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炎热的夏天,

就怀念起儿时的时光,

凉席、老雪糕、冰西瓜,

还有奶奶的蒲扇,

……

一个大大的箱子,

用棉被盖着,

里面藏着就是宝藏——棒冰。

攥着大人给的几毛几块,

追着卖棒冰的自行车,

当棉被掀开的时候,

凉气扑面而来,

那是记忆中夏天最期待的时刻。

旧时的雪糕、棒冰,

包装十分简陋,

但那记忆中的味道,

想起来就让人垂涎欲滴,

光明牌的,

盐水、赤豆、绿豆棒冰,

奢侈一点的奶砖,

拆开包装的时候,

就像得到了全世界。

双棒儿、袋儿淋、冰壶……

小时候,

几毛钱就能买来整个夏天,

双棒儿经常因劲儿小掰不开,

或者掰成一边儿大一边儿小。

那时也不会吃独食,

总会给最好的朋友分上一半。

小时候,

拿着好不容易攒的零花钱,

悄悄跑到小卖部,

恨不得把每样都买回家,

香芋味的,

雪糕、卜卜星、无花果……

还要等到吃完才敢回家,

生怕被妈妈发现又吃零食。

萝卜、黄瓜、木瓜、杨桃……

花上个几毛钱,

用竹签插起一块,

咸咸的酸酸的,

夏天就是要这样的酸爽。

被妈妈看看吃咸酸,

又会被念叨,

整天吃外面的东西对身体不好。

那时侯,

还不是每家每户都有冰箱,

想吃到透心凉的西瓜不容易,

经常把买回来的西瓜,

放到井里、水缸里,

用水泡着过一会儿,

凉凉的西瓜就能上桌了,

那一抹西瓜的红,

是记忆中夏天的颜色。

黑加仑、北冰洋,

小伙伴应该不会陌生,

以前那会儿,

都是把汽水搁在一大块冰上面卖,

整块的冰上有好多半圆形的槽,

汽水一瓶瓶地放在槽里刚刚好。

亚洲沙示、维他奶,

夏天要能来上一瓶,

必定是十分开心的。

每次都要把最后一滴喝完,

依依不舍地把玻璃瓶还回去,

那些童年夏天的味道,

一说就能回想起来。

以前的夏天,

有一种苦,

叫做妈妈觉得你上火,

让你喝凉茶。

凉茶可不像现在都是甜甜的,

廿四味、夏桑菊、癍痧 ……

那种苦是能钻到心底里去的,

那是记忆中夏天特殊的味道。

有时候,

爸妈从连队,

带回来自制的盐汽水,

准能喝到肚子鼓起来,

气泡在嘴里裂开的瞬间,

兹拉兹拉的,

那是记忆中夏天的“爽”。

捉蜻蜓,

以前夏天男孩子最爱的活动之一,

有用手直接捏的,有用网子的,

还有用扫地的大扫把捂蜻蜓的,

当它飞到跟前时,

用扫把猛地向它拍去,

就把它按到了扫帚底下。

小时候的夏天,

常常在树荫底下玩扔沙包,

两边站着的是两个扔沙包的人,

中间可以有很多人,

打上谁,谁就要下来。

沙包都是纯手工制作,

用碎布缝制,

里面填上沙子或者布头,

总能玩个满头大汗。

小时候娱乐活动很少,

最期待的就是到渠边玩水,

每天等待着爸妈下班回家,

就催着爸爸妈妈出发。

透心凉的渠水

游泳、跳水、打水仗……

那是记忆中夏天开心的回忆。

夏天,

热得不行,

有人会穿着短裤,

用面盆舀水往身上浇。

凉凉的清水带走闷热,

那是记忆中夏天的凉快。

“six god”+ 凉席,

小时候夏天睡觉的标配。

凉席睡起来准保舒服,

再加上花露水,清凉又驱蚊。

要是一不小心,

还会在脸上、手臂上,

被凉席留下“马赛克”。

小时候没有空调,

一台电扇就很不错了。

夏天,

伴随它摇头时咔咔的响声,

清凉洒向整个屋子。

底盘或者机身上,

有停止键、彩灯键,

无聊时就随意按几下,

还会对着风扇说话,

感觉像是,

某位神仙,自带特效。

炎热的夏天,

头顶的吊扇拼了命转动着,

呼呼作响,

赶走了闷热带来凉快。

有时候会想,

要是吊扇突然掉下来会怎样?

那是记忆中夏天的脑洞。

傍晚时分,

大人们,

总会拿着蒲扇到屋外乘凉, 

一扇多用,可扇风,

驱赶蚊子,还能当坐垫。

最记得那时奶奶扇着蒲扇,

躺在奶奶怀里,哄着睡觉,

微微凉风,

那是记忆中惬意的时刻。

五颜六色的塑料凉鞋,

是记忆中夏天的时尚,

女孩子穿着凉鞋配连衣裙,

重点还要加上一双肉色丝袜,

感觉自己就是仙女本仙。

大笨象沐浴露,

小时候“洗白白”的回忆,

在装满水的铁桶或者大铁盘里,

用大笨象沐浴露揉泡泡,

隔壁邻居家几乎用的都是同一款,

每到傍晚整排平房都是香香的,

那是记忆中夏天的味道。

在很多儿时的回忆中,

都会有一辆小竹推车。

夏天的傍晚坐在车里,

奶奶,

推着小竹车在连队里,

来来回回遛弯。

以前的车轮还是铁做的,

咣当咣当响……

小时候的夏天

那是属于我们的独家记忆!

图片:来源网络

制作:气象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