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成为户外玩家之前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在中国的川西阿坝州有座婀娜的四姑娘山。说起四姑娘山,户外驴友几乎无人不晓,无论是作为一个世界自然遗产、国家级的地质公园,还是驴友们心中的没有门槛的雪山,四姑娘山总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形形色色的玩家去一窥这“四个姑娘”的娇美尊容。细细思量一番有点意思:幺妹峰-林黛玉(高冷望而生畏);三峰-妙玉(癖雅难以启及);二峰-史湘云(浪漫豪爽俏皮);大峰-贾元春(情尊温文而雅)。

      绵延不绝的山峦组成巍巍壮观的四姑娘山,从大峰、二峰、三峰到幺妹峰,四座山峰亭亭玉立一字排开,长年被冰雪覆盖,真可谓冰清玉洁。


      据说现在都可以攀登,但难度和强度却逐次递增,特别是最小这个林妹妹,个头最高,听说相当难惹,望而生畏的超高的难度,让很多大神都止步于前,“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本次我所攀登的二峰,在四个妹妹中难度排行第三。湘云妹妹的活泼可爱让你我这样的骨灰级业余玩家有了亲近的可能。在藏区每座雪山都是有灵性的神山,四姑娘山的二峰也是如此,二峰如史妹妹一样“为人倾倒的旷达不是一种出世孤傲,而是一种入世的情趣”。亲近她靠近她,与之相交,一片本色,无功利之心。这就是四姑娘山二峰之本色。我倾心于二峰,喜欢湘云妹妹“风流倜傥,不拘小节。”

二峰我来了。

    2019年6月7日端午节从厦门飞成都,在天府之国和翔子一起吃了顿盛夏之火锅,爽哉,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我、翔子和敖今金三人在领队的安排下从成都出发,途径蓉昌高速、都汶高速、350国道,历时4个多小时到达四姑娘山镇(海拔3200米)。四姑娘山镇的商业气息扑面而来,这是出发前的补给站,今天睡眠很关键,直接影响第二天的精力。

      晚餐后,早早上床休息。早上8:00起床,来到景区中心办手续,门票(150元)、签订“生死状”,与向导见面。身份证是必不可少的,不然很有可能要无功而返打道回府啦。一切手续办完,开始行程。考虑到翔子初次高海拔雪山徒步,花350元雇了匹马一路随行。最开始是一段木栈道,进入景区后,到达的第一个点叫斋戒坪(海拨3400米),视野非常开阔,坡度较平缓,布满广阔的草甸,是和四姑娘山最佳的合影点之一,由于刚开始徒步,大家精神饱满,个个神彩飞扬,各种摆拍留影满脸都是牙齿。在开满各色小花的草甸上行走一个多小时来到第二个点叫锅庄坪(海拔3640米),亦是个拍照的好地方。


      此时,必须微信号留言,两天杳无音信,因为再向前就没有信号啦,以免家人朋友担心。


      一路上风景如画,微雨过后的凉风让人神清气爽,个人认为这段应该是全程最好走的,且风景最好的地方之一了。抬头可以看见四姑娘山,俯身可以观赏海子沟的美景,四姑娘山虽然不以彩林出名,也许季节不对,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那种感觉的。


      继续往前走,看到一个布满经幡的木屋,就是打尖包了。打尖包海拔3700米,有水和食物提供,它竟然是全程唯一的补给点,听说价格不菲,不过大多数驴友依旧选择在这里休息,我们也在这小憩吃午饭。休息间隙观赏了壮壮的无人机起飞拍摄。之后的坡度开始有所提升,一路行走在泥泞的路上,穿树林过小溪。

过了鸡棚子后,来到了大峰二峰的分岔路(海拔4050米),往左是去大峰大本营,往右是二峰大本营,是整个徒步中唯一需要注意的分岔路。

      沿着前人走过的路继续行走,就到二峰大本营(海拔4200米)了。从四姑娘镇出发到二峰大本营,全程约18公里,海拔垂直上升约1000米,我们耗时约8小时。为翔子准备的马匹一路随行,为了适应明天的冲顶她放弃骑马,把这段路程权当热身。


      提前到达大本营营地的向导已为我们搭好了帐蓬,不用自己扎营,真是贴心的安排。自带的睡袋终于要派上用场了。此时此刻帐蓬就是我和翔子的安乐窝。在安乐窝里整理卧具和行李,同时等待向导的晚餐。当然没有什么餐厅酒吧,幻想一下还是可以的。晚餐还是相当可口,有饭(高压锅烹煮)有汤有肉有菜,满满一桌,爽得不要不要的!


吃完晚饭,宁静的大本营还是值得拍照欣赏一下的,这里没有信号,发朋友圈想都别想。加上明天一早要2点半起来,早早躺下养精蓄锐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许兴奋疲劳想要完美睡着有一定难度。

一段小插曲。午夜,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声是首不错的催眠曲。也不知什么时候小雨转成了大雪,我正作着美梦之时,帐篷忽然塌偏,有点惊慌失措,以为雪崩。清理积雪后,帐篷恢复正常……。

      大家按计划凌晨2点半起床,翔子可能有轻微高反,加上没有休息好,不愿起来,嘴里咕噜着不登顶了,肚子不舒服。一再鼓励下终于起床了,决定与大家一起冲顶。

      吃完早饭,凌晨3点20分从大本营开始攀登,四周漆黑一片,此时头灯必不可少,伴随凛冽的寒风,大家开始攀升。不想翔子决定放弃,唉,学会放弃也是一种成长。翔子退回了大本营。我们大家继续向上攀登,向导告诉我,有些人会选择放弃,这很正常。

      下了一夜的大雪,路上雪很厚,大家靠着头灯的亮光在向导的带领下一步一步缓慢行走。路程开始艰难打滑时,大家穿上了冰爪。历时3个多小时,终于来到垭口,是个相对平缓的平台,可以稍作休息,此时正好临近日出,近距离欣赏日照金山真是不虚此行,感受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美丽,震撼无比。


      最后一段被大家称为绝望坡,我到觉得叫好汉坡更加激励人。此时靠着拉着护栏走山脊,拉着向导预设的静力绳攀爬,气喘吁吁,两边都是白皑皑悬崖,敬畏之心由然而生,我们不是征服雪山,是和神山达成和谐。

      我们的运气真的太好了,人品爆发,此时山顶刚好日出。我于早上8点41分成功登顶二峰(海拔5276米)。比二峰矮的大峰此时从二峰顶看下去渺小了许多。

登顶,感受5276米洁静世界。

      虽然二峰是入门级的雪山,难度系数和危险系数都不大,但在海拔近5千米的地方登山,对心肺功能是个挑战。吭哧吭哧走五步驻足喘气,调匀呼吸后继续前行,天亮的时候回头一看,真不知道自己怎么爬上来的。终于登顶了,登上了我人生真正意义第一座雪山。

      站在山顶,一览众山小的风景真是壮美无比。为了避免雪盲,墨镜是必须的,透亮的阳光灿烂无比。此时是装逼拍摄的最佳时机,为了耍酷,临时除去面部防护,不想这一举动为高山紫外辐射提供了可乘之机,我终于感受到了面部的灼伤感,晒伤已不可避免了。

      从顶峰开始下撤,部分路段在向导的指导下,大家釆用屁股滑雪的方式下滑。紧张,新奇,刺激!

      回到大本营,收拾行囊下撤,为了充分体验徒步的自虐乐趣,我、翔子和今金没有选择骑马而是选双脚走回去。冲顶后小憇片刻又立刻下撤,强度偏大。新驴今金走得生无可恋,必须为小伙子点赞,咬牙坚持走完全程。我们一行三人于傍晚时分到达终点。

      户外徒步登山,一切以安全为主,每个人的状况参差不一,天气路况不易预知,中途放弃的人也没什么,山就在那里等你,下次再来就好,强撑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都说户外有毒,我自喻中毒较深。会让你不由自主的爱上它,这种爱是种润物细无声的,常常可能会走到崩溃,还会不断地扪心自问为什么要来找罪受,然后,看到雪山,看到日出,看到云海,一切抱怨又烟消云散了。2019年我彻底爱上了雪山,爱得那么无药可救。


      下次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的。看天气,看心情,感觉来了,说走就走。一切回归自己的内心,享受在时光里流浪的快乐。

新驴-今金

壮壮

翔子

老火🔥

谢谢欣赏!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