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在西安兴庆公园,爸爸用我们住的“筒子楼”邻居秦叔叔的135相机。调好一切数据,让我把爸爸妈妈“装”在框里,我拍下了第一张照片。爸爸是在秦叔的指导下学习用拍照的。当时爸爸手里还拿着调光圈焦距的速调卡片。

2008年10月,叔叔家的弟弟结婚,爸爸妈妈带着我们回河南老家贺喜。婚礼结束后,叔叔带我们去黄河滩,去“韩园”,回奶奶家老院,在村里,看到成串的“包谷”,妈妈很兴奋,让我给拍张照片,当我把镜头对准老妈的时候,只见爸爸手拿包谷秆已经悄悄的站在妈妈身后,当照片洗出来的时候,妈妈才发现,这是一张爸爸妈妈的“合影”,也是我第一次特意为老人拍照。

2009年9月29日,为庆祝建国六十周年辽河油田为六十位老夫妻举办“金婚庆典”,我作为陪伴的儿女参加了此活动,并为爸爸妈妈留下美好记忆。

现在的盘锦《鑫安源》2009年的时候叫”红草湾村”,“青年点”的牌子上写着“盘洼县青河乡红草湾村村民委员会”,以电视剧《金色农家》拍摄基地出名。8月30日,我带爸爸妈妈从盘山乘去“鸭场”的小客到村口,走了几百米到景区,景区里的荷花池号称盘锦最大的“荷塘”,中午,在农家院,坐在炕上品农家菜看《金色农家》,吃饭后,老爸还在炕上睡了午觉。回村口等车的时候,看到路旁的小树,我让老爸用速写本画幅画。没过多久,我在做客辽河油田电视台《辽河论坛》谈盘锦旅游的时候,介绍了盘锦最大的荷花塘,有影友几天后看到我说,你是上电视讲盘锦有个荷花塘的人吧😄,第二天她就驱车前往了。

2010年5月16日陪爸爸妈妈到大连,参加“第八届大连国际徒步大会”,我们三个人的衣服都是爸爸画了图案的,我们共同的标志是“我运动、我健康”,爸爸的题头是“辽油设计”,妈妈的题头是“辽油老年大学”,我的题头是“辽油振兴圣泰”。

2010年6月27日,和老公带爸爸妈妈去上海,到上海的当天我们去了距离上海很近的“西塘”,返回上海住在从网上订的宾馆,29日至七月5号用七天时间参观世博园,排队最长的“沙特馆”、“石油馆”,我们都走的“绿色通道”,“中国馆”和“台湾馆”都是需要预约的,总之,我们逛遍了所有场馆。记得在《信息通信馆》,得到的信息是以后的手机可以视频聊天,《通用汽车馆》里介绍将来的停车场可以在楼上,看来现在都实现了。

(图为爸爸妈妈在《石油馆》的“大油滴”前拍照)

2011年4月3日,清明小长假,儿子和菲菲开车带我和爸爸妈妈去营口“西炮台”,我在辽河入海口为爸爸妈妈拍照。

2011年12月,爸爸妈妈应邀参加辽河油田电视台录制的《幸福生活》公益广告,此节目在春节期间反复播出。照片是我在“兴隆四百”跟拍的录制花絮。

2012年8月,西安的小姑和河南的小叔相约来盘锦,赶上老爸过生日,姑姑叔叔为爸爸妈妈买了“情侣装”,生日宴后,在生态园酒店门前的草坪上,为爸爸妈妈拍照。

爸爸妈妈从退休以后就开始画画,经常参加盘锦市、辽河油田美术馆等画展,这是2013年1月29日,儿子开车陪爸爸妈妈去盘锦市书画协会送画参展。

2013年2月,朋友的《爱尚》杂志找到我,要把爸爸妈妈的故事登入刊物里。图为爸爸妈妈在家接受采访。

2013年6月,爸爸妈妈在老年大学“电子琴”班的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去“辽河湿地公园”拍照。我做为摄影师为老人们留下幸福的回忆。

2013年10月12日,爸爸妈妈第一次去巴马养生,在盘锦火车站候车大厅为爸爸妈妈留念。

2014年2月,我独自一人去广西巴马陪爸妈过年,这是爸妈带我去长寿村的路上。

2015年,我再次去巴马陪爸爸妈妈过年,也开始用心去拿镜头去记录爸爸妈妈的生活。图为爸爸为妈妈处理裂口的手指。

在爸爸妈妈租住的小屋里,包过年的饺子,面板是一个简易的板子,盛饺子馅的盒也是我为爸爸妈妈买的食品盒,因为房间没有暖气,穿的衣服都厚。

每天上午,爸爸妈妈的会背上包,从居住的“坡月村”去“百魔屯”,爸爸妈妈住在三楼,下楼时,爸爸会把垃圾带下楼,妈妈总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前面。

因为我喜欢唱歌,但是不会唱,爸爸妈妈得知有位“候鸟人”庞老师办了一个“笨鸟”声乐班,就为我报了名,我想爸爸妈妈也喜欢唱歌,就为他们一起交了学费,等于跟我“陪读”,后来,这个声乐班逐年发展,现在已经成为《龙俊家园候鸟艺术合唱团》,爸爸妈妈至今仍然是这个团队的“资深团员”。图为爸爸妈妈在上课。

2015年2月16日,再次去长寿村,这是村口的“巴盘桥”。

爸爸也在用相机记录候鸟人的故事,妈妈经常陪爸爸一起看照片。

爸爸妈妈从不吃所谓的“保健品”,但是有很好的饮食习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每周是要吃一顿鱼的。图为爸爸妈妈在坡月村的集市上买鱼。

爸爸妈妈的主食用是各种杂粮饭。

妈妈血压高,爸爸会定期的妈妈量血压。

爸爸妈妈做事一向认真,唱歌也是如此,早上起床就开始练习。

爸爸妈妈在参加“时装秀”节目的练习中,妈妈怕忘记,总会把每个动作的顺序写出来去背,再次练习前,爸爸都会帮助妈妈回忆每个动作。

舞台上自信满满的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的“牵手”在坡月村也是一景,候鸟人都认识“行爸爸、关妈妈”。

在百魔洞售票处的亭子里,爸爸妈妈经常是活动的主角。

随着我的“跟踪拍摄”,爸爸妈妈已经很有镜头感了,也很喜欢我为他们拍照。

在绕阳河风景区,有一片油菜花,这里是爸妈喜欢拍照的地方。

我的服装是妈妈拍照的道具。

小亭子里,爸爸妈妈只要过来,总会有人给老人让位置。

爸爸的相机也是不离手,随时记录美好瞬间。

爸爸妈妈跟着庞老师参加了每年每届的学习,并成为班级演出的特殊演员。“笨鸟班结业典礼”上,爸爸妈妈总会唱那一段“今生相爱……”

老爸在坡月村加入了《蓝色纽带互助会》,并担任义务宣传员,每次接到“任务”,都会连夜赶着把海报写出来,第二天又分别贴到广场和各路口。

半年没在家,从巴马回来,发现石油广场多了一个景观,我为爸爸妈妈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