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芳华,军旅岁月,留在脑海里最美的一道风景线,就是那北国边陲——大兴安岭的富克山下几次幸遇的“北极光”。


————— 题 记

午夜,森林白雪,天高星稀,一钩月牙细弯的悬挂在空中。第一次走上新兵连的哨位,对军人军装那种神秘的痴爱和崇拜,让心潮奔涌出一种神圣的自豪感。


当我挺胸抬头,全副武装,肩背步枪,笔直的站立在营区大门旁时,西北方的天际边,映入眼帘的一道蓝色弧光,分外瑰丽!犹如梦幻,似乎闪闪,又如飘带,尾延婉转!尽管霜雪映衬,寒气逼人,还是让我从无情的严寒酷冷中感到了欣喜!

当时,脑海里还没有“极光”这个词汇。不知道什么是“北极光”,更不知道这种罕见的“天象”,是可遇不可求的难得幸遇!


那时来到部队还没有几天,参军入伍的喜悦,一直挂在脸上。尽管北部边陲,林海茫茫,杳无人烟,与世隔绝;尽管高寒禁区,酷霜凌雪,天寒地冻,寒气逼人!痴爱军装崇尚军人的激情,始终激励着自己,直到今天,骨子里还是自豪无比。总是感到,我是军人!我是战士!我不吃苦谁吃苦?!我不牺牲谁牺牲?!所以,在军政新训中,不论老兵或连排首长们怎样反复强调,要有吃苦牺牲的心理准备,要树立为人民的利益不怕吃大苦,流大汗,勇于牺牲的精神!但对自己而言,一切都在为理想而奋搏的路上,吃苦流汗,乐在其中!何况白雪、松海、蓝天、军绿这些日夜陪伴我们仅有的几种自然色调都是我生命里十分喜欢的色彩,不厌其烦,心爱不已!我从没感觉到单调、寂寞、乏味和枯燥。而那绮丽无比的“北极光”,又给我阳光向上的精神世界,增添了一道永不磨灭、靓丽无比的风景线!


自那次首夜值哨,与“北极光”的幸会,心里的喜欢,时常向战友们提起,不禁经常赞美兴安北疆的大美无限。并时常留心,希企于午夜值岗站哨之际,能再次欣赏到那蓝色“精灵”或“闪电”的出现。但她像羞涩的深闺淑女,只是欣喜的在春暖窗棂一掀揭的瞬间,深情的瞄了你一眼,就再也不好意思与你相见了。

白驹过隙,转眼大半年了。美丽的大兴安岭迎来了黄金似的七月。青山秀水,清凉的大林河,弯绕在茫茫林海覆盖的富克山下。河岸边,尽管掀开草皮,仍能露出白花花晶莹闪闪的永冻层冰碴,但倔强的生长在地表上的一墩墩乌拉草,依然葱绿叶茂。形成了布满沟壑的塔凸甸子,宛如漂亮的绿色地毯。


一个雨后清馨的下午,一向整洁利落的通讯员小张(张永发,辽宁凤城人。与我同年入伍,年龄小我两岁。),去团部迎接患病长期住院,一直未曾谋面的连队李福山副指导员(河南郑州人,1963年入伍。)回来。当时,已调入连部任文书的我,正在刻钢板,见他提着副指导员的黄色大提包(内装鼓鼓的冬棉装),累的满头大汗,急忙迎上去接过提包,并向初次见面的李副指导员敬礼握手。随后急忙打了两盆洗脸水,让他俩洗洗脸凉快一下。这时,才发现患有肺结核和矽肺病长期住院治疗的李副指导员,中等身材,体弱瘦细。也许是病魔的侵蚀,当他撸起衣袖,两手伸向水盆里的时候,那两只细细的手腕格外引人注目。这真是我自走入军营以来,看到的最细弱无力的一双手,不能说是骨瘦如柴,也该是手无缚鸡之力。我真的想不明白,这样瘦弱的身体,怎么能在铁道兵这样艰苦卓绝,成年与土石冰雪打交道的部队,干了十几年,又入了党,提了干。尽管那明亮有神的双目,每每和你交流时,都文雅礼貌的注视着你,但总让人会感觉到他气力不足,时不时的会不由自主的轻声咳漱几下。即使在夜里的睡梦中,也时常会听到这种轻咳声。

当时我们营属机械连,承担的是大兴安岭嫩林线古莲(漠河)—— 满归延伸段富克山隧道洩水洞建设的全营机械配属任务。原任的连长指导员都刚刚复员离队,连队的两个主官都是空缺。刚刚从铁道兵工程学院毕业不久新调入的鲁文昌副连长一个人主持连队的工作。全连随着施工连队黑白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停机,忙的不可开交。许多由指导员副指导员承担的学习教育宣传事项只能由我这个新兵文书顶着。

晚上洗漱时,我主动要给他擦擦后背,通讯员司号员也挣着要给他擦背。他开始不肯,后来我坚持说,“大热的天,您从齐市部队医院🏥,坐了一昼夜的火车🚉,又坐了大半天的帆布军卡,多累啊,还是擦洗一下,舒服一点儿”。也许看我这个大个文书长的老成(自打入伍,没人把我当成新兵),语言恳切,最后他同意了我来给他擦背。通讯员将盆水和毛巾端入他的房间。大兴安岭的夏夜,依然凉爽过人,昼夜温差实在很大,怕他体弱着凉,我又在盆中加兑了半壶开水。当他脱下内衣,一幅瘦弱的身板呈现在我的眼前。皮肤松弛,在微弱的灯光下,前胸后背的肋骨微微凸起,一眼望去顿感消瘦,一米七0左右的身高,仅八十多斤。我用卷在手上的毛巾,稍蘸一点儿热乎水,轻轻的在他背上擦拭,只觉得松弛的皮肤没有一点弹性,真的一点儿不敢用力。难怪他不愿意让别人替他擦澡,自尊的心里,可能更不想将瘦弱的躯体暴露给大家。看到他流露出的几分羞涩和尴尬,我极力岔开话由,多和他聊些连队情况及一些轻松的话题。我说,“您回来就好了,施工任务紧,鲁副连长一人在连队硬撑着,平时和他说句话的机会都不多,学习宣传上的一些事,只凭着我自己瞎琢磨,应付着上边的要求。您回来了,我就有依靠啦!”

在几天的熟识交流中得知,李福山副指导员,是在国家刚刚摆脱三年自然灾害后的一九六三年中专毕业时应征入伍的。在校学的是无线电专业。入伍不久铁道兵就开进了大兴安岭。起点自嫩江开始的嫩林线上的大杨树、加格达奇、林海、呼中、图强、西林吉(古莲)、富克山都留下了他开发建设的足迹。开始的铁道兵筑路建桥打隧道,没有多少机械,全凭人挑肩扛手推车,打眼放炮用的全都是大锤钢钎,后来逐渐有了风枪、凿岩机。冬季的隧道里打起水眼来难度很大,为了抢进度,时常打干眼,迷雾般的粉尘无孔不入,当时还没有防尘口罩,许多打过干眼的老兵,都有轻重不同的矽肺病症状。

在紧张处置富克山隧道漏顶事故那些非常的昼夜里,他和原指导员宿学东都盯在机械抢险值班现场,洞内水流成河,洞外天寒地冻,隧道的入口处百十米远的地面上都是硬冰,一个台班下来,仅是无处不在的拱顶滴水没有不湿透棉衣的,下了班走出隧道没多远,棉衣都成了冰板。每天如此,干部战士没有不感冒的,感冒了也不能停班休息。他和指导员宿学东先后发烧七八天,打针💉吃药无济于事,最后确诊为肺结核感染,被护送出山,到近千里之外的齐市部队传染病医院🏥长期治疗。

年轻时的李副指导员,虽然不胖,但健康灵活,曾是中专学校体操队的骨干队员,敏捷的单双杠动作,在队里没有几个同学能胜过他的。仅是大半年的时间,身体就被疾病压垮了。同期患有肺结核感染的宿学东指导员,因没有矽肺病反映,恢复较快,已先他出院并复员离队了。而李副指导员的病情,刚刚趋于稳定,肺部病灶虽然开始钙化,但按医生意见,还应留在医院🏥巩固治疗。因是传染病,怕家中惦记,他一直没有对爱人说明实情。现在病情好转了,才和家人透露一点儿情况。其爱人心急惦记非要来部队探望,副指导员这才提前出院了。鲁文昌副连长得知这些情况后,一再嘱咐我们几个勤务兵,照顾好副指导员,保证他的休息和健康,每餐享受病号饭待遇。可心中要强的副指导员,工地去不了,但总也闲不住,不是帮我审查修改学习教育计划或编审板报内容,就是到菜地、炊事班转转,还时常到修理排了解些情况。特别是自觉承担了连队夜里查哨的任务。鲁副连长不允,可他总说觉少,夜里出来溜溜。连干缺少又加上施工紧张,调到连部不久我就每周都顶着夜里查岗值班的任务。所以也把话揽过来说,查岗的事不要副指导员担心。可副指导员也不争辩每天夜里都出去转转。没招我只能夜里先他早起,可每次我一有点儿动静他就醒了。无奈我只好陪着他一块儿行动。

那是一个雨后的的午夜,我和副指导员查完哨后,又到连队南侧大林河畔的菜地转了一转,顺路到母猪圈看看刚刚生下来不久的一群小猪崽儿。在返回连部的路上,突然眼前一亮,富克山上方的西北部天空又出现了一道绮丽的弧光,甩着长宽的尾巴,闪闪飘动。色彩没有冬季那样艳丽斑斓,但有雨后天空中清新的衬托,依然瑰丽扎眼。我急忙指给副指导员,“快看!”。副指导员边看边对我讲,“这是北极光!是北国边疆大兴安岭每年仅在冬至和夏至前后可出现的,但也不多,难得一见的最美丽漂亮的天文现象。” 接着他又给我讲起了产生和出现“极光”的原理。

本质上来说,极光是太阳风暴吹过来的带电粒子与地球高空大气中的原子与分子在地球大气层最上层(距离地面100-200公里处的高空)运作激发的光学现象。极光的形成有三个重要过程:太阳风产生的带电粒子、地球磁场把带电粒子吸引到南北极、与大气成分运作激发。所谓“太阳风”,是太阳对宇宙不断放射的一种能量,它是由电子与质子所组成。由于太阳的激烈活动,放射出无数的带电微粒,当带电微粒流射向地球进入地球磁场的作用范围时,受地球磁场的影响,便沿着地球磁力线高速进入到南北磁极附近的高层大气中,与氧原子、氮分子等质点碰撞,因而产生了“电磁风暴”和“可见光”的现象,就成了众所瞩目的“极光”。呈现给人们五彩缤纷,闪闪飘逸的绮丽视觉感受,让你眼前一亮,心爱不已,过目不忘。

听了副指导员的科学讲述,我对极光的神秘追宠,有了更加高深的理解和崇爱。难怪它翩舞在南北两极高高的夜空之中,呈现给人们那样炫丽多彩的灵动画面,让你必须仰首向上,才能尽情欣赏。我没有想到病魔缠身,躯体如此瘦弱,时时难隐病态的李副指导员,内心的知识是那样的丰富渊博,同时又那么乐观的对我倾述。似一位长者名师娓娓动听的对我传授着大自然的神秘。让我茅塞顿开,大开眼界。

不久副指导员的爱人带着已上小学的两个儿子来到部队。看到仅隔大半年没见的丈夫,病后体弱极度消瘦的如此状况,当时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哭出声来。那个初次相识在连部的嫂子,当时撒开拉着手的两个小儿,不顾一切的抱住副指导员消瘦的臂膀,对天摇晃着大声哭喊的场景,一直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当时的施工紧张,连部没有其他连干在场,只有接嫂子来队的通讯员小张和我两个新兵,不知所措。这时的副指导员显出军人的姿态,两手扶住嫂子的双肩,郑重的对妻子讲,“你不要这样,在战士面前影响不好,我不是人还活着吗?你到隧道口边的烈士墓前看看,当兵能没有牺牲吗?再说不当兵的人就不生病吗?我的病情已经稳定,会很快好起来的!”最后,还是两个儿子的天真可爱,打破了僵局。他俩上前抱住了爸爸的双腿,乖巧的大声说,“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这时副指导员才露出欢欣的笑容。第二天的上午,营部的教导员来到连队,看望了嫂子母子三人,又对嫂子进行了安慰!不久,嫂子陪着李副指导员去齐市部队的传染病医院又进行了复查。确认病情恢复和稳定后,部队根据副指导员本人的要求和实际情况,同意他复员离队,回郑州安置。临别时,副指导员把他的全家照赠送于我,作为永久的纪念。

四十几年过去了,副指导员的一切都好吗?…………,他那被艰苦和病魔摧残的身体回到地方后恢复的怎么样?…………,一个人年轻时就自己凭着瘦弱的身板独立的拉扯着两个儿子成长的嫂子,孩子还没有长大,副指导员又带着病躯回到地方,需要您精心的照顾,您本人还有一份在工厂里的工作,您那瘦弱的身体能顶的住吗?…………,每每看到副指导员的全家照,这些碎心的惦念涌上心头时,我的耳边就会响起当年副指导员劝慰嫂子的话语,“当兵能没有牺牲吗?”。还有那富克山隧道边的“两丘烈士墓”*……………,每每此时,那闪现在兴安岭上空的“北极光”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带给那高寒禁区林海雪原无限绮丽光彩的“北极光”啊,您放射出的璀璨光煦,炫丽多姿,不正是像副指导员和广大的铁道兵将士一样,把自己壮丽的青春年华和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奉献给了那千里林海和万仞边疆的真实写照吗?!


(2019/7/9日值夏小暑,冰醒【继革】完稿于大连)



(注:部分图视 摘自网络,谨致感谢。)

有关“极光”的科学解释和美丽的传说:

(资料:来源网络)


(一)寻觅:

1. 漠河极光在冬九或值夏出现,但是不一定能看到。 6、7月份和12、1月两个时间段去漠河看“极光”和游玩是最佳时间。


漠河是中国最冷的地方,位于中国版图的最北部、黑龙江省最北端,是中国纬度最高的县份。按照天气气候角度来划分漠河的四季,漠河县的冬季漫长,可达8个月,长达240天左右,在1-5、10-12月份平均气温为0.3℃~-28.7℃(一月份笔者实地测试,地表温度最低时—53℃)。漠河没有夏季,春秋两季相连,在6、7、8、9月份平均气温为7.5℃~18.1℃,120天左右。(无霜期不到一百天。)


当地的人建议每年两个时候到那里玩最好。一是夏至节前后,即6、7月份,此时不仅有一年一度的夏至节,还有机会在当地的“北极村”见到极光横空出世,但极光可遇不可求,即使是当地人都很少能看到。


另一个是深冬,即12、1月份,此时来漠河不仅是一种“至寒”体验,也有可能看到极光,冬季漠河的旅游项目都跟冰雪有关,北极村的茫茫雪海,漠河县的冰灯、雪雕展,马拉爬犁…………!等等。


(二)美好和传说:

如果你是天空中最遥远美丽的极光,我愿意化作冰封的雪山,在无声流逝的时间里,默默地守候你的光芒,如果天国是最接近你的地方,我可以放弃人间的一切,只为随你而去,这份爱,亘古不变……相传,恋人看到极光,便可得到永恒的爱情,关于极光的传说,让人神往。


相传公元前两千多年的一天,夜来临了。随着夕阳西沉,一个名叫附宝的年轻女子独自坐在旷野上,她眼眉下的一湾秋水闪耀着火一般的激情,显然是被这清幽的夜晚深深地吸引住了。天幕上,群星闪闪烁烁,静静地俯瞰着黑魆魆的地面,突然,在大熊星座中,飘洒出一缕彩虹般的神奇光带,如烟似雾,摇曳不定,时动时静,像行云流水,最后化成一个硕大无比的光环,萦绕在北斗星的周围。其时,环的亮度急剧增强,宛如皓月悬挂当空,向大地泻下一片淡银色的光华,映亮了整个原野。四下里万物都清晰分明,形影可见,一切都成为活生生的了。附宝见此情景,心中不禁为之一动。由此便身怀六甲,生下了个儿子。这男孩就是黄帝轩辕氏。以上所述可能是世界上关于极光的最古老神话传说之一。


在我国的古书《山海经》中也有极光的记载。书中谈到北方有个神仙,形貌如一条红色的蛇,在夜空中闪闪发光,它的名字叫触龙。关于触龙有如下一段描述:“人面蛇身,赤色,身长千里,钟山之神也。”这里所指的触龙,实际上就是极光。


当北极光出现的时候,便是令人充满希望与期盼的时刻。正如歌词唱的那样:“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指引我们想要的未来。魔力北极光,奇幻的预言,赶快去找不思议的爱。”

带上你的爱人,去寻找你们的永恒之恋吧


(三)科学探索:

北极光,是出现于星球北极的高磁纬地区上空的一种绚丽多彩的发光现象,由来自地球磁层或太阳的高能带电粒子流(太阳风)使高层大气分子或原子激发(或电离)而产生。北极附近的阿拉斯加、北加拿大以及中国的黑龙江是观赏北极光的最佳地点。


最佳观赏地点:

阿拉斯加

极光(aurora)来源于拉丁文伊欧斯一词。传说伊欧斯是希腊神话中“黎明”的化身,是希腊神泰坦的女儿,是太阳神和月亮女神的妹妹。当人类第一次仰望天际惊见北极光的那一刻开始,北极光就一直是个“谜”。长久以来,人们都各自发展出自己的极光传说,比如在芬兰语中,北极光则被称为“revontulet”,直译过来就是狐狸之火。古时的芬兰人相信,因为一只狐狸在白雪覆盖的山坡奔跑时,尾巴扫起晶莹闪烁的雪花一路伸展到天空中,从而形成了北极光。


北极光,按原理在北极圈内全年晴朗的夜晚都可以观赏到,而在冬天的夜空常出现。这一自然奇观的成因虽然至今仍没有定论,但千百年来却吸引无数人仰望苍穹。要清楚观赏北极光,选址应避开城市灯光骚扰。在拉普兰野外扎营,可以围着暖暖的篝火,一边吃茶点一边欣赏北极光。因为需要在野外长时间的守候等待,足够的防寒衣物必不可少。拉普兰北部见到北极光的几率高,约为75%。


长久以来极光的神秘一直是人们汲汲想要了解与探索的,在上世纪,人们利用照相机,摄影机及卫星,才能清楚的看到及了解到太阳能流与地球磁场碰撞产生的放电现象,它是一束束电子光河,在离地球60英里的天空,释放出一百万兆瓦的光芒。北极光名称的由来,是科学家卡森迪在反复考虑下,把这种现象称为“欧若”(Aurora),她是古罗马神话里的织架女神,代表旭日东升前的黎明。

(全球最漂亮的“北极光”——视频集锦)

(打开大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