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以下链接可以从头看故事

 【言情·连载】南杉向北行 1


28 华美的袍子


林南杉和周刑很快被大家救了上来。


周宪满脸着急,张罗着要立刻送周刑去医院。


周刑却浑不在乎,他嘴角微微上扬,反倒心情不错的样子。


他说:我心中有数,没什么大事儿。


团建的随队医生检查了一番,说:主要是软组织受伤,没伤及骨头,不去医院也行,我这儿有点药,可以先用上。


周刑态度坚决,周宪只能作罢,她这个弟弟从小皮实,不知道受过多少次伤,她也见惯了。


世外桃源的生活很快结束了,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班还是要上的。


林南杉一推开院门就愣住了,周刑那辆威风凛凛的车就停在门口。


他打下车窗,冷硬的五官在晨曦中显得格外柔和,他说:早上好啊!


林南杉眼中浮出一丝笑意:什么意思?


周刑:上车!


林南杉: 我已经叫车了!


周刑:退了!


林南杉犹豫了一下,他脸上立刻流露出不悦和一丝若隐若现的委屈。


是真的委屈,因为不知道林南杉上班的时间,他早早就守在这里了。


林南杉鲜少看到他有这样的表情,心头莫名一软,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的座位。


林南杉上班后,腾远公司提供的待遇优厚到无可挑剔,就是一样,没给她配车和司机。


这事林南杉不提,周宪就装糊涂,周刑也假装不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揣着一副小算盘。


林南杉因为以前的事有心理阴影,一摸到方向盘就双手发抖,脑子一片空白,所以一直没有开车。


她倒是愿意骑电动车,反正城市就这么大,也不过十五分钟的路程,可她为了上班每天盛装打扮,骑电动实在有点不合时宜,加上公司里人多嘴杂,她不愿意给他们增添一个新话题。


所以她每天叫车,以前在小区门口等车时也会碰到周刑的车,可每次他都呼啸而去,从来没有任何邀请她搭乘的意思。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她悄悄打量周刑,他神态闲适,单手打方向盘,白衬衫的衣袖挽起了一半,露出古铜色的胳膊,腕上带着一支简洁大方的百达翡丽,神情专注地看着前面。


认真的男人自有一种迷人的味道。


周刑轻轻咳了一下,说: 这位小姐,请注意收敛下你的目光,已经严重骚扰到司机了。


林南杉脸上微微一热,说:你的伤没事吧!


“小意思!”周刑说。

他的车开得快且稳,正值上班高峰,路上的行人车辆川流不息。


他们在一个红绿灯路口等了好一会儿,绿灯终于亮了,周刑一踩油门,车身直接往前蹿。


几乎与此同时,一个背书包系着红领巾的孩子突然冲到了人行道上。


周刑赶紧踩刹车,耳边传来一阵刺耳的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车在离孩子十厘米的位置硬生生刹住了。


刹车力道太猛了,虽然系着安全带,俩人还是在座位上重重地弹了一下。


孩子的妈妈急匆匆冲过来,一把拉住孩子退回去了。


后面有人不耐烦地按车喇叭,周刑却坐在原位没动。


车喇叭声越来越响了,车还是没动,林南杉有点奇怪:怎么不走?


周刑不说话,林南杉马上发现事情不对了。


周刑嘴唇发白,额头沁出了黄豆大小的汗珠。


她说: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对?


周刑声音微弱:你把双闪打上,我现在动不了了,刚才刹车那下子可能扭到受伤的地方了。


说完忍不住呻吟了一下。


林南杉俯身过去,把双闪打上,然后说:去医院吧!


周刑小声说:你打开这边的抽屉,里面有拖车公司的电话,让他们来拖车,然后打112叫救护车。


交待得条理分明。


林南杉眼神闪烁,神情犹豫。


后面的喇叭声震耳欲聋,后面已经堵成了一条长龙,有司机把头伸出窗外大声地咒骂。


林南杉犹豫了半分钟,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


她下车,绕过来拉开周刑的车门,说: 你能动一下吗?我扶你到后排躺着。


周刑很诧异:你要干什么?


林南杉一边搀他的胳膊一边说:我开车送你去医院!


周刑身子一顿:你不是不能开车吗?


林南杉动作轻柔而麻利,扶着他往下走:凡事都有可能破例,别说废话,快下来!


周刑默默配合着她,走动时不免牵动着受伤的地方,丝丝作痛,他咬紧嘴唇,一声不吭。


他说:我不坐后面,坐副驾驶,你把座位调低些就行。


终归还是不放心她。


林南杉吃力地把他安置在副驾驶上,把座位调到一个舒服的状态,周刑靠着椅背 微微闭着眼睛,汗珠顺着额头滚了下来。


林南杉心急如焚,回来坐在驾驶座上,毫不犹豫地发动了车,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却微微发颤。


她停顿了几秒,一踩油门,车启动了。


她浑身的血液开始流动起来。


周刑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说:很棒!


又小声说:不用怕,我就在边上。


林南杉的心莫名安定下来,她默念着以前开车时的基本要诀,加速,变道,刹车.....


心无旁骛,一气呵成。


等她顺利地把车停到医院停车场时,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呼气声。


悬了一路的颗心终于落地了。


周刑由衷地说:谢谢你!


林南杉说:不,我要谢谢你,我终于克服了心魔,原来没那么可怕!


确实,很多恐惧其实是被自己惯出来的,你越退缩越卑微,它就越强大,当你挺直腰板准备决一死战时,它反倒会变成纸老虎。


医生给周刑仔细检查了一番,又拍了个片子,说主要是软组织受伤,有根肋骨有点裂痕,本来不要紧,但今天这么颠了一下把情况变严重了。


他建议 周刑至少卧床静养两周,配合药物和理疗,效果会更好。


林南杉神情放松了些,谢天谢地,没有什么大问题。


周刑却脸色不豫,公司正在关键时刻,全部人马每天都在争分夺秒,他怎么可能卧床静养两周?


林南杉给他出主意:你办公室不是有休息室吗?你就躺在床上办公得了。


周刑眉头一皱: 成何体统?!


他向来在下属面前呼风唤雨,说一不二,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副糗样?!


林南杉:那就让助理把文件给你送进去,签好了再送出去,其他人一概不见,有问题电话沟通。


周刑还是摇头,助理平时见了自己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现在怎么能拉下脸,让他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相?!


分明就是虎落平阳任犬欺。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林南杉摊手表示无解。


周刑的眼珠一转,慢吞吞地说:我倒是有个主意。


“你说”林南杉催他。


他说:要不你辛苦一下,给当我两周的助理?


什么?林南杉的眼睛一下子睁得溜圆。


他赶紧说:我知道是有点大材小用,这样,条件你随便提!


林南杉嘴唇一动,他又长叹:也怪我,要是当初不逞强,非要英雄救美,现在也不会这么为难。


赤裸裸地挟恩索报。


林南杉脸上神情变幻,最后轻轻点了点头:就两个星期啊!

谁知道这小助理一上任就变成了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姆:文件要帮忙处理,上下班得接送,饮食要管,就连上药按摩都得她亲自上手。


周刑养病养得无比滋润,笑容越来越多,连周宪都打趣他:你这哪像在养病?!分明是在行蜜运了。


周刑狡黠地一笑,满面春风,周宪简直看不过眼,摇摇头走开了。


要不是看林南杉忙得脚不沾地,他简直不愿意好起来。


完全康复那一天,他请林南杉吃饭,林南杉老实不客气,点了本城最贵的餐厅。


餐厅装修高档,气氛浪漫,牛排煎得刚刚好,最后的甜品是舒芙蕾,林南杉吃得心满意足。


周刑看她带点稚气的吃相,不由地微微笑了起来,他掏出一个小盒子推过来。


林南杉一愣:怎么?要求婚啊?


她不过是玩笑话,周刑的心却被重重地一撞。


他说:现在不行,你还得努力表现一下。


又说:只是一点小心意,最近辛苦了!


林南杉用餐巾纸擦擦嘴,把盒子打开,是一款Tiffany新推出心形耳钉,蓝色的,清新别致,林南杉曾经在商场见过,价格适中,不算太破费。


她顺手就带上了,自己对着粉饼盒子的镜子看了又看,说:会不会太年轻了?这款好像比较适合少女。


她皮肤白皙,其实非常适合这个蓝色。


周刑说:很漂亮!


不知道是称赞耳钉还是人?林南杉心里甜滋滋的,偏要顶嘴,说:我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她总想占个上风。


周刑无奈地摇头,林南杉又说:小周总真能干,连给女人送礼物都送得这么到位。


这话说得平铺直叙,周刑却听出点酸不溜秋的味道。


他眼中浮起笑意:谁让你不早点出现?!


林南杉立刻闭嘴。


周刑又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你别得了便宜又卖乖!


林南杉忍不住使劲瞪他,眼睛眉梢却跳跃着笑,她终究是欢喜的。


周刑回头去谢周宪,说:她很喜欢,果然还是你们女人比较了解女人。 周宪也替他高兴:表白成功了? 周刑摇头:没敢开口! 周宪一本正经地指教他:这就对了!她现在惊弓之鸟一样,你得水滴石穿,慢慢捂热她的心,别一上来就霹雳闪电的,反倒把人吓跑了。 周刑点头,觉得是这么个道理,自己以前确实太莽撞心急了些。 一抬头,周宪正蔫蔫地用勺子搅着咖啡,一圈又一圈,就是不喝。 周刑没忍住,问:你最近怎么了?没什么事儿吧? 周宪勉强一笑:能有什么事,就盼着快把这摊子事情处理完了回去,那俩小的天天盼着我回去呢! 周刑: 我姐夫呢?很久没见他了? “他呀?”周宪端起咖啡小啜了一口,说:难得回国,还不像放出笼子的小鸟一样啊?! 周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但周宪不说他也不再追问。

林南杉带着新耳钉去和海棠桂圆一起吃饭,她们一眼就看到了,都说好看,叽叽喳喳问了半天,差点把老魏给忽略了。


老魏才是今天的主角。


他穿着崭新的衬衫,折痕还隐约可见,神情有点局促——海棠的这两个好朋友总让他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好容易言归正传,海棠扭捏地说: 今天老魏来买单,那啥,介绍一下,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林南杉和桂圆对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太好了!


患难见真情,在海棠最低落的时候他不离不弃,冲这一点,他在她们心里就已经过关了。


桂圆:你们年纪不小了,有什么打算吗?


老魏瓮声瓮气地说:我们打算十一就结婚。


这么快?林南杉有点惊讶。


“我们也处了一段时间了,这个年纪了,不像那些小年轻,非要拖个三年五载的,看对上眼了就一块过呗!”海棠说。


她伸出手,让她们看老魏给添置的钻石戒指,还有一对龙凤呈祥的金手镯,麻花状的,分量十足。


林南杉和桂圆很捧场,捧着她的手看了又看,啧啧称叹,海棠脸上泛出幸福的红光,眼睛也格外明亮。


她压低声音说:我年纪也不小了,早点结婚好,还能赶着要个孩子。


桂圆用胳膊戳戳她,说:不害臊!


海棠用手捂住了脸。


老魏隔着桌子看她们闹,憨憨地笑着,一脸幸福的样子。


林南杉举起酒杯,说:祝福你们!


桂圆也端起酒杯,老魏慌手慌脚地站起来,碰得桌子椅子叮当乱响。


海棠温柔地看着他笨拙的样子,耐心地等他倒酒,心底划过一丝异样,他总是这样上不了台面——但好歹还算可靠!


大家的酒杯“咣”地一声碰到了一起,隔着酒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


散场后桂圆开车送林南杉,两人一路无语,好一会儿,桂圆才叹气道:最终还是便宜老魏了!


林南杉: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海棠半生颠簸流离,找个稳妥可靠的也不错,只是老魏之前的孩子......


桂圆一打方向盘: 海棠给我透过底,老魏父母带着孩子在乡下上幼儿园,过几年再接到身边,说让他俩过几天松快的二人世界。


林南杉哦了一声


桂圆压低声音“你可能不知道......”


她顿了一下:海棠之前流掉了好几个孩子,她心里也怕自己生不出来,其实这样正好,四角齐全!


林南杉不说话了,她侧头去看车窗外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影,心里万般滋味。


她其实是为自己的闺蜜感到开心的。


兜兜转转,海棠终于迎来了她想要的幸福,虽然这幸福不够纯粹,但生活本来就是一袭爬满虱子的华美袍子,谁又能让自己的生活十全十美,称心如意呢?


容忍生活的不如意,学会和它和平共处,也是一种能力吧!

后记:亲,虽然尽力了,可还是来晚了一些,抱歉啊!


不过好消息来了,暑假开始了,哈哈!


我尽量勤快点,弥补大家哈,爱你们哟!


公众号:露西的小屋,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