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天气热。天热就读书,心静自然凉!读书是精神的旅行,旅行是身体的阅读!假日期间去北大图书馆借了本20世纪华人经典系列的小说专辑,婚外恋的一辑恰好有篇小说《一千个春天》,我一直以为她是小说家,文字很有心思,看似一段婚外恋实则充满无奈和心酸。没想到女作家竟是飞虎将军陈纳德的遗孀陈香梅,32年的跨越,10年的夫妻感情,丈夫去世后,她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美国,在美从商从政,先后8位美国总统对她委以重任。她诠释了一段迥然不同的花样年华传奇人生!

《一千个春天》记载了陈香梅和陈纳德共相厮守的那些时日,在战争以及和平时期,在欢愉中以及忧伤里。它是一本日记,有着多少页被关落了,多少页被遗忘了,然而,它响彻了一个为人的欢笑与忧伤。这个为人为爱献出她的一颗慧心,整个灵魂,并深知她已有爱的报偿。他进入她的生命中,像春日的和风吹醒了百花,像四月的阵雨润泽了大地,由于他,她所怀有的爱,是房屋不渝的,至高弥深的,热烈信实的,坚贞至死。年复一年,她爱他僡深,怀着感恩的心情,思及那些她们共相聚的时日,感谢上帝仁慈、宽厚,曾容许她爱他。他曾给于她如许珍贵的昨天,她最珍视的昨天,为此,她愿与那些业已获有爱的人共同分享,懂得爱的人如懂得眼泪。《一千个春天 》这是部"伟大而永恒的恋爱生活史,常销不衰的爱情经典。

几十年过去了,陈纳德与陈香梅的跨国婚姻,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他们不仅来自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文化背景,而且年龄相差33岁……

书中讲述了 “飞虎将军” 陈纳德与中国少女陈香梅的一段忘年情缘。陈纳德,美国空军将军,是惟一的自始至终参加中国抗战的美国将军。他在华建立、指挥的 “飞虎队” 从空中给日本侵略军,特别是日本空军以沉重打击,战绩辉煌,威震敌胆。

陈香梅,出身名门,19岁成为中央社第一位女记者,22岁与陈纳德相识相恋,冲破世俗和家族的重重阻力,毅然与年长自己33岁的美国将军结合。其后,步入美国政坛,先后任肯尼迪政府难民救助总署主席,尼克松政府共和党行政委员和财务副主席。

1943年,19岁的陈香梅当上了中央通讯社的女记者,被派往昆明分社工作,主要任务就是采访报道参加中国抗日战争的美国空军志愿队。这支部队被中国人称为 “飞虎队”,司令官就是克莱尔 · 陈纳德将军。因为采访新闻的关系,两人时常见面,一段中西罗曼史由此开始,抗战记者与美国将军的跨国忘年恋!

1945年圣诞节后,回美国与妻子办妥了离婚手续的陈纳德登机前往中国上海,他拒绝同记者谈论此行的目的。三天之后,陈纳德见到了陈香梅,他惊喜地喊道:“安娜(陈香梅的英文名)!我以前不能对你说,可我知道你一定明白,我爱你,我深深地爱着你,我要你嫁给我!”

少女梦中的恋人,穿着一身军装从天空中来,他并非年轻俊气的“白马王子”,他甚至有张不太笑的脸,他比起年轻的“王子”,飞虎将军有完全成熟男性的责任感和情深。 若非内心足够强大,若非中了“晴天霹雳”,谁能不触目惊心空巢年月的寂寞身后,有多少年轻女子愿意收获一个英雄的晚年呢? 真正的感情来临时,就是当你忙着做其他计划时发生的事。 二战的硝烟并未注定他们《魂断蓝桥》梦一场,无关你远行,无关我先嫁,既然认定了,就不轻易放手。 昆明的遇见,是“双陈恋”互相了解的时期,陈香梅知道她所要面对的压力,陈纳德更有战事和美国的家室要处理。 在中国生活了8年的陈纳德在1945年8月8日离开了中国,临别前他对陈香梅说,我们将再见。

因为陈纳德已年过50,而自己才21岁;陈纳德是美国新教徒,而自己却是中国的天主教徒。年龄、经历、国籍、宗教……没有一样是合适的。陈纳德看出了香梅的忧虑,允许她考虑一段时间。

1947年12月21日,陈纳德与陈香梅的婚礼,在上海虹桥路美华村陈纳德的寓所中举行。

1950年夏天,陈香梅随同丈夫迁居台湾。民用航空公司总部设在台北市。在台湾,蒋介石亲自为香梅的两个女儿取了中文名字,大女儿叫美华,二女儿叫美丽。而宋美龄则做了两个小天使的教母。

非常美满幸福家庭

宋美龄与陈将军夫妇及俩小天使

陈纳德将军因病去世时,陈香梅刚33岁。宋美龄也参加陈将军的葬礼。后来,陈香梅以泪和墨,用英文写成了一本书,名字叫做《一千个春天》,描写了陈香梅和陈纳德的相识,相爱,相守的过程,以及在陈纳德离世的哀痛和在美国政坛独自奋斗的生活。描写了历届政府首脑从竞选到下台的过程。这是一部横跨半个世纪的人物传记,也是历史的写照。

她有着琳琅满目的头衔和经历: 1943年,中央通讯社第一位女记者。 1963年,她受肯尼迪总统委任到白宫工作,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的华裔。 1964年,她在华府参加支持高华德参议员竞选总统委员会发起人委员会,开始进入华人参政的主流社会。 1967年,她被尼克松委任为全美妇女支持尼克松竞选总统委员会主席,并兼任亚洲事务顾问;尼克松获胜后,她于1968年被任为共和党行政委员和财务副主席。 1970年,她担任飞虎航空公司副总裁,成为美国航空公司第一位女副总裁,并加入美国大银行,为第一位亚裔董事。 1972年,她被选为全美70位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 1978年,她为里根竞选总统铺路。 1980年,她出任白宫出口委员会副主席,并两度被选为美国共和党少数民族全国主席,是共和党亚裔委员会主席。 1989年,布什总统上台后,她继任总统府白宫学者委员会委员。 1991年,她出任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美国内政部环保委员会委员、美中航运总裁。 克林顿上任后,她帮助在美中两国设立了奖学金交流项目。著有英文畅销书《一千个春天》等中英文著作50余种。 光辉岁月的背后,她是一位杰出的华裔女子,展露在美国的政坛舞台上。

陈纳德1958年去世后,陈香梅定居华盛顿。1963年,陈香梅受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委任,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工作的华人。此后,她被八位美国总统任命为政策顾问。

1967年,她被尼克松委任为全美妇女支持尼克松竞选总统委员会主席,第二年尼克松获胜后,陈香梅又担任共和党财务副主席和行政委员

与福特总统

1978年她又为里根的竞选之路出力,并于1980年出任白宫出口委员会副主席,是总统核心顾问之一

陈香梅也享有 “中美民间大使” 的美誉,在1979年中美建交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中均有参与。1981年,她作为时任美国总统里根的特使访问中国,受到中国领导人的接见并高度赞誉她说:“全世界只有一个陈香梅。”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陈香梅经常来往于美国和中国之间,积极推动美中交流。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陈香梅颁发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她后来笑着说,“感到非常骄傲!”

“双陈恋” 的晤见恰如晨曦乍现。和那些所遇见过的任何人相比拟,他是迥然不同的。他,像旭光——充满生命,仿佛霍然间,春天走进了她的心房,吹来了崭新的希望与期待。她意识到他的存在,她不再郁郁不乐,不再畏惧不安。是时,她虽无从确切感应,但那次的相见竟是她新生命中的黎明。陈香梅细述自己多姿多彩的一生,说:“我一生的经历,无论从流亡学生到从事新闻工作、单人匹马在美国奋斗,甜酸苦辣都有。我在8位美国总统任内担任过有职无薪的重要工作,一路走来很有趣味,所以我没有白活。” 这真是 “梅傲千古” 的陈香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