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时节,温度并不是很高,但湿度大,有些闷;所好,早晨还是比较凉的。晨,睁眼看到帐顶上的微风吊扇,不禁浮想联翩。人类最早的扇子是谁发明的?嗯,一定是那个上窜下跳的猿人吧,他拿了个大树叶在扇风刮凉哩……我见过的扇子也不少:从材质上说有芭蕉扇、扇蒲、纸扇、木扇、羽毛扇、骨扇、绢扇……从形式上、形状上又可做好多分类,简直可以写一篇专题文章了。自然,纸质的折扇最有意思、最会生出些风雅的故事来;电风扇则最实用、最省力。不过,还是手上拿一把折扇开开合合最为潇洒。我想到许多扇子,包括那些精致的扇面;想到“铁扇公主”的扇子——当年我在“火焰山”前也曾想到;想到“乾隆皇帝”手中那把可做利器的扇子;还有诸葛亮的鹅毛扇,那是智慧的象征;但最常记起的,是我小时候,妈妈拿在手上的芭蕉扇——在夏天、在街边纳凉的时候,她轻轻拍打在我的身上——为我驱蚊,那风好轻、好凉……


扇子美图来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