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文/野草


海德公园是否下雨并不重要

雨伞依然是温柔的嘴唇

她灵活 诚实 不知疲倦

她的舒展和绽放

就如同一朵黑色的莲花

在我们的睡梦中出现

我无法知道 是否

就是鲁班的夫人发明了这雨伞

她封闭却不禁锢

接纳却又节制

作为一个借囗

雨伞让我们有了

远离高远天空的满足感

或许我们只是需要一个移动的屋顶

来抵挡流星和冰雹的速度

作为一件优雅的道具

雨伞逆风而行的顽强

也成就了艰难生活的实景

因为雨伞

这慢下来的理由变得充足了

但雨伞仍是利已且心胸狭隘的

她们虽然行为规范

合乎法律 制度

但在演变成一件道具的舞台上

雨伞也曾忠心地掩护诗人们

在五月或者六月

远离明媚的阳光

在隐逸中收放自如

2009年7月

六月
文/踏雪寻梅

六月,
是挂在玻璃窗上连绵不断的雨水,
模糊、凌乱,
我渴望金色的阳光。

六月,
是流淌在舌间的梅子酒红的汁水,
酸甜,甘醇,
我回味初恋的味道。

六月,
是从每寸肌肤沁出的汗水,
粘稠、苦涩,
我梦想一池碧绿的湖水。

哦,六月,南方的六月,
我多么想逃离,
却又那么眷恋,
原来人生的滋味尽在其中。

                  2019.6.18


《六月》
文/佛手

最初,六月
来自童谣的记忆
六月六要吃肉

初恋,六月
六月天的芦苇
灶台上的水

我不得不承认
有时候
内心只有一丝缝隙

五月的最后一天
和七月的最初一天
都是在午夜零点过后
慢慢开启
六月的温度
和七月沸腾起来的空气

我开始怀疑童年的猪肉
和今年的六月


《隔山打牛》

愤怒的老牛
满屁股的鞭痕
埋头耕田
看不到手挥鞭
身上就增添了鞭痕
还真是不习惯

夜晚瞪大血红的双眼
越过屠宰场
熟食店
咬住自己的舌头
看都没看


2019.6.19


六月
文/牛忠存
 
六月 慢慢地
是老柴的船歌
高加索山下流淌的花儿
不缓不寥
 
六月  慢慢地
是门德尔松的浅夏
威尼斯懒慵的贡多拉
不温不燥
 
我们不用等到炽热
再去想到拥抱
田间徜徉
也是一种味道
 
慢慢的六月  雨梅
吹皱一池
池有新荷如钱
你不用急于成莲
 
慢慢的六月  晕染
莫负丁香  空结流光
红了樱绿了蕉  怎可消 
不如 诗酒趁年华
2019.6.19
六月
文/小憩

六月是绿色
树木初具规模
贴伏着大地
锁住水分和清凉
六月是黄色
大地上翻滚着麦浪
赤裸着
乍熟还生的野心和欲望
六月是黑色
收割过的秸杆燎烧后
凌乱 狼藉
当下的六月
简洁 直白
但这
并不妨碍我
想起儿时的六月
彩色的花裙子、泳衣和冰棍儿
也不妨碍我想起
新婚蜜月嫁衣上的中国红

六月还有夏至
夏至是我的生日
混沌元初的色彩应该是
最纯净的了吧
岁月却也忍心在上面调色
增减 涂抹
2019.6,19
六  月
文/玲铛儿
 
我呱呱在江南六月
那个烈日当空的正午
第一眼不是烟雨中的江南
因此注定做不成
江南烟雨,青石巷口
撑着油纸伞的旖旎的女子……
 
许是出生在滚烫的六月
我更比别人喜爱夏雨
喜爱雨后清灵灵的江南风光
亦常常在夏雨扑打着夏雨的时候
让停顿的脚步苏醒、放缓
最后站成了桥头看风景的女汉子
 
江南六月的雨
常在我的注视下变成无数个精灵
一滴撕裂着一滴
密级且按捺不住的疯狂
天地间像极了一个巨大的战场
瞬间便天昏地暗……
 
江南的六月和六月的烟雨啊!
像春蚕吐出的丝
裹着我心底的明媚和诗行
织就成江南婉约的水墨丹青
一抹清样,一瞥惊艳
一笔难描我心中纤纤江南十里荷香
 
2019.6.20
六月
文/盛婧

眨眼
已过了七八个年头
六月离别季
多雨也多愁

天空飘着小雨
提笔、放笔
未来早已魂飞目断
那一别也许是永远

我站在桥上
看着过往的货船
将灵魂放在船上
却不知要去何方

那年无比向往今日
今日又无比怀念那年
离别的六月
那年我18

2019.6.20

六月

文/画虹


六月一到

满池的清莲便醒了

李白定是爱荷的人

暑热之日交予水

燥烦之心交予莲

满目莲与满心诗

遇繁星满天

青莲居士便生出这许多

若莲若星的佳句

荷塘边,兴起时

举杯邀了明月

与满池的荷仙,对饮

 六月
文/徐电

树叶在水泥地艰难翻身
房产中介传来整齐的笑声
一阵风吹过

是一阵风
闻声而过

过去的是两声咳嗽
上海男人正微信语音
一个香港大肚皮
在打方言电话
他们在等公交
靠在了一起
上海男人轻轻拍了下
大肚皮的后背
又很有节奏地拍了三下
大肚皮的屁股
大肚皮边玩手机边哼歌
他们都是风
同一个世界
同一阵风

六月无别事
唯有等七月

2019.6.21


六月
文/娜娜

微雨霭翠微
青滑石板街
娉婷而来 飘然而去
纱窗留碧影

华灯初上
正是重逢时节
一抹红玫云鬓间
两行足迹苔痕遍

丝竹又起
宛然过墙垣
悲欣多少故事
倏忽再现

惊悟 惊悟
云收雨霁
寒星光耀双桥渡
2019.6.28

六月

文/祁国

六月头一天
我们这帮老大不小的
终于硬着头皮聚在了一起
还厚着脸皮冒充儿童
并使尽吃奶的力气
模仿天真
用高度白酒的高潮
过了个加倍儿童的狂欢节

从这天起
我们终于变成了一个孩子
不过这个孩子又和我们一样
不敢说话
不敢要回自己的玩具
不敢爱上一只蚊子
不敢哭
他唯一能做到的
即使到了月底
仍在耐心等待着
六.一国际儿童节的放假通知


2019.7.1

六月
文/胡权权

习惯性的脱去鞋子、袜子
喜欢赤脚踩在地面上
凉飕飕的,与大地摩擦

与美国的贸易摩擦六月底
也有了一丝凉飕飕的快感
像松了一口气,毕竟
关税,断供让人提心吊胆

窗外池塘,荷叶荷花参差
他们的鲜亮发自内心
天空里云朵漂移
暗示一场暴雨正赶在路上

六月
文/李彪生

当年
别太行
烟雨仲夏
下江南

昨日
坐湖边
田园回望
己多年

今夜
品酸甜
吴郡星郎
把酒欢

2019.7.1


六月
文/邘国子厚

想留在六月
经过萌动和凋谢
不想急着去结果
一结果就老了

拴住这一刻
除了把自己带回童年
疗养心肺,肝胆
还要承受绿,承受诱惑

经过台玻路时
想起昨晚丢手机的事
没想到六月离高速口那么近
错过了一站又一站

我更喜欢这样藏在六月
看上去到处是花朵和流火
像极了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2019.7.1

六月

文/雷雨后


一个年青人用俩月工资
买了个Prada
背上它与人们交流
笑得多露了两颗牙
从此
我看他走哪都拎着它
即便下车到饭馆只50米还差
我想他是怕
万一包丢了可怎么好呀
背就背吧
讲话时还要瞄它
到底谁是主角
谈话的内容说对了多少
回去吧
我们下次再聊


六月

文/远村


将近子夜

天空的黑色越来越重

过了今天的夜晚

或许还没等到天空的发亮

就是七月了


撕去日历的那一刻

我的手

有些发抖


我知道

进入这个时节

汛期又一次地来临


过去的场景

让我的记忆有些僵硬


每一年过了六月

天空仿佛长满了黑色胡子

挥动夏天奔放的手

把水挥洒


每一年过了六月

没等到乌云压过来

人们包裹着雨衣

在黑了又黑的空间里行走


每一年过了六月

兰江的水满上堤坝 

满上了那个低洼小城市街道角落


每一年过了六月

我都要在混浊的水声中

寻找公园里

那棵只有隐约可以看见头部枝叶

的桂花树


真的非常想

永远地停留在六月

我看着黑乎乎的窗外

攥着载有六月份字样的纸质日历

的手

滞在半空中不停地抖动

2019年6月30日

六月

文/朱朱


一如绝口不提

牵过手的恋人

李占刚 ⁄ 六月

 

 

如行板。风,低空飞过面包石

中央大街又被一位陌生人走过,确切的说

是“盘”过,脚步声和热爱、雨水

会成为石头深处的“包浆”,渗进松花江南岸

至于五月本身,它已逝去。我携带宿醉与风

在一周之间连下五城:长春,哈尔滨

延吉,通化,吉林。这些长白山余脉的古老部落

在六一这天开启狂欢模式。红领巾

成年人,野百合,诗歌,兄弟,野渡口

父亲,儿子,酒。飞行与时差。陨石雨

我爱。逆流而上抑或隐去的未知天体

它能暗示必将降临的不安和分离

有多少人穿越子夜,在微信里点燃蜡烛

倒映在星空中的河灯而今正顺流而下

失踪者的数字早已戴上面具。我期待的一场豪饮

不断被贸易战的传闻所打断,编辑

我们裹挟在巷战的沙袋里,成为被动的战士

行进在历史中的数字、分母、剧中人

屈原和粽子都显得不再那么重要

在炎热到来之前,把波光聚集起来,像聚拢碎银

在北戴河“猫的天空之城”躲避几个时辰

然后找到39年前的那块海礁石,看海,写信

任听涛声无数次打断自行车链条

两个少年放声歌唱,道路如音乐的行板

 

鸽子窝的海域宽阔无比,这里是诗歌之城

我看到无数诗句的罗列,穿插,叠加

背在身后的诗人之手,会与曹操、毛泽东

打出相同的节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但之于我。将一条条白浪误认为白帆出海

萧瑟秋风在诗歌城内打旋儿,一片汪洋

“天下第一关”几易其手,那条打渔船并未如期归来。在我写作时,我会忘记那些

梦里遭遇的空难,现实里的疼痛,疲倦,有时也会是你。

而在我读书时,如果捕捉到鱼,谁还会在乎著名的“筌”?是的,为了友谊,生长和鱼

我再次出发,连下南方六城:

深圳、三乡、中山、珠海,上海,昆山

作为见证人,我聆听到先知的遗嘱。有关

唐诗宋词,有关诗歌的乱象与未来。那些有生气的词终将改变我们的日常:

企业档案,独角兽,原画设计,融媒体

美式咖啡,籁粉,章红。港珠澳大湾区

威尼斯睿途酒店。两岸社区。功夫街头

制胜时间。观澜湖宣言。游泳。周润发

大数据。5G与任正非。血糖与尿酸。奔跑

虽然我们听不到黑衣人的呐喊

但宾馆大堂的报纸和早餐依旧醒目、平和

因为秘密正在于此——

一对古老的核桃,上面雕有无数个佛造像

需要用自己的手掌,去不断地:盘,盘,盘

 

20190630 北京

 

 

 

六月

文/竹槿



在东塘街石榴花的摇曳里,六月来了,不知不觉,我们总赶不上时光的快。
一群大人,在六月的第一天突发奇想聚拢在水乡锦溪,过了一个十分嗨皮的儿童节。这个儿童节,胜过了童年时代任何一个儿童节,以至于半夜躺在床上心情满足宁静,却久久不能入眠。
六月,是江南的梅雨季节,梅子熟了,香樟花如约而开,可梅雨迟迟未来赴约。于是,我们决定在梅雨赴约之前出去走走。
银月如盘,清风徐徐,在吉它手的歌声里步入南长街。人流如织,商店林立,美食如云,每一张脸都笑着,每一家店都有一个或别致或可爱或美丽或有趣的名字,“浪起”、“偶遇”、“时光密码”、“人生若只如初见”……每一个名字就是一种心情,在南长街夜晚的五彩灯光中释放着,尽情欢笑。
徜徉。无尽的欢颜。没有料到南长街会那样迷人,它的迷人甚至超过了我从小熟识并有着深刻情感的七里山塘。长于江南水乡的我,看惯江南的长街石桥、亭台楼塔、画船烟雨的我,南长街的迷人对我而言不在于被誉为大运河畔 “江南水弄堂,运河绝版地”的江南风情。
自拍杆从北京的南锣鼓巷一直买到无锡南长街,未果;不吃榴莲的人终于吃了第一块榴莲饼;坐电动观光车逛了整条街,终于在21点走进一家吃米酒的菜馆;听着评弹长大的苏州女子在无锡的游船上听着苏州评弹穿上了苏州的“绣娘”旗袍;站在南下塘码头的石桥上,望着桥四周的阑珊灯火,心心念念要拍一张富有古诗词意境的照片,等在人海里寻找空隙,蓦然回首,看到的不是五彩灯市,是眼前十分耐心、千方百计要为你拍张美照的那个人……
夜深酒酣,南长街头依然人声鼎沸,没有要歇息的意思。不想歇息的南长街在夜色里如此快乐明媚,宛如古韵今风一般的江南女子,又宛如一段美好温婉的岁月。不仅,她那让人轻松自如的烟火气,有点文艺范儿的小清新,浓浓浅浅的生活情调,诉说着清雅精致的同时,也告诉你落在尘埃里的俗世之美……所有这些,都是那么的恰如其分,恰到好处。
夜色阑珊里的南长街在我眼里化作一条江南的河流,石板是它的水,店铺是它的两岸,人群是泛水的船。人在船上,拥有一样深浅的流水,一样繁华的街景,往东还是往西,行至哪个码头靠岸,那是人群自己的选择。我的耳边仿佛响起范宗沛的《水色》,那向晚的青石板边,悠悠的流水泛着月光和水边人家的灯火。
这样的灯火让我想起本应青春欢畅时的某个夜晚,因为承担太多而茫然而流泪的那个夜晚,我站在江南小城的某个街头的桥上,望河两边的万家灯火,渴望着有一个温暖的肩膀可以靠一靠,息一息。沧海桑田,岁月如流,而今回望来路,航向依旧,初心依旧。不同的是,如今的船,行的更为从容。
梅雨终于来了,在我们从南长街回来的第二天,在香樟花若隐若现的暗香里,在朋友们谈论着六月什么花开的时候,在这个年年相似的六月里,翩若惊鸿。
此时此刻,窗外的天空时阴时雨,香樟花的暗香里仿佛夹杂着南长街榴莲饼的香味,从南长街带回的银梳安静地等待着从黑发梳到白发的光阴,想念的人正以300公里的时速奔回江南小城……我又一次想起南长街的灯火,想起“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的情景,看似深情,其实只是贪慕江南水土的美,终究浮华。
岁月如流,同样的船,和不一样的人坐,在同样的景致中看到不一样的风情;同样的日子,和不同的人过,过出的是不一样的人生。“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无论经历多少风雨,仍然愿意一起做很多事,一起走很多路,那样的生活无论在哪里,哪里就是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