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里,时常溜达着两个女孩子。有时候在墙角指指画画;也有时候,在树林子里,来回穿梭。她们穿一样的衣服,有时候一身绿,也有时候一身红。人们只知道她们是双胞胎,今年已经十三岁了。

一天傍晚,小区里热闹极了。我也就出来转转,看见一群小孩子把这双胞胎围在中间,有的喊“胖傻妞”,有的喊“大屁股”。谁喊,她们就追谁,可是那些小孩子跑得都好快,她们一个也逮不住,就像一群敏捷的狼在围攻两头庞大的狮子,场面很是滑稽。有人劝说,“你两个回家去呀!”,轮不到她两反应过来,其他的小孩就随口说,“等她妈妈!”,也有小孩子会补充一句,“真的,在等她妈妈!”。

后来我竟然发现她们有了定力,无论谁喊“大屁股”还是“胖傻妞”,她们都不理。我在心里暗自庆幸,这下她们至少在心里上该轻松一点了。可是那些小孩子又玩起了新花样,他们乘双胞胎不注意的时候,就突然在后面喊声“大屁股”,同时就是一巴掌打在后背上,等“大屁股”转身时,他们又各自逃脱,“大屁股”有时候脸色铁青,猛然扑过去,可是一个也逮不住,于是嘴里发出怒吼:“我打死你!”每次她追赶不上,需要缓一缓的时候,哪里想到后面又是一声“大屁股”,接着又是“啪”的一巴掌,于是她又反扑新的对头!“胖傻妞”也是同样的“自卫战”。一个学前班的小孩子,也喊了声“胖傻妞”,从后面小手打了一巴掌,转身就跑,没跑几步,“胖傻妞”就赶上去抓住了她,“胖傻妞”却没有打她,弯腰下去,在她的小脸蛋亲了一口,又轻轻地顺势放手,让那小家伙安全跑开,不至于栽倒在地!就在这一瞬间,“胖傻妞”后边喊声又起,又是“啪”的一巴掌……一直斗到大家都快散伙的时候。

一个女人徐徐进了小区,风尘仆仆。双胞胎高兴地跑向她,她从包里掏出几个巧克力分给她们,就像一只鸟妈妈回窝里喂食小鸟一样。她与几个相识的女人说着话,我偶然在路灯下瞥见了她的眼神,立刻感到心头十分的压抑,那眼神太过沧桑。

“四年前,我给报到学校了。念了十几天,啥都学不会,老师逼着要作业,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还作业呢!学生也欺负,就指不到学校去了!”

“去年,我一看放到家里不行,我就去给报名,学校说,初中年龄了还念小学一年级,年龄太大不能要。问了几个学校,都不要;我们还托了人问,哪个学校都问不进去,就再也没有去上学了!”

“家里也不容,她爸饭都不想给吃!”

“我们这两个娃娃智力不太好!”

 那女人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

众人都在嘘声叹气,静静地聆听那女人的心事!

半个月牙挂在树梢上。

暗的树荫下,“大屁股”与“胖傻妞”在晃来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