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各地考生开始填报大学志愿,“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再次引起关注。2019年高考本科达线超11000人!连续六年突破万人大关!600分以上146人!理科最高分701分!毛坦厂中学理科、文科本科达线率分别为95.5%、68.4%!

毛坦厂镇位于安徽六安市,在中国最穷的地区之一——大别山区,又被称作“高考小镇”,2018年入选国家级特色小镇。毛坦厂不生产毛毯,也不是一家工厂,它以毛坦厂中学极其严格的管理和神话般的升学率而出名。

6月5日,考生乘坐大巴前往六安市区参加高考。成千上万的家长和市民自发地聚集在校门口为考生送行。壮观的送考仪式,已成为毛坦厂镇最经典的“高考景观”。

早晨8:00,警车开道,1号红色大巴缓缓驶出校门,送考家长和市民纷纷掏出手机拍下这震憾的场面。送考的大巴车牌大多都是吉祥号,就连开道的警车也是9608,1号车91666,2号车49888,寓意“六六大顺”“发发发”……

紧随其后的是送考的私家车队,在人海中缓行。

毛坦厂中学带动了当地的“高考经济”,富裕了毛坦厂人。毛坦厂镇上最高档的小区“锦绣桃李园”小区业主委员会打出横幅,和陪读家长一起来给考生送考。

三个陪读家长打出了有故事的对联。陪读爸爸说这个对联早就写好,一直没有横批,今天终于写上了横批“金榜题名”。


教育改变命运。如今的毛坦厂镇,毛坦厂中学就是最大的产业,这里的一切都围绕着毛坦厂中学而运转。小镇上有“金状元酒店”“学府宾馆”“985超市”……就连旗袍店也打着“穿上跳个舞瞄准985”“送考穿旗袍旗开得胜”的广告。小镇上的房租价格直逼北上广,一个单间平房租金每年需要1~1.5万元,学生报到时要提供双方签字画押的房屋租赁协议。

镇上的托管中心广告,租房、培训、全托、半托,全托(代陪读)一人一间房,一年2.8万,包吃包住、包洗衣物、定时叫醒,广告语“比家长做的好”。

这个过道大门上醒目的提醒:“此过道仅供38、39、40、41、42、43、45、59号住户通过”,这里就住着8户陪读家庭。

毛坦厂中学北大门前房东在招租。前几年,毛坦厂镇的出租房供不应求,随着近几年的开发,再加上教育部门对毛坦厂中学学生人数的限制,出租房供大于求。在毛坦厂,不是在开学季招租,这边高三考生刚离校,那边就开始招租看房,高一高二的陪读家长要挑选更近更好的学生房。

一女房东提着一大串钥匙在北大门的街上招租。她家把镇上的住房改造成学生房全部对外出租,有20间,自己搬回村里老家居住。

沿街的小院居住的都是陪读家庭。

一个陪读奶奶坐在巷子里做针线活。

天气好,院子里晒满了衣被。陪读妈妈说,晒一晒准备打包,明天就要放假回家了。

陪读妈妈们在露天水池洗洗刷刷,整理回家的物品。

年迈的婆婆在老家无人照料,陪读妈妈带着婆婆一起来给孩子陪读,婆婆已82岁高龄。

穿针引线,看这架式就是行家里手,一个姓郑的陪读爸爸在给儿子绣鞋垫,用金黄色的丝线在红色底色上绣上“福   金榜题名”。

小镇上有几家服装加工厂,有的陪读妈妈利用陪读的空闲时间打工贴补家用。服装厂的淡季、旺季和学校的假期有关,学生毕业了、放假了,有的服装厂就停工了,待到新学期开学季再重新招工、开工。


晚饭后,陪读妈妈们聚在一起聊天说笑。因为孩子,来自五湖四海、互不相识的陪读家长成了好朋友。

学生继续上晚自习到22:30,陪读妈妈们在“锦绣桃李园”小区广场上跳广场舞。毛坦厂虽地处大别山区,但有了这些陪读妈妈,整个小镇时尚而充满活力。

几支陪读妈妈广场舞队在同一个广场尽情地表演, 拉丁舞、水兵舞、还有这两年流行的鬼步舞。


到毛坦厂,一定得到镇上的菜场去看一看。6:30-9:00是菜场的高峰期,你不需要知道菜场在哪,这个时间段随着人流走,街上都是去菜场买菜的陪读家长。据说毛坦厂外地人和本地人比例是10:1,每天一大早买菜的陪读家长有数万人。

卖肉制品的。就像我们春节前的农贸市场,品种丰富,热火朝天,到处都是人,买买买……

卖水产品的。一般菜场买菜的退休老年人居多,这里年轻的陪读妈妈居多。

卖熟食制品的,几乎每个摊位前都围着一群人。

买菜的陪读家长很容易识别,他们做饭一般只有两人吃,再加上学生房没有冰箱,他们买菜量少,只有两三样,荤素搭配,够他们当天吃的。

带着宠物狗买菜的陪读妈妈。

陪读家庭共用的厨房,一个燃气灶具就代表一家。

姓郑的陪读爸爸在共用厨房做晚饭。他负责给四个孩子做饭,四个孩子的家长轮流来陪读,每家半个月。

一个姓蒋的陪读爸爸在给儿子做中饭,他来自安徽滁州,10年前因车祸致残。


毛坦厂中学的学生人数一直是个迷,采访了多名学生、家长,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都是“大概”“可能”“3万多吧”,网上查询官方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学校因“高考工厂”在社会上备受争议,因此学校一般不接受采访,也不对外宣传。一个“火箭班”的家长给我推算,2018年参加高考的约17000人(含复读生,外地复读生回原学籍所在地考试),2019年也不低于这个数字,两万人不到。2018年毛坦厂中学一本上线率是66%,本科上线率是95.7%。

毛坦厂中学正门北大门,学校有六个大门。

一骑电瓶车的陪读妈妈在新北门眺望,寻找女儿要接回家吃晚饭。

女儿匆匆赶到跨上妈妈的电瓶车,住的近的可以回家吃饭。

学校东门送饭的陪读家长。学生放学后抓紧时间吃晚饭,只有半小时时间,时间紧张,很多家长选择送饭,一天送两次。

车棚下,送饭的陪读妈妈们有说有笑,她们在等孩子下课。

学生下课了,热乎乎的饭菜已摆上了小饭桌。

有的家长一直用双手给孩子捧着菜碗。

一部分学生在学校食堂吃,还有一部分学生靠路边摊解决。

一群女生在路边摊买了食物边走边吃。

两个女生在路边摊买了食物边走边吃,他们还要赶回去上晚自习。

校门口的开水点,5毛钱一瓶,这样的开水供应点在新北门就有四五家。

打开水的学生。有的学生中午放学时会把空瓶带过来,下午放学再来取。


毛坦厂大规模的“搬家”撤离有两次。一次是应届生送考的那天,还有一次是复读生放假,他们要比应届生提前一天,16000多人(数据来自网络)要回原学籍所在地参加高考。 高考放假后,以高考、陪读人群为主居住的毛坦厂镇,一下子会减少数万人。

应届考生今天放假,接送的车辆造成小镇交通堵塞。

小饭桌要带回家了,小镇上各种培训班广告到处可见。

一考生家长身体悬在马自达上在车流中穿行,车顶绑着要带回家的洗衣机、被褥。

一个陪读家长在已搬空的出租房里焚香祈愿。

高考背后承载的,是无数个普通家庭的梦想。

大批的考生、陪读家长要离开小镇,几家快递公司在学校附近就近办理快递业务。

小镇上回收书本学习资料的多了起来。

一个学生在妈妈要处理的学习资料中仔细检查了一遍,又捡回了几本复习资料,舍不得卖。

高二的学生在回收的书摊里寻找自己需要的复习资料,这些二手书比书店的新书便宜很多。


三年的同窗难舍难分。

一家三口在学校大门口自拍留影。


毛坦厂中学的学生来自安徽各地,大多数学生来自农村,有相当大的比例是打工家庭的孩子,也有很多外省的高三复读生,有人说,这里是复读生的天堂,复读生的本科升学率高达到90%以上;也有人说,这里是一座监狱,它的军事化管理摧残了很多人的青春。奋斗改变人生,高考改变命运。毛坦厂学习虽然辛苦,却是寒门学子们上大学的唯一希望。

考生离校前的夜晚,晚自习后,他们在广场上放飞孔明灯,为7日参加的全国高考祈福祝愿。

一学生的孔明灯上写着“高考必胜,2019清华北大不是梦”。

一家四口在放孔明灯。

学生们在孔明灯上写上自己的心愿和祝福。

为高考加油,为自己加油。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几个男生在放孔明灯。

年轻的班主任和学生们在广场放飞孔明灯后合影。

放飞孔明灯成为高考前的一场狂欢,冉冉升起的孔明灯,点亮了大别山深处这个小镇,上万人仰望星空,久久不散。

承载着几代人多年心愿的孔明灯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 编后语】2018、2019年,本人连续两年在高考前夕来到毛坦厂,用相机记录了“毛中”的学生及陪读家长在毛坦厂最后几天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有多少感人的故事,有多少温暖的画面,又有多少次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各地考生开始填报大学志愿,毛坦厂那上万盏孔明灯许下的愿望都要实现了吗?在毛坦厂我们遇到三个慕名而来的江苏南通人,只为了那年少时的梦,30年前他们一起参加高考上了大学。毛坦厂的莘莘学子唤醒了每一个经历过高考人的记忆,那逝去的青春和回不去的校园,他们就是曾经年少的我们。


摄影/编辑:张啟琴

感谢您的浏览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