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像是一条潺潺流动的大河,左岸和右岸、此岸与彼岸:一边是回忆,一边是年华,而在中间流淌的,是年轻隐隐的伤感和悄然无声的落目。

七月,踩着不变的步伐,来了

此时三百里荷花,草木正葱葱

我喜欢荷之韵,我愿在七月的时光里,“荷”你相约在荷香韵味里。

  喜欢阳光,享受雨露。君不见,恰是那雨中荷,会成为大家生命中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她不卑,也不亢,就这样亭亭而立,妖娆多姿。正应了那句:濯清涟而不妖,出污泥而不染,在烟雨江南中,“醉”荷冰清清。

  喜欢把雨中的荷称之为“醉”荷,喜欢荷花在雨中不屈不挠昂然挺立的身姿,如同喜欢戴望舒的《雨巷》,所不同的是,雨巷中独自彷徨的身影在荷池中是不复存在的,“醉”荷是杨万里笔下那“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里一泻千里的磅礴气势。

  而落日下的荷更多的是一种从容而优雅的美,喜欢在落日的黄昏,独坐于荷塘,细望朵朵随风摇曳的荷,细听荷之心语,那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

  月影婆娑,夏雷阵阵。而美丽的荷无畏无惧,依然挺立,犹喜她那独特的姿态,看似娇弱中却透露出不屈不挠的坚强:花开半夏,醉染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