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兔子卖六亿,到底谁傻又谁疯?


       纽约时间5月15日,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杰夫·昆斯的一只不锈钢兔子(如图)拍出9110万美元(约合6.26亿元人民币)。


     6个月前,同样是在佳士得纽约拍场,以9031.25万美元成交的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约合人民币6.2亿)。

     2013年杰夫·昆斯的《气球狗(橙色)》(如下图)以5840万美元拍出 (约合人民币4亿元)。


       对于这些动辄拍出天价的作品,您能从中感受到什么?


      杰夫·昆斯 (Jeff Koons,1955年- ) ,美国当代著名的波普艺术家,被称为继安迪·沃霍尔之后最重要的波普艺术家。从1980年代开始出名,艺术界称他的作品既俗又贵。


       而昆斯在回应自己被冠名"艳俗王子"这个称谓时曾这样说道:"我认为我的对话与自我接受以及人们认知、接受他们自己的文化历史有关。我做这些作品的意义在于去除评价。我不相信什么艳俗,因为你说艳俗,这就是在制造评价。"


     杰夫·昆斯一直是艺术界的超级明星,但同时又是世界上最受争议的艺术家之一。不喜欢他的人会认为杰夫的作品是降低了艺术价值而一味去满足某些需求;并且,他还曾四次被起诉侵犯版权,却只赢得一场官司。支持他的人则认为,他在不断革新当代艺术的面貌,是一位艺术顽童。他的作品真的达到像天文数字的价码所宣扬的高度吗?

        2015年10月4日,马云与曾梵志合作的第一幅油画作品《桃花源》(如下图),在香港的苏富比以3300万元被拍卖。拍卖会的现场异常疯狂,经过40多次加价,最终以高价拍出。期间,甚至有人直接从360万加价到500万,随后又有人从900万加价到1800万。合作者曾梵志再次成功利用慈善卖出高画价。

       2011年曾梵志油画《雪豹》涉嫌抄袭国外《风雪之豹》,但在香港佳士得的慈善拍卖中照样拍出3600万天价。

        2012年曾梵志和冯小刚合作油画《一念》(如下图),慈善拍出1700万天价,也成功利用慈善名义卖了高价。2012年媒体曾曝光曾梵志在境外拍卖场自托画价涉税被海关调查。

          2013年10月5日,苏富比拍卖会上,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7000万起拍,以1亿8044万港元成交。曾梵志的这幅《最后的晚餐》取材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大师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同名作品,只不过把原作品中的宗教人物换上了戴上面具的少先队成员,系着红领巾在桌前吃着西瓜。就变成一幅价值近两亿的大作。


       媒体对此作的评论是这样的:这是对经济日益发达的中国的一种隐喻,红领巾代表共产主义理想,而原作中的犹大,则由一个戴着金黄色西式领带的人物饰演。对曾梵志而言,这代表着新时代对共产主义理想的离弃。艺术家曾表示︰「金色领带代表金钱,代表西方资本主义。打领带是1980年代才开始在中国普及的。」打领带无疑是一个中国社会变革的信号,而墙壁上带有中国书法笔调的挂画和桌上刺眼的红色西瓜则代表中国。《最后的晚餐》以恢宏的气势,捕捉了中国社会在1990年代经济改革时期的面貌改变,是当代中国艺术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件作品。您同意这个说法吗?

      2014年12月9日,马云的墨宝“话禅”在慈善晚宴上进行拍卖,最终以468万元成交。马云所写的字画一拿出来,就引起主持人调侃,“这是活禅还是话禅啊?”不过这幅作品还是引发了现场的最高潮,最终被浙江永利集团董事长周永利以468万元购得。

       不知美友们对这些当代尚在世的作者的天价作品有何感想?


       艺术品市场成为资本的角逐之地早已不是新闻,如果说之前资本和艺术的联姻让大家感受到的是甜蜜和期许;那么,当艺术匍匐在政治、经济的脚下,成为资本的奴隶,权力的玩偶;艺术本身又剩下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