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世闻名的西蒙小镇,是人类在非洲大陆上最南端的聚落,也是300年前,荷兰“先民”(布尔人)首先登陆南非的地方。小镇安静漂亮,荷兰建筑风格的别墅小屋,顺着海湾山势一字排开。每一座房子都会有一个历史来历。

  西蒙小镇依山傍海,蔚蓝的大海,绿色的植被,鲜花簇簇,色彩鲜亮的屋面外墙,干净的小镇街道,真的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我们在面海的咖吧里喝了西式下午茶,享受惬意的午后时光,略微扫了扫旅途的疲惫和尘埃,也算是体验了一把南非的慢生活。

  咖吧的前面就是海湾,风景绝对漂亮!

  西蒙小镇是南非的海军军事基地所在地。海湾里,军舰与游艇和平共处,算是奇观吧。 好在南非地处大陆的尽头,与世无争。

  夕阳下的西蒙小镇,荷兰建筑风格的彩色房子在山上鳞次栉比,但整齐不显杂乱。

  2019年6月10日,开普敦游览第三天,酒庄的美酒在等着我们。今天我们参观开普敦的葡萄酒庄,欣赏美丽的田园风光,领略西方的酒文化。

离开开普敦,驱车2小时我们来到法国小镇。法国小镇距离开普敦市区75公里,是西开普省唯一的一座由法裔建立的古老小镇,坐落在非常静谧的山谷中。

  法国小镇建于1687年,1688年176名来自法国的胡格诺教徒远渡重洋,来到南非逃避宗教迫害,教徒们带来了葡萄种子、纯熟的酿酒技术及法式建筑风格……渐渐地给这个古老的非洲小镇涂上了浓郁的法兰西色彩,也使这座风景秀美的小镇日后美酒飘香,成为“非洲的普罗旺斯”。

小镇原名“大象角”,因为此处群山环抱十分适合大象居住,面对如此精致的小镇,我很难想象这里在未开垦前到处游走着大象呢。

  为纪念胡格诺派教徒为南非做出的杰出贡献,南非人在法国小镇的镇外矗立了一座纪念碑。

小镇只有一条主街,南北贯穿,非常静谧,街道整洁,两边的建筑不高,但很有特色,有些建筑物的墙,像中国南方的马头墙。街上行走的除了运送垃圾的工人几乎见不到黑人。商业色彩不浓。街边的小店门口有的摆着极具非洲特色的人物模型,非常可爱,有的摆着小象等工艺品,非常逼真。法国小镇给人的整体印象是艺术氛围十分浓厚。

  南非原不产葡萄酒,后虽酿制但口感欠佳。300年前法国胡格诺异教徒流亡来此,带来了酿酒技艺,大大改善了南非葡萄酒的口味。后来这“非洲普罗旺斯”之地所产美酒传回法国,备受法人赞誉,南非葡萄酒由此声名鹊起。

  随着英国对海上交通线的控制,英国舰队占领了开普敦,增加了对南非葡萄酒贸易的需求。英国人开始把开普敦地区的葡萄酒运回英国本土,此时也开始了南非最早酿造“高档佐餐葡萄酒”的时代。

  现有一种说法:全世界喝法国酒,法国人喝南非酒。

南非是世界8大葡萄酒出产国之一。葡萄酒生产主要在最西南端的开普敦,因好望角位于大西洋寒流和印度洋暖流交汇处,所以形成了冬雨夏旱的地中海气候,极适合葡萄生产。

即使现在,到酒庄消闲品酒最多的还是法国人。

  车行在绿荫小道上,一旁是白云缭绕的群山,在这条著名的葡萄酒线路上,集中了南非最优秀的葡萄园和大大小小的酒庄。今天的法国小镇因其优美的田园风光、闻名内外的美酒佳乡成为寻觅静谧、放松生活方式的游客的天堂。

  法国小镇通往各葡萄酒庄的绿色公交车

  法国小镇通往各葡萄酒庄的窄轨观光小火车

  乘坐观光小火车在各大小酒庄中穿梭,葡萄园绝美风光尽入眼底!

  在观光小火车上品尝南非特产葡萄美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酒庄葡萄园,现在是冬季,葡萄藤还没有发芽。

  我们去的鹊桥酒庄建立于1696年,是南非最早的葡萄庄园之一,酒庄占地50公顷,每年从中选出最好的葡萄酿酒,只生产3万箱,所生产的鹊桥牌葡萄酒是南非名牌,市场上供不应求。

  今天要品尝5种不同的葡萄酒,从最淡的白葡萄酒开始,到口味浓烈的红葡萄酒。

  酒庄自制的各种葡萄酒

  酒庄有酒庄的道行,并不是强买强卖,考虑到不喝酒的人和对有些酒不对口味的人,工作人员告诉大家,不愿喝的可以把杯子里的酒倒进桌上的黑色罐子里。

  品酒结束后,去另一酒庄午餐,餐后散步,惊艳于酒庄内如诗如画般的田园风光!

  对于从不擅长辨认植物、花草的我,大多没见过这些花卉和植物,也看不懂文字说明,不过花草无国界,来到地球的另一端,就是为了欣赏别样的风景,体会不同的生活,尽情呼吸新鲜空气,感受大自然的气息!

  斯泰伦伯斯镇以一位荷兰总督的姓氏命名,也称荷兰小镇。距离开普敦55公里,是南非第二古老的城镇,也是早期欧洲殖民者带来的欧洲风情保留最完好的地方。

  拥有“橡树之城”之称的斯泰伦伯斯拥有大量高质量的橡树。

  沿着整条大街都是餐饮店和咖啡馆,可以在特色的西式餐厅享受美味的各国料理。

  街道不仅美,还充满艺术气息,到处都能看到雕塑。 更重要的是商家、居民都很热情,看到中国游客还会用中文打招呼。

  各种制作考究的南非工艺品,真的非常棒,可惜没法带 ,只能饱饱眼福啦!

  斯泰伦伯斯本身也是一座大学城,该大学始建于1866年,没有围墙的校园散落在小镇的东北部,是南非最古老大学之一。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其教育质量和学术研究均位于世界及非洲前列。

  具有荷兰风格的茅草屋顶建筑

  荷兰驻军曾经驻扎在这个小镇里,这是建于1777年的军火库。

今天的斯泰伦伯斯小镇已经美得让人不肯离去了,“欧洲风情”在这个小镇被诠释得尽善尽美!

  斯泰伦伯斯博物馆,审美疲劳了吗?

  教堂广场,充满荷兰地道的风情。美得不像话的斯泰伦伯斯小镇,极大颠覆了我对非洲的印象!

  虽然西蒙小镇、法国小镇和荷兰小镇的建筑各有特色,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宁静、浪漫、美丽。欧洲风味的街道,沿街的各种风格的欧式民居,每一幢都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构成了一道道人文风景线,让人怎么都看不够。当我坐着十九世纪初叶的窄轨小火车时,仿佛穿越了时空,置身于法国波尔多的葡萄酒庄园中,欣赏了绝美的酒庄风景,品尝了数种优质红、白葡萄酒,享受着唇齿留香和回味无穷的乐趣。一种不枉此行的念头油然而生!

  回想这几天全方位、多视角观看开普敦,对其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与认识,也给自己的人生增添了许多花絮,挺开心的。我们的走进非洲三国(南非、埃及、埃塞俄比亚)十六日探秘之旅首站南非开普敦游览结束了。有了好的开端,相信我们的走进非洲之旅将顺风顺水,幸运时时陪伴!

下一站约翰内斯堡,还有精彩等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