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此文完全虚拟)

世界,将绿色变成了金黄色。

走在大街上,秋风吹起,风中透含着丝丝寒意,寒的似乎要将人的五脏六腑都要冻住似的。这个秋天越来越冷了,树叶都走了,树还在凄凉的风中经受着离别的痛苦,抵御着严寒的侵袭,松枝上的皑皑白雪像在诉说着这些曾经过的往事。


拿着笔,我在微微泛黄的包书纸上,无奈的用充满血与泪的——断了尾巴的铅笔——写下那一遍又一遍的往事。

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小孩,生长在乡村里,脸上的黄皮肤黄的就像农村刚收割的大豆一样,那么的土,我至今还记得当那群无聊的学生——用他们的书——做成一个个复仇的武器——让我叫他一遍又一遍“爸爸”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带着熊熊火焰的。脸是惨白惨白的,就像这松枝上的皑皑白雪一样——瘦弱又充满无奈。我就像一棵树,在这凄凉的谩骂声中经受着痛苦,痛彻心扉,撕碎五脏六肺都说不出那种感觉。

从小,我妈就离开了我,一个人跑到——那繁华的城市——去打工了——和她的慈爱——我被置养到舅妈家里,舅妈对我很严厉,我从她脸上竟然找不到一丝笑容——像一个僵尸似的。我就像一个无知的灵魂在深夜里游荡。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变成了一个善于幻想的孩子,我常常一个人跑到学校的最高处,望着那深邃而又漆黑的天空,望着天空上微微闪着斑点光芒的星星,望着那天空中冰冷的乌鸦,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儿,我望着他们,心里思绪万千。在学校的钢筋混凝土上垫张纸画画——花儿,草儿,仿佛都在用友好的笑容望着我,但这只不过是画中的世界而已。面对这种情景,我微微颤抖的拿起了手上的烂笔头,写了一首小诗:


当天空的漆黑定格,

当白昼的大雪纷飞,

在这世上的,

剩下的,也许只有一个漆黑的背影。

街上的人,

天上的鸟,

映衬的——是蓝天与白云的寂寞。

怎样的,随风而过。

雪停了,风散了。

煞白的雪松黯淡了,

手心的蔷薇枯萎了,

就连墙角边的那一抹暖色,

也失去了光泽。


“还不睡觉?”这话,响彻天际,在天空慢慢的回荡,一遍一遍的如一把利剑慢慢刺痛我的心——又是那凶狠的舅妈,手里拿着一张肮脏的的抹布,她的脸黑的与这张抹布一样,眼神中闪烁着尖锐的光芒,像一把风扇似的,将我的快乐,欣喜一扫而光。我低下头,心里深深的害怕,望着她那对镶嵌在眼眶里的大眼睛,我的心里不只有害怕,还有恐惧,愤怒,委屈。我厌恶这对眼睛,我不清楚,不明白——为什么舅妈竟如此厌恶我?我很想用笔把他此时那股令人发指的愤怒生态用笔记录下来:只见他脸色发青,手臂发红,头发直直的都竖起来了,像被电触到了一般。他把她人生中最恶毒,最刻薄的语言扔给我,让我慢慢地咀嚼。我的心里此时已经愤怒了,我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手也不禁握紧,包成一个拳头形的形状。青筋都凸起了,像一条条青色的小蛇,在我的手上不断扭曲者,仿佛也在说着我千百年来的怨恨——我要离开这里!接着,他恼羞成怒了,脸变成血一样的红色——那么恐怖——说的恐怖一些,他就想提着镰刀的死神。我心中那股反抗的力量慢慢的增加,直到我在也控制不了的理智。我回过头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狠狠的给了他一眼——她仿佛像一头受惊的狮子,再也不打我了。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惊慌失措的逃到屋子里面。锁着门,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时间比较匆忙,所以可能写的有点短,接下来大约还有8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