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于赏画长廊偶尔邂逅过赏画系列之《入》部品与《品》部品之君,值闲庭信步至《养》部品与《炼》部品之际,且和我回顾至《入》部品之入字。也许众君过于入注画师师画之入道入心入流入术之功,却疏忽了入字之功之关键在己在心。殊不知赏画者若能入画赏画,则可见画之精魂,则可与之神会。此时见画中山水之息,草木之气,花卉之芳,人文之秀皆可细细品味,一一把玩。这是君进入《养》部品与《炼》部品的阶梯。

一介入字,含藏入之法与入之功。入之法在心在意在识,入之功在习在恒在定。赏画之机在于能沉心画面,莅临画体,凭六识交汇感知,于七识分类融合,聚八识种子现行,于是和合为养,以是养心养意养识,渐渐习于养态,恒常惯注,养定生发。于入功得见之际,养功亦见成矣。《养》部品之养诀在于能和合心意识叁。

籍入字之功入画赏画时,画自立于身外,身自在于画中,心融入于画境,画启悦于心源。于是画中之气势可壮心,画中之韵律可雅心,画中之息脉可调心,画中之和润可慈心,画中之静谧可柔心,画中之芬芳可逸心。

掌握了入画之道,懂得了品画之要,融汇了画养之诀,便是“自在画境,随性山水,随缘聚散,择济时宜"的画养养画之机,这便是赏画之《炼》部品的总心诀。

能入画才能品画,有品画才见画品,见画品才以画养,有画养才思养画,是养画既是炼画,是炼画既是炼器!

所谓炼画炼器者,即指赏画之《入》《品》《养》部品集大成者,遂在画境中自在随心,随缘择济,顺势时宜,斋焙画境之刚阳正炁,炼就画品器法之锐,成就古来称谓之法器。

炼就成法器之画品,其功利就远不只是欣赏而已矣!

莅临法器赏画养画炼画,何生景象!

诸君且随我沿逸翁画艺作品之秦汉线进入画境。要知道吴国斌先生穿越历史二千年修练成这条秦汉线,没有经年历世之历练是难成其功的。我们是仅凭入字之功而沿入者,立面迎风的是那秦汉时代的雕塑风格,其严峻与阳刚之美,足可忽略其缺少的精巧与细腻,而独具拙重与粗犷的质朴,籍其结构之严谨,风格之雄浑,主调之鲜明,性情之奔放,布局之整齐,足以彰显出其秦汉时期之开拓精神与征服象征及大一统之生命力,这也正合华夏民族所表现出来的注重人力,与自然抗争的崇高精神。

单就书法而言,吴国斌先生融合了秦篆汉隶之长,笔画匀细、圆润,接转方圆、自然,字字独立为结构,布局整齐而简朴,笔调有轻重疾缓,随柔婉劲挺而变化,其心手相应之律动,满是随心奔放之自在笔意和神采。

当论及水墨山水,吴国斌先生喜究主调的鲜明和厚重,注重前景后景占位的适度排布,惯以点线面构架的纵横开合,形成虚实构架的交互辉映。尤其推演散点式构图,平行构线成透视效应。运用清淡浓重色调的对比调和以及渲染平涂的技法,构架恢宏之大势氛围,宣造夸张的人文神情,启用静态的笔墨表现人物的动态神情、云水的激荡流止等,其技法高逸娴熟。

逸翁绘画作品惯用的奇险和遇巧而琢,使画面饱满,人物简练、概括、神韵,色彩和润,韵律高和。虽然其质朴与厚重难以展现画面的纵深,但其描摹形象的笔触与线条的勾画常有一种运笔自然成风,以少胜多的感觉,寥寥数笔勾画出的人物动态和神情,往往体态飞盈,神情自若,线条精准流畅,起伏跌宕、粗细有致,处处神来之笔。

当你能再深入一层进入逸翁绘画的纵深,那就是一片山水田园,花香烂漫之地。逸翁常自端坐,孤芳留连,或信步岑溪,放马由疆,或碾磨颜韵,泼墨闻香,起毫在心情激荡处,落点于意念停留间,凌空的春色秋韵,唤醒着夏荷冬雪,时节吟诵着韵律,晨夕调和着颜悦,处处鸟语花香,时时琴瑟和鸣,不经意间,一滳滴颜墨从笔尖流过,一颗颗禾心跃然纸上,一帧帧画作顺世流转。你以秦汉线为指引,可遍游画外圣地,可潜抵匠心流源,可撩拨书画情怀,可培植琴墨雅乐,可追寻楚骚汉赋,可摇曳唐诗宋词,琴诗书画随兴揽,百味人生凭悟开,值如此人生胜境,恰正合颐养心田。如是,画养之功便一气呵成矣!

现在我们就可以涉及养画炼器的话题了。当君进入画养之意境,毕竞识得了成画之养素。逸翁穿越二千余年的历史修成秦汉线,论其构画成境之质朴、大貌重势之雄浑、主调立德之鲜明、自在随心之奔放,结合其奇险构架、集散推演、厚重清淡、虚实相映的技法,和合而成诸画中之养素。

诸君记得我们《炼》

部品总心诀的重心是择济时宜。这个择字尤其重要,炼器的关健之一是善择,有所择而有所不择,要择其所济,择以为济,择炼成济,择以济众。

以逸翁秦汉线所成书画作品而言,可择其质朴厚重为养素,以济润德养心智,可择其恢宏大势为养素,以济培情怀秉志,可择其严谨规整为养素,以济练自律守中。亦可择其巍峨气势以炼壮心,择其严峻整齐以炼恒心,择其行云流水以练道心。如是择养,如是济炼,则书画成养,书画成器必指日可成矣。

如是可知,艺术作品之功利远不只在其艺术价值,画师之德性修为与师画之功用赋予对作品的养素合成起决定性作用。善收藏者对养素的细心观照和至诚择炼,可使书画作品成为利益众生的法器,而不同养素可炼成不同利养的法器,个中机缘恰在其中矣。

多謝遠方軍旅作家學儒兄.子夜深度美文

——2019.07.08.于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