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细语

果蔬制作:细语

又到了吃玉米的季节了,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买好多玉米,隔三差五的做了吃。蒸玉米、玉米饼、排骨玉米汤,玉米羹等等,我家老公对玉米百吃不厌,据他自己说,这小时候没吃上亏嘴了。

老公家在忻州地区,那里以种菜为主,老公小的时候,家里的主食最多的红是红薯,而玉米真是很少吃的,一般家里都是留给上学的孩子,上工的男人。老公每啃玉米的时候,都会将他小时候的事儿叨叨一遍。

小时候他在外面读书时,最盼望的就是在外面走工的五哥来看他的,每次五哥来看他的时候,都会给他带几个黄澄澄的窝头,那是五哥自己省下的口粮,三五个窝头,一瓶老妈自己腌的老咸菜,就是老公那时的美味佳肴。每每说到这的时候,那种儒慕之情就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那种幸福就会微微的洋溢在脸上;那种眷恋;那种怀念……那一刻我便明白,幸福只是瞬间的片段,它不拘泥于时间、地点,也不拘泥于人物、背景,一小段一小段的,人的心里总有一个地方,总有一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老家的姐姐姐夫知道老公喜爱吃玉米,每年新玉米下来,都会挑出一些来磨成玉米粉,再挑出一些来冻在冰柜里,等我们过年回家时便给我们带上,给我们煮着吃,那玉米面的香甜,玉米的软糯,那姐弟之间的牵挂和情谊,都让我感动,也让我不能忘怀。

也让我渐渐懂得了。牵挂是一种情,是心灵的归属,是亲人之间的相互羁绊;牵挂是一杯清茶,它飘荡着淡雅的清香,却又苦的有味,苦的醇厚,别有一番韵味;牵挂一路蔓延,贯穿生活的始终。

老公讲述的有关玉米的情和事,以及他的一些生活经历,总使我犹记深心,怎么也挥之不去,以至于无论春夏秋冬,只要看见有卖玉米的,总会停下脚步买上几穗儿,拿回去给老公解解馋,解解那一丝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