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田洋,终生难忘的地方。
那里,我们曾流汗、流泪、流血,
那里,我们有肉体的鳞伤,
还有心灵的创伤。

五十年前七.二八,

那里灾难从天降。

数百军民葬身鱼腹,
我们曾亲历生死存亡。

七月流火别爹娘,屯垦戍边南海疆。
天高地广岐路多,世事如棋心迷茫。
扶犁拉耙翻黑土,春耕夏种收金黄。
扛锄挥铲筑堤垻,打砖砌墙修草房。

酷暑汗水润肌肤,寒冬泪花撫痛伤。

劳其筋骨风雨地,苦其心志批斗场。

踏波弄潮见世面,岁月蹉跎历沧桑。
云志烟灭芳华褪,万千滋味方寸上。

七月廿八风雨狂,罕见灾难从天降。
暴雨倾盆江河溢,飓风翻海掀巨浪。
百姓家园被损毁,部队农场遭重创。
百里堤溃海潮涌,千顷良田化汪洋。

守堤军民豪气壮,誓与大堤共存亡。

瞬间茅舍变飘絮,顷刻营房剩残墙。
困堤惶恐临险境,落水沉浮滔天浪。
数百捐躯鬼神泣,英魂长留牛田洋。

疯狂年代多疯狂,荒唐岁月多荒唐。
斗天斗地乐无穷,与人争斗逞豪强。
急功近利当创意,巧取豪夺铸辉煌。
江河断流湖泊干。草原沙化良田荒。

愚公移山志可嘉,精卫填海不自量。
苍天作孽本难违,人自作孽必遭殃。
索取破坏何时已?人类家园几时丧?
但愿善待大自然,莫待报复悔青肠!