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笨哥,老家在万宁六连岭下。2014年12月我们应邀去他家露营。

  芭芒花穗旺盛洁白

  菠萝原

  坡上果实累累的野果树

  海南春早,仙人掌也开花了。

  咖啡果还没成熟

  美人蕉果如蓖麻果

  密植的树木,既防台风也是邻界。

  黄昏的菠萝原

  驴友转村

  暮色渐浓,天气也在恶化。

  夕阳怕雨,赶紧下沉。

  狗尾巴草花势正旺

  远方的雨追着屁股而来

  擦身而过的雨没淋到驴队

  小水库

  雨后,暮色浓重。

  帐篷扎好后,大雨倾盆而至。

  多少帐篷豪雨中

  次日拔营时,为对笨哥表示感谢,茶福嫂对着笨哥老宅献歌一首。谁知唱着唱着歌瘾大犯,又加唱了几首。

驴队等在路上,笨哥也说心意领了,但可爱的茶福嫂硬是过足了瘾才收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