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3日,久雨初晴。我和一群素昧平生的人在兴马洲进行了一场有趣的野外活动。

兴马洲,位于长沙与湘潭交界处,是与昭山隔江相望的江心岛。我刚参加工作正在昭山脚下,每每夕阳西下,沿湘江边漫步,总是会眺望江心的那抹绿洲。脑海中总会蹦出一些唐诗宋词:“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百苹洲”“阙下摇青珮,洲边釆白蘋”……曾经它承载着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忧伤!

未登上兴马洲时,我曾以为它是一座无人岛。同伴们告诉我,洲上住着千多户人口,有上千亩良田,岛上的人以农耕生活为主。

兴马洲四面环水,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渡船。渡船看到有人等就会从对岸驶过来,船既能载人也能装车。

  

我们乘着渡船踏上兴马洲,环望四周烟波浩渺,岛内却绿树成荫,芳草鲜美,牛羊成群。俨然世外桃源!

我们刚到野营地,先抵达的朋友们已安营扎寨了。拾柴火,引水管,垒灶台,抬大锅,热气腾腾地干起来了。

我刚好碰见一位大妈,提着一篮很新鲜桃子,看上去刚从树上摘的。我忙询问,大妈说正是自家树上的,并热情相邀。

我和一位小女孩还有一位大哥循声而去,走了大约15分钟至大妈家中。屋中到处是一篮篮一筐筐的桃子,她洗了几个给我们尝。味道纯正。她说树上还有好多。同来的女孩,便轻盈地爬上树,挑高处又大又红的摘起来!我就在树下忙着运输。不一会儿,我们就摘了一大桶,让大妈过了秤,分四袋装上。

等我们摘完桃子回到营地,大厨们巳把大盆龙虾洗刷干净,牛肉,鸡等食材都准备就绪!

大厨说做美食首要的一条就是要真材实料。

首席大厨,昵称老头。其实还很年轻,还是一位准爸爸。可以西装革履,亦可居家随意。标准帅哥一枚。

另一位大厨,金金子老公,主厨龙虾。这年青夫妇是我们湘潭的,龙虾是他们家主营业务。我就是随他们便车而来。

配料是大厨老头从家中制作好的。那酱汁他说在家熬制了三小时,配方是祖传秘方不能公开。那皮蛋也是自家制作的,比一般买的不同。

分工合作又各司其职。劈柴烧火,切菜,配料,运水,铺桌。有条不紊!


江边的清风,吹散着炊烟,又将美食的香味氤氲。

女孩们在江边一边荡着秋千,一边等待着美食。自在惬意!还有位大哥用遥控着无人机进行航拍!

暮色苍茫,一道道美食终于上桌:鲜红的小龙虾,金黄的手撕鸡,麻辣的牙签牛肉,碧绿的凉拌黄瓜,嫩滑的圆溜溜的小皮蛋……

大家愉快地享受着美食。小龙虾鲜美,牙签牛肉香辣,手撕鸡软嫩……美味在唇齿间流转,回味无穷。人人对大厨的厨艺啧啧称赞。执行群群主老罗依序叫大家作自我介绍。原来这次活动有如我这般初来乍到的也有相识多年的。

肴核既尽,杯盘狼籍。

夜暮降临,对面城市的灯火渐次亮起来。男人们打扫战场,女人们聊着天,看看夜景。

在江边,打开车灯,我们照了一张合影。然后,随着车辆发动,相互道别离开。

因为美食美景而结缘。汪曾祺说过,人活着,一定要热爱点什么。我相信我们都是对这个世界热爱的人,无论以后见或不见,我们都记得兴马洲,都记得舌尖味蕾的享受!

野趣自多惬,名香日总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