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亚洲的黄河和长江流域、印度河和恒河流域、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以及东南亚等地区孕育了众多古老文明。它们彼此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为人类文明发展和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今天的亚洲,多样性的特点仍十分突出,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不同宗教汇聚交融,共同组成多彩多姿的亚洲大家庭。

包括中国在内的全部45个亚洲国家,以及希腊、埃及2个文明古国伙伴,都拿出了本国的精品文物。参展国家数量、文物数量和精致程度均史无前例。“大美亚细亚——亚洲文明展”,用其前所未有的气魄震撼着所有人的心,豪华到令人咂舌的“全明星”阵容,奠定了它作为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文化活动重头戏的地位。

阿富汗

高脚陶杯

公元前3000年——前2000年

阿富汗蒙迪加克

青铜斧头

公元前3000年——前2000年

阿富汗巴克特里亚

石雕佛像(迦毕试样式)

公元3世纪

阿富汗沙拉一卡瓦达

泥塑贴金佛首

公元5世纪

阿富汗梅斯一女纳克

亚美尼亚

靴形高脚陶杯

公元前8世纪——公元前7世纪

亚美尼亚埃里温遗址

靴形高脚陶杯,其模样就格外别致了。这只公元前8—前7世纪的陶杯,以靴筒为杯身,鞋身为杯底,尖鞋头微微翘起,以白色和黑色线条勾勒出系带长靴的结构,杯体前侧和口沿处有棋盘纹装饰,是同一时期的精品。

彩陶盘

公元10世纪——11世纪

阿尼遗址

铜水壶

公元12世纪——13世纪

阿尼遗址

柬埔寨

石雕毗湿奴立像

公元550年——600年(前吴哥时期)

石雕佛头像

公元7世纪(前吴哥时期)

柬埔寨茶胶省吴哥波雷县

石雕蛇王纳迦护佛像

公元7世纪(前吴哥时期)

柬埔寨磅湛省

石雕金翅鸟残片

公元10世纪中期(吴哥时期)


石狮

公元10世纪(吴哥时期)

柬埔寨磅士卑省公化塞县

石浮雕门楣

公元10世纪中期(吴哥时期)

柬埔寨马德望市

石浮雕门楣

公元10世纪(吴哥时期)

柬埔寨马德望市

印度

虎纹刻符印章、动物纹刻符印章

公元前25世纪——20世纪

铜犀牛

公元前1500年——前1050年


石雕猴面人身像

孔雀王朝(约公元前324——前185年)

石雕斯基泰人头像

公元2世纪(贵霜时期)

石雕持剑药叉像

公元2世纪(贵霜时期)

石雕泉中浴女像

公元2世纪(贵霜时期)

石雕象头神伽纳什坐像

公元10世纪

象头神迦纳什是印度教重要的神祇。他坐在低矮的台座上,长着大象的脑袋和人身,拥有一条粗长的象鼻并留有一根象牙;他的腹部圆鼓突出,双腿粗壮有力,并拥有四条手臂,手中分别持有装有蜜糖的罐子、另一颗象牙以及一只小碗,据说他的断牙是因为他在记录广博仙人口述《摩诃婆罗多》时折断神笔,故而拔下一颗牙齿继续书写而导致的。同时他正在用象鼻享受罐中的蜜糖,这也是早期象头神造像的一个重要特征。尽管这尊神像并非独立的石雕作品,却丝毫不影响它艺术精品的地位。

石雕佛立像

公元2世纪——公元3世纪

印度尼西亚

铜佛立像

公元8世纪——9世纪

印尼苏门答腊省巨港市

铜湿婆像

公元14世纪——15世纪

印尼苏门答腊省巨港市清水

巴塔拉古鲁(天帝)皮影

1905年之前

印尼巴厘岛

谏义里或椤布阿米佐约国王面具

1939年之前

印尼日惹市

约旦

妇女造型小水壶

约公元前16世纪

约旦杰里科

猴形陶壶

公元前11世纪——前10世纪


大理石头像

公元前2世纪——前1世纪


纳巴泰风格灰岩神灵头像

公元1世纪

伊朗

大流士一世埃兰语楔形文字石刻

约公元前520年(波斯阿美尼德时期)

伊朗苏萨市阿帕达那殿

灰泥半身像

约公元前309年——307年(萨珊时期)

伊朗法尔斯省哈吉阿巴德

彩绘陶制来通

公元前2世纪晚期——前1世纪早期(安息帝国时期)

伊朗德黑兰省达万德市维利然

来通,顾名思义,就是一头注水一头出水的容器。来通杯通常呈人形或动物形,但其原型应该是动物的角。

大约在相当于我国西周时期,古代伊朗及其他地区已经开始制造陶瓷来通杯。“大美亚细亚”中的这只伊朗陶质来通,制作于公元前247年—224年(波斯时期),是伊朗国家博物馆的藏品。来通杯形似喇叭状,杯身主体绘有红褐色几何图案,杯子末端是一只羊头,其中一只角已经缺失。羊的双目雕刻得十分清晰,下方还刻有胡须。在羊的胸部可见一个乳头状的灌注孔。

青花罐

公元1563年(萨法维王朝)

伊朗伊斯法罕省

黎巴嫩

彩绘陶头佛

青铜时代

黎巴嫩杰赫

大理石雕孩童像

公元前4世纪中期

黎巴嫩厄舒梦神殿

玻璃瓶

罗马时期

黎巴嫩贝鲁特

沙特阿拉伯

石雕人像

公元前4000年

沙特塔布克地区

这座石雕人像产自公元前7000年,是在打磨的石头表面做浅浮雕,着重勾勒面部轮廓和五官,人物表情肃穆,非常独特。

石雕头像

公元前650年——公元600年

沙特奈季兰

沙岩人像

公元前300年——前100年

沙特欧拉遗址

日本

深钵形陶器

公元前3000年——前2000年

日本东京秋留野市雨间地区

陶抗锹男俑

公元6世纪

日本群马县伊势崎市下触

彩绘木刻行道持国天王面具

公元14世纪

锅岛藩窑雪景山水图青花瓷盘

公元18世纪

阿联酋

葬礼铭文石膏板

公元前3世纪末

阿联酋米蕾哈

双耳陶情

公元前2世纪——前1世纪

阿联酋米蕾哈

叙利亚

距今三千多年前“腓尼基人”生活在地中海东安(今黎巴嫩和叙利亚沿海一带)善于航海和经商,他们结合了古埃及人的象形文字和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创造了22个便于书写的字母,也就是26个英文字母的前身。

祈祷者雕像

公元前3000年

彩绘马车纹陶罐

公元前1600年——前1200年

陶女性形象香炉

公元100年

灰岩泰德穆尔墓碑雕像

公元200年

陶瓷碗

公元1200年

巴基斯坦

彩绘陶罐

公元前2600年——前2300年

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宁道瑞遗址

彩绘陶罐

公元前2600年——前1800年

陶瓮棺

公元前1000年

马形柄器盖

公元前1000年

女性陶塑像

公元前3世纪——前2世纪

巴基斯坦塔克西拉遗址比尔丘

灰片岩佛立像

公元2世纪——3世纪

键陀罗国遗址中部

巴基斯坦的西北部是古代键陀罗国的核心区域,键陀罗地区崇尚佛教,希腊化时代的艺术也曾传播于此。佛教和希腊艺术在此相遇,诞生了键陀罗风格的佛像。这尊佛像的长袍层层褶皱,身体躯干多以线条的方式体现,是比较典型的古希腊雕塑的表现手法。

灰片岩菩萨像

公元2世纪——5世纪

键陀罗尼遗址中部

灰泥佛陀坐像

公元2世纪——3世纪

键陀罗国遗址中部

灰泥佛陀头像

公元3世纪——4世纪

巴基斯坦塔克西拉遗址

老挝

石雕象头神像

公元12世纪

老挝万象市

石毗湿奴头像

公元12世纪

老挝万象市

缅甸

当代竖琴。竖琴被称为弦乐器之王,曾在缅甸骠国时代(公元前2世纪-公元10世纪)被广泛使用。

新加坡

陶碗

公元9世纪

伊拉克

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藏

陶碗公元15世纪

伊朗或中亚

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藏

中国

镶嵌绿松石兽面纹青铜牌饰

公元前21世纪——前17世纪(二里头文化)

1987年河南省偃师市二里头遗址出土

铜神兽

公元前770年——前476年(春秋)

1990年河南省南阳市浙州县徐家岭墓出土

“曾侯乙”铜尊盘

公元前475年——前221年(战国)

1978年湖北省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湖北省博物馆“曾侯乙”铜尊盘,绝对是颜值担当。这只战国时期的尊盘,由上尊下盘两件器物组成。

尊敞口,呈喇叭状,上面装饰着蟠虺镂空花纹。尊颈部饰蕉叶形蟠虺纹,四只圆雕的豹子攀附其上,躯体由透雕的蟠螭纹构成。腹、高足皆饰细密的蟠虺纹,其上还用高浮雕的手法装饰了四条虬龙。虽然层次极为丰富,却主次分明。盘直壁平底,下面是四只龙形蹄足。口沿上附有四只方耳,也都装饰蟠虺纹,与尊口的风格相同。四耳下各有两条扁形镂空的夔龙,龙首下垂。四龙之间各有一圆雕的蟠龙。蟠龙伏于口沿,与盘腹蟠虺纹相互呼应。

尊盘铸造工艺极其复杂,采用了陶范法、失蜡法、钎焊、铆接等多种工艺精心制作而成。因其制作工艺实在太复杂,以至迄今无法复制,古人的智慧实在叹为观止。尊和盘上均有铭文,显示其为曾侯乙生前用器,是春秋战国时期最复杂、最精美的青铜器之一。

错金银龙纹铜方案

公元前475年——前221年(战国)

1977年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中山王墓出土

青铜错银神兽

公元前475年——前221年(战国)

1977年河北省平山县三级乡中山王墓出土

铜诏铁权

公元前221年——前207年(秦朝)

1983年甘肃省天水市秦城区出土

乍一看,这不就是个秤砣嘛。没错,权为衡(天平)上使用的砝码,就是秤砣。但这只制作于公元前221年-公元前207年的秤砣非比寻常。它一侧镶嵌一块青铜诏版,上阴刻篆书6行40字:“廿六年,皇帝尽并兼天下诸侯,黔首大安,立号为‘皇帝’,乃诏丞相状、绾、法度量,则不壹,歉疑者,皆明壹之。”也就是说,它是秦代统一度量衡法令得以实施的直接证物。

五彩彩绘陶仓楼

公元前202年——公元220年(汉代)

2009年河南省焦作白庄汉墓出土

三彩打马球俑

公元618年——907年(唐代)

2012年河南省洛阳华山北路出土

彩绘乐于陶女俑

公元618年——907年(唐代)

1991面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唐墓出土

舞蹈砖雕

公元1271年——1368年(元代)

1971年河南省焦作西冯峰林出土

驼铃悠扬——陆上丝绸之路

蓝地人首马身纹毛布

公元前202年——公元220年(汉代)

1984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山普拉墓出土

人物印染花布

公元25年——220年(东汉)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丰县尼雅1号墓出土

陶塑毗湿奴坐骑金翅鸟

公元5世纪——6世纪

印度北部

贴金石雕左肋侍菩萨

公元534年——550年(东魏)

1996年山东青州龙兴寺遗址出土

贴金彩绘石雕菩萨立像

公元550年——557年(北齐)

1996年山东青州龙兴寺寺遗址出土

三彩牵驼俑、三彩载丝骆驼

公元618——907年(唐代)

1963年河南省洛阳关林唐墓出土

鎏金鸳鸯纹银羽觞

公元618年——907年(唐代)

1970年陕西省西安何家俊窖藏出土

白石金刚坐像

公元618年——907年(唐代)

1959年陕西省唐安国寺旧址出土

石雕大势至菩萨像

公元618年——907年(唐代)

河南省洛阳市唐代奉先寺遗址出土

陶鸟形来通

公元前8世纪——前7世纪

亚美尼亚遗址

这只来通巧妙地设计成小鸟的样子,是典型的乌拉尔图时期陶器。上半部红白黑三色相交的方格纹不仅是装饰了瓶身,还巧妙的勾勒出鸟之羽翼。水是从中空的“鸟腿”部注入,从鸟喙倒出。

石雕亚历山大大帝头像

公元前340年——前330年

希腊雅典卫城

亚历山大大帝是世界古代史上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之一。在扩张亚历山大帝国疆域的同时,他也将包括雕塑在内的希腊艺术传播到西亚、南亚和北非,同时也让艺术家为自己制作了大量雕塑或绘画肖像。这件雕塑不仅表现了亚历山大英俊潇洒的外形,更刻画了其刚毅睿智的精神。

鎏金铜长信宫灯

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西汉)

1968年河北省满城县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中出土

这盏宫灯的整体造型是一位双手执灯跽坐的宫女。其设计巧妙,做工精致,是由头部、身躯、右臂、灯座、灯盘和灯罩六部分分铸后组装而成的。宫女的左手托住灯座,右手提着灯罩,右臂与灯的烟道相通。灯点燃后,宫女手袖可作为排烟管道,吸收油烟,防止空气污染。宫灯的造型构造设计合理,许多构件可以拆卸。灯体上有9处铭文,共计65字。其中的“长信”字样,为窦太后居所长信宫中使用,故名“长信宫灯”。

胡人陶俑座钟

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西汉)

1957年广东省广州市河南晓港新村刘王殿出土

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

公元618年——907年(唐代)

1970年陕西西安市南郊何家村库藏出土

它的造型综合了北方游牧民族使用的皮囊和马镫的形状。这种式样的壶是契丹文化的代表器物,在辽金时代的墓葬中时有发现,但在唐代金银器中还是首次见到。契丹民族在唐代是东北方的少数民族之一,与唐王朝关系密切。这件银壶正是汉族与契丹等各族文化交流的物证。

而它最出名、最重要的价值当然是壶身两侧的舞马衔杯的图案。舞马是唐玄宗时宫廷中流行的一种娱乐活动。据载,当时宫中特殊训练了一批骏马,能随音乐起舞。每逢玄宗生日,舞马便在兴庆宫勤政务本楼前舞蹈。它们随着《倾杯乐》的音乐节拍踩踏进退、腾跃旋转,曲终时还会衔杯跪伏表示“祝寿”。这件银壶的出土,证实了文献记载的可信,因而更加弥足珍贵。

石雕代楼拿神像

公元10世纪(吴哥时期)

柬埔寨暹粒省

伐楼拿是印度教重要的神祇之一。这尊雕像的尺寸和精美程度都十分罕见。石雕经过精心打磨,呈现一种铜器的光泽。伐楼拿的躯干、面朝四方的神鹅坐骑及雕塑底座由一整块石头雕刻而成。雕刻家还用极其精细的手法雕刻出了伐楼拿头上缀满宝石的冠冕和衣着,以及神鹅身上的羽毛和颈套,展示了高超的雕刻技艺。

砂岩浮雕狮子建筑构件

公元10世纪

越南中部

片岩浮雕恰门达神像

公元11世纪

印度东北部

郑和铜钟

公元1368年——1644年(明代)

1981年福建省南平市采集

此钟覆釜形,葵口;钟钮为双龙柄,钟肩面浮印十二组云气如意纹,腹中部以云水波浪纹为母题,还铸有铭文、八卦、云雷等字纹;主纹饰上部环绕一周八卦纹,共五组,其中第二、四组各铸有“国泰民安”和“风调雨顺”铭文,铜钟下部的铭文为:“大明宣德六年岁次辛亥仲夏吉日,太监郑和、王景弘等同官军人等,发心铸造铜钟一口,永远长生供养,祈保西洋回往平安吉祥如意者。”此钟是明代海上丝绸之路繁荣的见证。

亚细亚,太阳升起的地方,这里的文化姹紫嫣红、地缘相近、和而不同;亚细亚,文明诞生的源泉,这里的文化历史悠久、多元共生、古今相通。走进国家博物馆北2北3展厅,一直到8月11日,都能听到文物对你说:大美亚细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