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我和几位朋友再游山西陵川棋子山。上次来的匆忙,山风袭人,有走马观花之嫌。通过考查,原来棋子山历史久远,与我国先秦时期一名人——箕子有关。
棋子山,又名棋子岭、谋棋岭,位于山西省陵川县六泉乡西南。相传为殷商贵族箕子封地。箕子和微子、比干被称作“殷商三贤”。箕子,名胥余,因谏纣王之奢被囚,商灭后,箕子不愿伺周,曾披发佯狂避居于此,摆布石子,推演天文。箕子居住在棋子山间,观天象、授时制、卜凶吉,遂演绎成风行一时的围棋。
关于围棋的发明还有一美丽的传说。据说箕子与一仙人用当地黑白两种石子在一山间岩洞摆阵对弈,一时争执掀翻棋盘,棋子洒落遍地。此山故名谋棋山,在岩洞的墙壁上,隐约可见有围棋的水纹痕。现在棋子山上布满了黑白分明的小石子,圆滑光洁,像围棋子。
  周朝建立后,周武王曾向箕子访道于此,在山石上留有有巨人的脚印。不过这巨人的脚印没曾看见,倒是看到不少镶嵌于山体的石子。

棋子山上的围棋棋盘——像天枰,摆有黑白两种石子。

传说中的箕子洞。

棋子山的自然生态完好,气候凉爽,空气清新。历史上酷暑季节最高气温没有超过29℃,夏季正常气温保持在22℃~24℃之间,确属太行山之巅的清凉世界。
真是名副其实,没有想到在家35度的高温,到这竟然才26度,足足10度的温差!弄的我们措手不及,防晒衣都穿上了还凉的很,以至于竟一时忘了还是夏天。小孩子都冷得哄不住了。虽然如此,我们游兴不减,一路欢歌笑语,遇到美景还不忘摆pose,御风弄影一番。

万亩松鹤伫立,成为陵川县棋子山国家级森林公园的标志。吃水不忘挖井人,今天当我们穿行在棋子山坡的松林之间,呼吸着天然氧吧的新鲜空气,心底里无限感激当年的陵川县委书记邢德勇。
  1959年,邢书记调到陵川县,此县山区占总面积的百分之四十三,土石丘陵区占总面积的百分之四十七强,而平川区仅占总面积百分之九。全县几乎被山‘统治’着。石厚土薄,种粮食没有一点优势,种树也基本不活,山是光秃秃的,冬天冻得要命,老百姓穷的叮当响。邢书记硬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凭着一腔热血,怀揣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壮志,亲自上山越岭,和技术员研究探讨松籽出苗培育,发动广大党员干部、民兵、老百姓,顶严寒冒酷暑,不断总结经验,科学栽培,终于让几千年来祖辈们绿化不了的穷山披上绿色的戎装,创造了不可多得的神话,得到省政府和党中央的称赞和认可,给子孙后代带来了福祉,这背后邢书记该付出多少心血啊!著名作家赵树理,看到邢德勇书记用鱼鳞坑方法成功创造了在阳坡种松的先例,不禁赋诗两首:
(一)
辛勤经营已数秋,
英雄日日展宏筹。
不矜鳞甲披丛岭,
愿促松阴复石头。
(二)
栉风沐雨种油松,
日计无多岁计丰。
莫道眼前犹似昨,
重游过客识英雄。

棋子山健康步道

棋子山还是古淇水、丹水的主要源头地,淇水发源于棋子山的东北麓,经赤叶河、香磨河流入河南境内称淇河。《诗经》“淇奥”篇描写的就是这条河域的山水风情。
下图是河南鹤壁淇河一段。

今河南鹤壁淇河一段。

由于来时半路上下起了雨,山区下雨行走危险,我们只能停车避雨,雨停后我们继续前行。空山新雨后,树更绿了,草更青了,挂在枝头叶片上的雨珠晶莹剔透,摇摇欲滴。多久没下雨了,真乃久旱逢甘霖啊!可惜,下得时间不长。

碧草青青勿忘吾心。

多想定格这样的美景!

且行且停且看。出门游玩没有终极目标,快乐应该在路上。

吃瓜😊群众不止我一个。

沿途风景

由于雨后上山,云海成为今天独特的风景。

云雾缭绕,如处仙境。

小小观景台,大家集体留影。

冷!攥紧拳头,笑脸相迎!

我们中的大个子,欲与松树试比高。

那是谁?欲与天公试比高!

蹦不高有秘诀,蹦时举起手来。找好角度抓拍!!!

好景不常在呀!清风徐来,云雾渐渐散去。

棋子山有着悠久的历史背景,蕴蓄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女娲补天、神农播种、禹凿石门、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古之典籍皆把这些美丽传说的实地指向了晋城大地。

车停在棋子山一处宾馆。我们拾级而上,朝山顶箕子像方向走去。

大家一路好不热闹,不知前面谁开了个唱歌的头,后面你一句我一句地接,愉快的歌声回荡在松林中。

朋友家小女孩三岁整,一路欢呼雀跃,给我们增加了童趣。

陵川棋子山防火护林的广告也做的那么温馨。

脚下松软的松针,仿佛天然的地毯,踩下去很是舒服。

我们终于到了箕子像下了。
  仰望箕子,他手拿棋子,俯视天下,似乎凝神思虑,也或胸有成竹、稳操胜券,神态自若,有运筹帷幄、指点江山、舍我其谁之势。这就是大智慧人的气场!

松涛、云海、翠绿、幽雅、文化云集,再见了棋子山!
  明天我还会想起昨天记下的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