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7

《一颗月季花》作者:郑刚_挥手以告别出生地快二十年了,往日不堪回首,每次看到那一棵月季花,都会勾勒起沉淀已久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很多的事都发生了变化,记忆中的青砖草房,在脑海之中清晰可见,用青砖盖的老房子,用稻草铺成的房顶,显得复古老旧,房前种着一棵月季花。那棵月季就种在老房子的前面,用青砖垒起来的大花池,有一米多高,很大,但是里面只种了一棵月季花。从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了,一年中开不完的花,芳香事宜。那时候小院里有很多人,有找我二舅下棋的,有找我姥姥.姥爷聊天的,还有邻居家的小孩来回跑着,来的客人进进出出,非常热闹。自从姥姥.姥爷先后离世,客人少了,小院冷清许多,在也没有了那时热闹的场面。久久难以忘怀的是,这两位老人的可爱可亲,慈眉善目,一直在我心中永存。一位是姥爷,感觉每天是干不完的活,忙忙碌碌,一辈子精打细算,很会过日子,养活一大家子人。另一位是我的姥姥,每次去姥姥家,都能看到她坐在一个很大的水泥台子上,缝缝补补。口袋里总是能掏出糖块给我吃,笑嘻嘻的叫我,星孩给糖吃。亲切的这一幕,可以说是眼含热泪在纸笔间写下。两位老人早已离开了我们,以是,(屋空人以去,永别笑相迎。无奈两相隔,思亲泪不停。历历慈善目,看花久别情。二老泉下灵,会知有共鸣。)看着这棵月季花,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难以让我忘怀过去在姥姥家的点点滴滴。在我脑海中以是摸不去的记忆。这棵月季花是我二舅送给我的,二舅是我不能不说的一个人,在不久前突发脑溢血去世了。那时他说,老房子要拆了,要建新房,问我那棵月季花要吗,我高兴的二话没说,就收下了。听说是我大舅年轻时买的,有四十多年了,我一听,很有纪念意义,当天就让我带回了家。每次看到这棵月季花,都有很多的思念在里头。以往我每年至少去看二舅一次,每次看到他,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二舅喜欢喝酒,年纪大了,喝的酒又多。最后一次见到他,在一起吃了最后一次饭,喝了最后一次酒。给我说了一些话,算是他离别前的嘱咐吧,问我过的怎么样,好不好。说自己的身体不好,可能活不了几年了,让我好好过日子,照顾好自己。我总是觉得二舅在夸大其词,说的有点太严重了。他说,想在他活着的时候,看着我给他磕个头,他说如果他走了,磕头他也看不到,不如现在看着我磕一个头,那就足够了。我含着眼泪恭恭敬敬的跪下,给二舅磕了一个头,二舅也流下了眼泪,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二舅流泪。深深的感到二舅对我的这份不舍之情。后来,我在上着班,二舅给我打了几次电话,问我过的好吗?想让我去他那里,半开玩笑的说,在不来可能以后见不到我了,我说,你好好的,养好身体,过年我一定去看你。没过多久,离过年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二舅离开的噩耗突然传来了。二舅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没有骗我,他真的这么快就走了。他没有等到我去看他就离开了,我内心在深深的自责自己,为什么不相信二舅说的话。后来我想,二舅为什么比往常给我打电话多了,可能他是想我,想见见我,说说话,他预感到,在他余下来的日子不多了,不知道那一天就突然走了,放心不下我,想在嘱咐我一些事情。二舅对我的关心,对我的好是唯一的,他给我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在他的葬礼上,别人可能是来看他笑话的,你我相信是真的来送我的。二舅对我的感情,对我的这分信任,已经用他那句话说明了一切。发丧送他的那天,只有我一个人在他的棺椁旁边,一直跟着,一直跟到林地,等到入土为安才离开。陪着二舅走完了,最后一段路程。现在想起依然泪流满面。想起和二舅一起下河捉鱼逮虾,在小院里,一起喝酒,下棋,姥姥还炒了一盘鸡蛋给我爷俩,这些都在我心中历历在目。想起那时欢声笑语,以无法复制。(青砖草檐入门厅,炊烟薰薰心相融。庭院酒香花也红,昔日此处谁最懂。儿时舅恩情意重,救我幼年在还生。房更屋换人以去,墙边花池也成空。三亲已故无往日,庭院不在有花红。看花含泪思三亲,久别依旧在心中)。二舅走后没多久,那棵月季花也以慢慢枯萎,仿佛花如二舅,二舅如花,,老枝以死,花随二舅走,二舅也以去,还有一颗是在老枝上剪下来,迁插活了的一棵月季花,长势很好。也以成了我对二舅和姥姥.姥爷的唯一寄托。(原创首发)(真实的故事.无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