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昂起头

沿着太阳初升的地方

勇敢向前行

别回头

勇敢向前进

一路走出山尽头

………………

      父亲又来电话了,电话那头,父亲那沉重的话语又再次响起:“儿呀,你忙吗?不忙我跟你说说几句话……。”“不忙,我闲着咧。”轻声回答父亲后,父亲又重复着昨日话语:“生意还行吗?孩子成绩可好?做什么事情不要慌慢慢做……,”不久,父亲又匆匆挂了电话,一切又归于平静。

记忆中的父亲是个大嗓门儿,从记事中起,父亲的大嗓门一直回荡在村前屋后。后来上学了,父亲总是在鼓励我要好好读书,山的外面是海,是广阔的天地,是精彩的世界,引得我一直浮想联翩。中学开始,因玩性不改,父亲渐渐地开始叨唠起来,每次家长会后就一直在我耳边吼:“你给我好好学,不然你讨饭无瓢,你给我好好学,不然就回家种地累死你,你……”父亲气得青筋直冒,吼叫声一直不断。”以后也没如父亲所愿,没能考上中专,在父亲的吼叫声中离开了家上了一所编外学校。

父亲的吼叫声离我渐行越远,渐渐消失在我耳边,身边终于有了一份清静,可是又多了一份牵挂。父亲偶尔会给我写信,每次在信上都会叮嘱我:“一个人在外要注意身体好好照顾好自己,要好好读书,向好的方面发展,取得更好成绩,将来毕业了好找工作。”当我离开学校走向社会,我开始在这座城市漂泊。一座城,一个人,一张床,一盏灯,我蜗居在这座城市的一个角落,努力打工,执着坚持。父亲偶尔也会给我打电话:“好好帮老板做,年轻人,苦点累点不怕得,工资低点没关系,好好学手艺,将来才可以自己混口饭吃。“没过多久,父亲又匆匆忙把电话挂了,临时还不忘说着:“就这些了,电话费贵,我要赶着克做活计……”捏着话筒,我久久伫立在原地。有时候老乡会进城看病、办事,父亲会顺便托人给我捎带一袋米或一块腊肉,收到的那一刻,我也会久久伫立在原地,眼里汪汪的,心里暧暧的。

随后几年我留在了这座城市并开始自谋职业,后来我成了家,有了可爱的孩子。父亲来电话的日子越来越频繁,话语也越来越客气。电话那头:“父亲总是一再叮嘱我要好好做生意,节约用钱,少喝点酒,孩子要严格管教。”话语里尽是对孙子的关心和疼爱。

父亲时常来电话,语气越来越客气,话语越来越苍白沉重。有时候接到父亲的电话会莫名的悲伤,记忆中父亲伟岸的身影,宽广的胸膛,响亮的话语,倔强的样子又浮现在眼前。仿佛一切还在昨天,一切还在昨日的梦里,突然间父亲就老了,那个倔强、坚强、自信的男人怎么就会就突然老了?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曾经高大、果敢、光明磊落的父亲,在岁月洗礼下,一切都磨光了棱角,时光染白了他的头发,生活把一切苦难都镌刻在他脸上,满身都是岁月深耕过的伤痕。我知道父亲已经老了,我也再也长不大了。

父亲时常来电话,电话那头父亲总是重复着昨天的话语:“儿呀,你忙,你忙吗?不忙我跟你说说几句话……”,“我身体好着咧,你娘、你奶奶身体好着咧,你放心!”‘’如果不出意外我还可以再干几年,你暂时不用管我,”“孩子要严格管教,叫他们好好学……”每次在电话中我都告诉父亲我好着咧,父亲又匆匆挂了电话,一切又归于平静。

有时候父亲像个孩子,电话那头,父亲匆匆说了几句又挂了,不多时电话又会响起,父亲又说话了,“忘了告诉你,XXX去地区医院瞧病,你别忘了去看一下,匆匆忙间又把电话挂了。”有时候父亲在电话那头信誓旦旦地说着:“我身体好着咧,你不用担心。”可是母亲的窃窃私语又传到我耳边:“好着哩,鸭子死了嘴壳硬,不要在我旁边哼。”再三追问下父亲才会说出实情,“前几天去砍树,不小心扭伤了腰,”父亲在在电话那头又大声地说,“没事,不消到你那里去看,我搞点红花油擦擦揉揉,歇上几天就没事了,慢慢就好了。”我知道父亲是心疼我,舍不得让我替他花钱。

父亲每次给我打电话,我也同样告诉父亲:“好着咧,你不用担心,我们全家好着咧。”电话那头传来了父亲沉重的话语:“儿呀,你不用瞒我,我知道你很难,你要抚养俩个孩子,又买了一套房子,我知道你的日子也不好过。我还装着点,你以前拿给我的我都没有用,都在信用社存着,你拿克用克……”我含着泪水依旧告诉父亲:“好着咧,你不用担心,我们全家好着咧。”电话那头,又传来了父亲沉重的话语:“儿呀,你不用瞒我,我养大的孩子,你是什么样的心里我杂会不知道呢?”

近来,父亲在电话那头总会安慰我:“现在大环境不好生意难做,不是你的责任,多节约些,有些事情忍忍也就过去了……”,有时候,父亲在电话那头会不经意间说漏了嘴:“如果有个工作该多好呀,那你也就不用这么操心了,”突然间父亲又明白了什么,怕伤我的心,又立即纠正话语:“人生有千万条路,我知道你所选择的、所走的,是一条正确的路,是一条光荣的路,勇敢地走下去。”

我知道在父亲眼里,我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管小时候如何惹父亲生气,中学时候如何让父亲失望,踏入社会后我认真努力,为人父母了我执着坚守,在父亲心里永远放心不下我。如果当初读书再努力一点点……我知道人生没有如果,人生只有勇敢前行,尽逐前路。而他自己,在电话里又常常说着:“你不消打电话来,有事我会打给你,我出克就不背电话,你打来我也接不着,”“我好着咧,你娘、你奶奶身体好着咧,”背地里,又悄悄会往医院跑。一辈子为生活操劳,到老了依旧在田地里来回。可怜天下父母心!想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我永远就是父母放不下心的人?我知道我们的明天就是父母的今天,明天的我们是否像今天的父母一样时时刻刻牵挂着我们的孩子,亲爱的朋友,请你告诉我,明天的明天,我们又再为谁而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