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向着老宅青砖壁再走几步

我仿佛穿梭

在一棵树下

观赏眼前的迷景

我在那棵树下歌唱

诵读经典的宽度


昨晚她说

在千里之外的那个人

穿越到那棵树的对面

我没能看清她的脸

借着微弱的光

见到纯白光莹的手臂

手颈上戴着

我送给她的小圈圈


昨晚的酒就如会长的发型

自然竖立

让我们渐渐登上了高峰

俯视那棵树

在深静星空里飘零

引来莹火虫成群的追赶


昨晚我一遍又一遍地默念

没醉也不能醉

但仿佛

许多美景

许多兄弟

许多茶树

许多朋友

夸夸自己特点

赞赞兄弟的优秀

舞动青春

来寻找原本的属于自己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