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的田野和村舍

各有禀赋

如同我在人间

大地上摇晃的行走

我背负着的浮萍

自打零星散聚

就有一种纯粹的绿意

而粘附衣袖上的云图案

等到七月

我与雨水相拥时

就愈发纯白

我最喜欢黄昏时分

每每走过扛着锄具的人

并不驻足片刻时

匆忙的脚步

他们衬得我的涟漪

有种出神的莫名愉快

丰富了我们内心的安宁







不是因为无处可去

也不是因为大山的失约

而是因为我不再欢喜

四平八稳地日子

既然选择了奔跑的宿命

我会踉踉跄跄地

远离人群

愿我孤独的本性

还保存着

一丁点尘世的孩子气

哪一条河流

不是绝处逢生

而你也不是

隔岸观火的人

会把一节节宁静时光

翻译成气喘吁吁的断章

让我们的人生

不再酩酊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