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悠然


那年我们去三峡时,正值四月的枯水期。江面既无波澜壮阔之势,江水更无碧波荡漾之美。与刘白羽笔下的《长江三日》中所描写的景象大相径庭,让人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但游轮驶入三峡后,眼前的景色却豁然开朗。看峡江两岸,奇峰竞秀,层峦叠翠;怪石嶙峋,峭壁屏列;素湍绿潭,悬泉飞瀑;猛浪若奔,九曲回肠。滔滔的江水随山势的蜿蜒起伏,忽而惊涛骇岸,一泻千里;忽而静若处子,水天一色。就好像造物主施了什么魔法似的,把天下最雄伟,最壮丽的景色都汇聚和罗列在了这短短的,长约二百公里的三峡之中,构成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巨幅山水画卷,和灿烂悠久的历史长廊。


正如余秋雨在《三峡》一文中所写到的那样,“过三峡本是寻找不得词汇的。只能老老实实,让嗖嗖阴风吹着,让滔滔江流溅着,让迷乱的眼睛呆着,让一再要狂呼的嗓子哑着。什么也甭想,什么也甭说,让生命重重实实地受一次惊吓。千万别从惊吓中醒过神来,清醒的人都消受不住这三峡。”

 我站在船头,临风而立,极目远眺。但见得,奇山兀立,无峰不飞云;碧水含烟,无云不绕山;群峰叠翠处,绿树掩画村;悬瀑凌空舞,飞花溅珠玑。此情此景,让我恨不得,驾一叶轻舟,摇两支短桨,荡漾在这山水流云之间,去追风逐月,去寻古探幽,去纵横天涯,去笑傲苍穹。然而,我却不能!我只能怔怔地伫立在那里,一任那万千感慨,百转柔肠,在心中亢阳鼓荡,血脉偾张。我索性张开双臂,放声高歌,将纷飞的思绪,化作一腔诗情,从胸中喷薄而出,一股脑地倾注在了这滔滔不绝的江水之中。 


吞云吐雾啸苍穹

倒海翻江碧浪空

遥看大江云里出

忽见峡关跃山冲

何人笑傲红尘外

作赋狂歌唱大风

轻舟直飞九天去

万里长江任驰骋

  但再美的风景,时间长了人们也难免会生出些许视觉上的疲劳。渐渐地,甲板上少了揽胜的游人,多了几分旅途的落寞。

 随着旅行团上岸游览景点的机会增多,我那颗一向不安于现状的心便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在游览完“石宝寨”回船的途中,一个红得令人垂涎欲滴的樱桃园引起了我的注意,瞅准四周无人,我和同伴便悄悄地溜了进去。一顿大快朵颐之后,又在园子里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留念。直到江面上传来了急促的汽笛声,才恍然发现早已过了归船的时间。

  看到游轮上空升起的缕缕白烟,我们慌不择路,狂奔而去。可伸向江心的浮桥是用铁链串起的航标船组成的,人在上边小心翼翼的行走都有些踉踉跄跄,哪里经得起我们这样剧烈的晃动。没跑多远,只见前边的同伴左右摇晃了几下,便一头栽进了江水里。尽管是枯水季节,但这滔滔的江水淹死个把个人还是不成问题。

  听到我焦急地呼救声,岸上的人们纷纷围拢过来。撑篙的,挑担的,五花八门的长枪短炮纷纷伸向江中。可在江水里拼命挣扎的同伴,大概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昏了头脑,几经周折都没有抓住这救命的稻草,却随着激流越飘越远。就在这紧要关头,一艘航道清淤船飞速地开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硕大的清淤皮囊准确无误地罩住了同伴,并把她迅速地拉上岸来。


  见同伴只是喝了几口江水,身体并无大碍时,围观的人们惊魂未定地说道“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哟。”谁成想,和我一样有些“无厘头”的同伴的一句话却把人们弄得相啼笑皆非。“这长江里的水有股子柴油味,以后不能再掉进去了。”


  我这人最大的优点是:只总结经验,不接受教训。一次小小的意外并没有使我们高涨的游兴有丝毫的减退,反倒成了点缀我们旅途中的花絮。

 接下来的行程中,每到一处景点,还没等导游把游览的注意事项和回船的时间说完,我和同伴早巳飞也似地跑得无影无踪了。


 “丰都鬼城”里,我们遍访仙道释儒,诸神众鬼;“神女峰”下,我们与瑶姬遥遥相望,互致问候;“白帝城头”,“杜甫草堂”,我们刚与太白子美不期而遇,吟诗作对,把酒临风;“屈原寺里”,“昭君台上”,屈子王嫱又向我们迎面走来,看尽十里桃花,遍尝南浦橘香。三峡的一草一木无不伴随着一个个美丽动人的传说;三峡的一山一水无不镌刻着文人墨客的不朽篇章。更有那无辣不欢的各种美食,让人垂涎三尺,欲罢不能。


 尽管带团的导游总是不厌其烦,耳提面命地一再叮嘱我们要遵守旅游团的规定按时回船,可每每沉醉于美景中流连忘返的我们,却总是在游轮即将启程的最后一刻,意犹未尽,大汗淋漓的在众人侧目导游斥责的尴尬中,灰溜溜地回到船舱内。

  游轮行至小三峡时,因枯水期游客们需要步行一段路程后再换乘舢板进入小三峡。为活跃长途旅途中有些沉闷的气氛,旅行团特意安排了一个”纤绳荡悠悠“的娱乐活动。得知竟有这样的趣事,我和同伴兴奋不已。经过短暂的商议后,我们故意和大部队拉开了一段距离,趁导游不备,尾随在纤夫们的身后,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登上了如刀削斧劈般的悬崖之上。


  站在我魂牵梦绕的古栈道上,低头俯瞰风景如画的小三峡。只见高耸如云,拔地而起的群峦叠嶂,把滔滔的江水紧紧的束成了一条窄窄的玉带,蜿蜒于峡谷之间。那满山遍野的花朵五彩缤纷竟相开放,仿佛要和这青山绿水交相辉映,争奇斗艳一样。兴奋异常的我抢过纤夫手中的纤绳,和他们一起喊着嘹亮的船工号子奋勇向前。


  就在我们兴高采烈地拉着纤绳,一路高歌猛进之时,江面上却突然传来了导游的喊话声。他告诉我们游轮就要启航了(一艘游轮上有多个旅行团近四百余人,游轮不会为等违规离团的游客而耽误航行时间)三天后他会再次带团经过此地与我们会合的。话音刚落,游轮便拉着长笛,撇下捶胸顿足,呼天喊地的我们扬长而去。眨眼之间,“轻舟已过万重山”了。

  素有“天大胆”之称的我,此时也傻了眼。看到我们一脸惶恐,手足无措的样子,纤夫们不由地开怀大笑起来。原来,像我们这样擅自离团被游轮“甩客”的事情时有发生。当地的老乡还专门为此开设了家庭旅馆,据说还顾客盈门,生意相当的兴隆。


  接下来三天的时间里,我们一直流连在栈道寻古,画村探幽、山间采花,江上泛舟,夜枕江涛入眠,晨听猿鸣醒来的大自然的怀抱之中。此时此刻,那一颗在繁华都市里被禁锢已久的心儿,宛若这暖暖的人间四月天一样,绽放出满满的诗情与画意。它蓬蓬勃勃,呼之欲出,仿佛要跃出心扉,去奔赴一个春天的约会。


  当我们再次登上游轮踏上归途时,抬眼望去,那渐行渐远的青山绿水仿佛幻化成了一幅美丽的剪影,深深地印在了我心的底版之上,伴我一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