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0

在我身边有了一位如水一般的女人,她突然说:“来生我要做一回男人”。
立马断了我托生男人的图谋,这事整的,你说尴尬不?
是我的爱不够多?还是我伤害过?要么来世做同志?或者做你身体上的某个零件,我胡思乱想的瞎琢磨。
那就这样吧!别委屈了自己,来世,你去开心做你的男人吧!
我不做人啦!下辈子我要做一朵水一样的清莲。不陪梅花耐寒、不看梨花落泪、不与百花争春、不漫山遍野的疯呀……
在池塘、湖畔,一年四季的在。沉睡半年;梳妆半载。水清自在,水浊自清。不与荷叶牵扯、勾搭,路过我的叶子如有意,我们可以相互依靠着。
但是,我绝不会将心给它们。我坚持的等,一定会等来前世我的女人、小冤家的她——转世的男儿身。我也顾盼呀!就这样在水中央生辉。
我深信不疑,即使前世没有约定,来生,你也会辛劳的寻找我。
我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告诉你——我每年都在这里苦苦的期待,成为六月里开放的一朵莲花儿。
幻想着你:一头白发被压在草帽下,敞怀着一件灰色的棉布衣裳,同色的裤子卷起裤脚,没穿袜子,脚蹬一双黑皮凉鞋,右手摇晃着一只柳条,一副渔夫的模样,你这是要采莲吗?一脸幸福的样子,步履蹒跚的向我而来,没刮胡子,性感的嘴里哼着小调,一身的酒香……
好像想起来什么?你突然的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显得很小,特别的明亮,深切的专注着我……
你不会是责怪我吧——这朵莲干嘛要开得这么的张扬?你不会是就要走吧——不喜欢我老来的容颜。你若能认出我,一定会热泪盈眶……
路过的人很多,我还是能辨认出来你的、脚步、笑声、呼吸、心跳……
经过的事忘不掉,过了一世也能记起,这是怎样的一种刻骨铭心呀!还要用几个世纪才能放得下……
“感时花溅泪”,灵魂爱不死。劫数还有续,天意路过此。
你终于来啦!其实,你一定会来的。哪怕你不知道我是谁,我依然会为你开的水粉、妩媚、认真,还生可以能遇见你——我足以啦!
作为一朵莲,为了让你一眼就能见到我,我就这样细致的着色、夸张的绽放,不怕枯萎,枯萎就枯萎。

不枉夏日来一回,一生一世皆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