有文趣,“闲”得颇高雅。


我告诉自己,既然喜欢并痴迷散文,那就尽情畅游散文领域,采集散文的珍珠宝石,去领略散文无穷无尽的奧妙。


闲时,徜徉在文字辽阔的草原上,开始了闲耕、闲读、闲写、闲聊相结合的日子,算得上是最简单的快乐了。在写意散文作品的日子里,也是笔耕不辍,在这里,我尽可以信笔由疆,随笔写意的散步之文,自成一个自己的饕餮盛宴。所谓盛宴,窃以为,不仅可以管窥山迥峰回,苍苍水阔,月淡风清。也可以放飞心情,牧歌田野,卸下疲惫。还可以提笔生暖,酿造淡看云卷云舒的心灵鸡汤。


余生,孜孜不倦,也乐此不疲于文学写作。期许让每个字好像是那一串串音符在琴键上跳动,充满着无穷的生命力。


笑语流年,在醉美的夕月晨光之际,握字为暖。


栖息在文学的家园,或许迟钝、苦涩、浮躁,但亦妙品温润、素简、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