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浅的岁月,不苛求永远,只愿在光阴的陌上,珍惜每一个与亲人相聚的日子。


人生在世,难免有太多的负累,愿如小草般坚韧,清心,淡雅。以后的岁月,定能与阳光相拥,轻松前行。

——题记

醒来,窗外的雨还在滴滴答答的下着。习惯在醒来时看看时间,害怕睡过了头,影响了自己的计划。28小时连续作战后,终于在安静中顺利补充了两小时睡眠,对这一段时日的我而言,是知足的,幸福的。


父亲出了院,我们三兄妹也终于告别了医院与家来回奔波的日子。轻轻打开尘封已久的美篇,收到几个好朋友暖心的留言与问候,瞬间,眼眶便湿润了。感谢所有的关心与慰问,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里,每个人对莫非的好,莫非都一直铭记于心,从未忘怀。


回首六月,沉重,无奈而心酸着。在无力去面对和改变现状时,我选择了封闭自己,无论空间,朋友圈,无一人能看见我迷惘时的状态,我,只想独自去承受,去化解所有的负面情绪。

六月的第一天,嗓子嘶哑,头疼,咳嗽不断,强撑着值完班回到家,准备着轩考试的各项事宜。原计划年休十天,因种种原因,到最后只能轮休7号和8号。天气炎热,每日的病人疯狂暴增,加上科室同事产假的产假,病假的病假,我能腾出高考两日休假,还得其她同事用忙碌和疲惫来成全,在此非常感谢各位同事。


六号试坐,烈日炎炎下,陪轩一起去文具店。一路上,听他讲着试坐的感受及对考场的看法,玩笑中,我隐约感受到他的紧张。知子莫如母,所有的勉强笑容也掩饰不了他那份急躁与不安。


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在我心里。果然,七号下午的数学考完,轩阴沉着脸回家四处找他曾刷过的考卷。八号的理综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靠数学和理综提分的他,今年却意外的失利在自己的强项科目上。八号晚十一点,对着答案,终于忍不住大哭了一场,不停抓着自己的头发,使劲打着自己的脑袋。


随后的每一天里,只要闲下来,脑海中便是轩懊恼与痛苦的模样,心,便会隐隐作疼。只要有人问起,只要听到有关考试的任何消息,眼泪,便会瞬间溢满眼眶。

十一日,正当我准备带轩去成都面见指导老师时,父亲在家突发心脏病,心率失常,高到二百四十多次。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里,我们在几分钟内将父亲送往医院,所幸抢救及时,父亲的心率恢复正常,当晚,在重症监护室里平稳度过了危险期。


十二日,医生让我们三兄妹签下了病危通知书,并告知我们具体治疗方案。方案一,心脏起搏器植入抗心率失常,但治疗费用高,有消化道出血导致死亡的可能。方案二,保守治疗,可能因致死性心率失常导致心脏骤停死亡。


医生的话让我们无比的沉重,如果手术成功,父亲定会陪伴我们更久,如果保守治疗,指不定父亲随时会离开我们。在无数次的咨询与慎重考虑下,我们三兄妹最终决定赌一把,坚信父亲会很幸运的度过这一关。于是,在联系好上级医院及手术医生后,于14日清晨将父亲转入了县医院心血管内科。

县医院的刘院是个认真负责,和蔼可亲的好领导。虽与我们互不相识,在父亲非常特殊的病情下,时刻关心劝慰着父亲。通过各项详细检查并排出肝癌后,帮忙联系血小板,在父亲顺利达到手术指针的第一时间里,于27日下午进行了心脏起搏器植入手术。


手术当日是父亲的生日,刘院玩笑着告诉父亲,要送父亲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那,便是他竭尽全力,和父亲一起度过这道生死关,赠予父亲一颗健康的心脏。手术中,我们焦急的等待着,那种度秒如年的煎熬让我不停的在走廊间来回徘徊。尽管完全听不到手术室里的动静,还是禁不住将耳朵贴在门上倾听。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下午五点半后,医院的病人逐渐稀少,原本的吵杂声也渐渐远去,我屏住呼吸,依稀能听到手术室里有说话声,暗暗安慰自己:还好,应该没出意外……


近七点,住院部的护工带着推车来到手术室门外。护工说,手术室通知他来接病人。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知道手术已接近尾声,父亲平安着。手术室的灯熄灭后,门随后打开了,手术非常顺利成功,刘院汗流浃背,热情邀请我们进去看望父亲,向我们介绍心脏起搏器安装的位置,并详细向我们讲解其它注意事项,躺在手术台上的父亲神志清醒,说刘院在整个手术过程中,一直亲切的与他交流着,还夸赞父亲很勇敢。

手术后,父亲必须卧床休息三天,只要伤口不感染,没有排异症状,观察一周便可出院。起初的十二小时内,不能侧身,手臂也不能活动。一般的患者在这样的手术后,都可以服用止疼药,而父亲的基础病过多,害怕他上消化道出血,只能强忍着疼痛,慢慢熬过。


第一天夜里,父亲总是呻吟,尾椎骨睡疼了,伤口也疼,还严重缺水,我和哥哥轮流着不停给父亲喂水。天气炎热,父亲抵抗能力差,即便再热,也只能靠扇子摇些许微风降温。第二天下午,可以扶父亲起来坐坐了,左手手臂也可缓缓活动,慢慢的,父亲精神了很多。随后的几天里,上午输液,下午便回家休息,状态一天比一天好。七月五日,余主任给父亲拆了线,换了药,叮嘱出院后的注意事项。


有了心脏起搏器,父亲的心率得以正常跳动,但其它的基础病依然不能大意。左脚依然浮肿的父亲如常人般每日出现在菜市,厨房,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如孩童般的母亲。做为儿女,未成年时,享受着父母万分的照顾和疼爱,待到父母年老,我们能做的,又有多少?

生老病死,注定是人无法躲避的自然规律,不管我们内心是否接受,都是无法更改的现实。只要父亲母亲还在,家便是完整的,幸福的,我们还有机会伺候和孝顺父母,便是我们最大的福报。


父母,给予我们生命的起点,却无法陪伴我们走向人生的终点,或许,这是人生最大的悲伤。所以,在父母健在的每一天里,除了必须的工作,多些时间去陪伴去照顾,才对得起含辛茹苦将我们养大的父母,也不会给自己的人生留下诸多遗憾。


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我不会再如从前般幻想往后余生,能永远与亲人相依相伴,我会现实理智的告诉自己,好好珍惜与父母儿子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


生命,就是一场无休止的奔波,生活的繁忙与嘈杂,让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人生在世,有太多的负累,愿心,如小草般坚韧,淡雅,希望以后的光阴里,能与阳光相拥,轻松前行。

文字原创:莫非

配图:来源网络

背景音乐:《风舞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